即将上场 Preview | 艺术节

耿一伟与桃园铁玫瑰艺术节 在地方酝酿好专辑,才不做一片歌手!

桃园铁玫瑰艺术节策展人耿一伟 (桃园铁玫瑰艺术节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用制作音乐专辑的思维来策展,规划桃园铁玫瑰艺术节到第4年的耿一伟说:「你不能一次打完所有地方团,还要能每次都不一样。」逐步收歌、酝酿风格,拉长线耐心铺陈,绝不当一片歌手!藉著作品突显在地的人文特色,也挖掘空间的各种可能,今年丢出「我们来干大事」的主题宣言,作为一种态度,也带有某种「塑形」的展演性。

桃园铁玫瑰艺术节

10/1~11/21

 

台湾特技团+晓剧场《薛西弗斯大明星》

10/23  19:30   10/24  14:30

桃园展演中心 展演厅

 

lee\vakulya 李贞葳《共狂》

10/29~30  19:30   10/31  14:30

桃园展演中心 展演厅

 

山喊商行《壁!咚!!》

11/12  12:00~11/15  12:00

线上观赏

「这大概就像是第3、4张专辑,不用想要再证明些什么。」脑中彷佛存有一整个流行乐资料库的耿一伟,用「做专辑」来形容「策展」这件事。由他所策划的桃园铁玫瑰艺术节来到第4年,也像是披头四的《橡皮灵魂》(Rubber Soul)专辑,脱离了青涩、积极寻找市场认同的阶段,和观众之间愈来愈有默契,因而端出了更有深度也更有艺术性的作品,为往后如《左轮手枪》(Revolver)等经典专辑奠基——即便这样的「经典」期许,有著「我们来干大事」这么中二的名称。

既然是做专辑,就不能只是一片歌手。对耿一伟来说,艺术节的永续性很重要:「你不能一次打完所有地方团,还要能每次都不一样。」收歌、找到适合的风格路线,让主轴慢慢浮现——过程中有必然带著偶然,也有偶然催化必然。

中二的「干大事」也是这样成形的,不再像前几年如「生活在他方」、「全面启动」(注1那般中规中矩,一方面借用了顽童的同名歌曲《干大事》,同时也带有某种「塑形」的展演性,作为一种态度而非理论,与艺术节推出的《迈向操演时代——展演作为策展策略》书籍出版呼应。其中展现的,是以10年为跨度的地方关系建立,摸索著如何在「在地深耕」与「专业声誉」之间达到平衡(也不是说两者就非得择一),并用相当有限的经费,端出令人惊艳的菜色。

《薛西弗斯大明星》排练现场。 (桃园铁玫瑰艺术节 提供)

挖掘在地食材 端出吸引观众认同的菜色

说到菜色,向来有梗的耿一伟又拿出另一个比喻,来形容铁玫瑰和他过往策展经验的不同:「台北艺术节就像在东区开餐厅,怎么样都会有人排队,可以单纯思考节目本身,邀最厉害的、最有趣和最新的,不用思考太多关於观众、关於团队在地发展等策略性的问题;铁玫瑰艺术节则像是在汐止开店,一定要很厉害才会有人来。」种种挑战,举凡办在活动满档的10至11月、面临他馆强大且资源雄厚的国外节目竞争、如何以整个北部地区为腹地吸引观众等,也让耿一伟开始思考:若说全台湾的剧团都理所当然地是台北艺术节的台北团,那么对於桃园来说,在地团队又代表著什么?城市艺术节之於市民的意义是什么?要如何得到观众的认同?

於是这些年,耿一伟像是个挖掘在地食材的大厨,任何与桃园有关的人事物,都能瞬间在他心里一声「bingo!」。去年开幕节目《追梦人舞蹈之夜》,号召几位出生桃园或现居桃园的创作者(余彦芳、瑞莎、季绫),以各自方式向凤飞飞致敬;今年则有导演同样来自桃园的「山喊商行」,以终战初期剧作家简国贤剧本《壁》,发展成线上作品《壁!咚!!》——凤飞飞、简国贤这两位在台湾文化史上具有重要地位的人物,当然也都是桃园人,或许恰是另一种「在地深耕」与「专业声誉」的平衡。此外,前几年艺术节也尝试推出关注移民议题等具地域特色的作品,然而更在於其象徵意义,而不见得真的需要民众走进来看戏——「毕竟市民与艺术节的关系不是只有买票看戏;知道艺术节的存在,也是一种认同。」耿一伟说。

以剧院为中心 平衡空间的主导性

还有另个挑战,是与文化首都截然不同的城市空间感。铁玫瑰艺术节名称来自落成於2010年的桃园展演中心,因其外观而得此别称。剧院坐落於重划区,和市井小民的生活场域有点距离。也因此,在耿一伟策划下的铁玫瑰艺术节,除了持续以剧院为中心,推出数个核心节目,让市民习惯此处有演出外,也积极开发更具多样性的表演场地,去平衡既有的空间主导性,在节目规画上创造更多可能。(注2

如历年来也曾在机捷上推出移动式的《过站不下的心理时间》,或来到中坜、大溪等不同地方空间(注3,今年度则有来自视觉艺术、关注社会介入的桃托邦艺文联盟,以自身位於桃园市新民街的据点,定时举办导览性的讲座式展演(lecture performance)。耿一伟强调:「艺术节不应该只有观众来我们这边,我们也要走到他们生活里面。」就算是开店,偶尔也要开著小发财车到处去卖东西,才能让艺术节与地方建立更全面的关系。

《薛西弗斯大明星》将以纪录剧场形式,探讨特技演员以「身体」做出的人生选择。 (桃园铁玫瑰艺术节 提供)

面对当下的检视 成为接下来的奠基

《壁!咚!!》,是本届艺术节既可说是相当难得、也可说是符合时事的线上作品。疫情期间面对剧场界无所不在的线上焦虑,耿一伟反而认为:「剧场本来就是群聚,像是办生日派对,要办就是办真的派对,不然就取消别办了。」他并进一步强调:「线上要有线上的理由,不是单纯为了疫情而做线上。」以《壁!咚!!》为例,团队原先规划的是实体演出,然而作品将简国贤当年隔开资本社会两种阶级的「壁」,延伸想像为电脑萤幕的「壁」,以数位虚拟演出建立年轻世代的语感语汇,自有其意义,也呼应了今年度独特的剧场现象。至於往年吸引人潮的非售票户外演出,今年也因疫情避免群聚而未举行,恰好趁此机会来检视:这几年来,艺术节与民众究竟建立了多深厚的关系?

回过头来提艺术节与做专辑,相较於红了一张专辑就销声匿迹的一片歌手,如何藉著阶段性目标走得长远,或许更为重要。每一张专辑都是前面专辑的累积,也都成为下一张专辑的奠基。说著说著,耿一伟又滔滔不绝地聊起那些留待下次收录的作品……

注:

1.     英文标语Starting Over也来自约翰.蓝侬歌曲。

2.     即便是同样在展演中心里演出,也会在空间内做不同实验,像是去年漂鸟演剧社《万亚舅舅在___》便把舞台化为黑盒子剧场,又或如艹雨田舞蹈剧场舞蹈剧团《共犯在线2.0》在剧场空间内游走。

3.     艺术节推出的「艺术绿洲创作计画系列」即以非典型空间为主。

专辑主打歌

《薛西弗斯大明星》

由台湾特技团与晓剧场合作的《薛西弗斯大明星》,是策展人耿一伟相当期待的节目。他提到台湾的特技表演,无论是个人或是团队,一直以来都与台湾社会有著相当密切的互动关系,像是长年都必须去海外宣慰侨胞、肩负外交任务等。演出将以纪录剧场形式,探讨特技演员以「身体」做出的人生选择,也呼应了当代社会的社群焦虑。

《共狂》

由 lee\vakulya 李贞葳所推出的《共狂》,是本届铁玫瑰艺术节另一亮点。作品藉由人与人被隔离、行动自由受限,来探讨「疫情下的身体」,将非常时期充满压抑、紧缩的精神状态与身体经验,转化成舞蹈创作,并特邀长居台湾的美国音乐家 Dutch E Germ 设计与演出,透过现场音乐的穿透力,冲破实体空间的限制,来触及观众一同共感、共狂、精神出走的身声体验。

编舞家李贞葳将在此次艺术节推出舞作《共狂》。 (Terry Lin 摄 桃园铁玫瑰艺术节 提供)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10/0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41期 / 2021年09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41期 / 2021年09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