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企画(一) Feature | 测量你与剧场(之间)的距离/场馆体检:这样说.这样做

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关於「众人」的连结与想像

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 (詹雨树 图像设计)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南下采访卫武营那天早上,刚好是2020舞蹈平台开幕记者会,卫武营艺术总监简文彬在台上致词时笑著说:「这间演讲厅挤了这么多人,真是难得的画面。」我也难得在这里,见到一个个平常少有机会见面的舞蹈圈朋友,有台北的、有四处游走的、有屏东部落的。这大概是实体剧院最无法取代的意义(无论在疫情时代如何受到挑战),让众人聚集此地,正如卫武营那句自我定位的宣言:要做「众人的艺术中心」。所谓的众人,可以是舞者、编舞家,甚至是扩充舞台表演现场性的影像VR导演,活动开始后也将随著工作坊、演出与影像展览,各凭本事串起更广大的「众人」网络。

南下采访卫武营那天早上,刚好是2020舞蹈平台开幕记者会,卫武营艺术总监简文彬在台上致词时笑著说:「这间演讲厅挤了这么多人,真是难得的画面。」我也难得在这里,见到一个个平常少有机会见面的舞蹈圈朋友,有台北的、有四处游走的、有屏东部落的。这大概是实体剧院最无法取代的意义(无论在疫情时代如何受到挑战),让众人聚集此地,正如卫武营那句自我定位的宣言:要做「众人的艺术中心」。所谓的众人,可以是舞者、编舞家,甚至是扩充舞台表演现场性的影像VR导演,活动开始后也将随著工作坊、演出与影像展览,各凭本事串起更广大的「众人」网络。

空间:榕树成荫的剧场

在谈论艺术中心的「公共性」时,我们当然不能简单地将其等同於「众人」。然而这会是很关键的第一步,对卫武营来说犹是如此。简文彬首先提到:「在游锡?宣布兴建卫武营时,就是为了要『平衡南北差距』。」期间历经始於2007年的筹备处阶段,至2018年正式开幕,所有的活动与企划,首要目标如简文彬所说,都是要「鼓励大家来卫武营,习惯这里有活动」。

事实上,若我们进一步将卫武营所处的「空间」纳入考量,它之所以存在,正代表了某种关於城市公共性的想像:占地67公顷的军事营区,1979年由国防部做成结束军事用途的迁建决议,大片空地该做公用、商用、居住用或保留原本绿地,皆引发激烈议论。直到2003年正式变更为公园用地,并规划9.9公顷兴建艺术文化中心才尘埃落定(注1)。公园的原生榕树,也在荷兰建筑师法兰M.侯班(Francine Houben)的设计下成为建筑主题。我们可以说,卫武营的成形,无论之於国家(平衡南北差距)或是城市(都市计画),都是公共讨论而产生的结果,如今也持续以表演艺术所谓当下、现场、聚集等特性改变公共肌理。

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 (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 提供)

众人:建立各种可能的关系

从开幕时设下的「25万人次票房」目标到「众人的艺术中心」,口号与宣言背后呈现的,其实是卫武营积极寻找可能观众的企图。这里的观众,可以是买票看戏的观众、参与活动的观众、参观场馆的观众,或是各种不设限的、可能与卫武营建立关系的受众。如接受访问的学习推广组组长陈巧仪所说:「现阶段无论如何都希望民众可以进来,才知道能做什么改变与调整。」

三馆之中唯一艺术家出身、且有国外场馆经验的简文彬(注2),提到卫武营曾仿效英国 泰特现代美术馆(Tate Modern)举办「计程车运将厅院导览」,想藉由计程车司机导览活动,来接触这群散布城市四周、第一线接触游客与民众的「最好的大使」。但实际执行后,才发现高雄毕竟并非伦敦,要让司机舍弃赚钱机会来参加导览,的确十分困难,后续效果也难以量化(注3)。反倒是原先本打算针对计程车司机的【武营欧普拉Let’s Opera】,扩大对象后得到热烈响应。这项2020年7月推出的素人歌剧演唱甄选,还在网路上提供空耳歌词(注4),让普契尼、威尔第经典歌剧名曲更显趣味亲民。活动最终吸引了103人报名,年龄自10多岁到60几岁,其中还有茶农、厨师、公务员等令人意想不到的歌剧素人,最年长的入选者是名退休老师,总爱在爬山时练唱声乐。

节目:把高雄当文本

当然,简文彬也不讳言新场馆总是新鲜,但蜜月期也总会过去。这句话可以多重解读。以「入场人次」来说,难免会面临瓶颈甚至下降。场馆自然希望下降的幅度可以平缓一点,并能同时创造新观众与新的可能。另一方面,简文彬也认为若因卫武营的场地优势,反而排挤到在地既有场馆、机构的发展空间,那反倒有点遗憾。因此,如何串联在地资源,改变产业生态,也是卫武营安排节目、设计企划时的一大重心,包括与高雄文化局以及春天艺术节合作、少年歌仔培训(高雄是最多歌仔戏团注册的城市),或如当代音乐平台、马戏平台以及开头提到的舞蹈平台,连同开幕以来持续进行的国际共制,不只是寻求创作与美学上的激荡交流,也藉此累积场馆技术、行政人员的经验。

至於至今最出名的【高雄雄厉害】系列,如计画简介所述,为「以高雄为主题,发掘『雄厉害』的人事物与在地日常的艺术创作展演计画」,去年即以声音、影像、舞蹈、沉浸式剧场、歌仔戏、舞狮等多种形式推出《?口印迹》、《舞GO赞》、《迷走旅行团》、《高雄大王》、《拉拉练》、《前镇草衙我的家》等作,今年除了上述【武营欧普拉】,还有12月登场的里米尼剧团《高雄百分百》与改编自谢鑫佑小说《五囝仙偷走的秘密》的《魂颠记—台湾在地魔幻事件》。上半年因应疫情对表演艺术生态带来的冲击,扩大推出【演出创意计画】公开徵件,如简文彬所言「把高雄当作文本、题材与创作动机」,演出场地更不限於卫武营,可以在城市的各个角落进行。最后选出29个提案,将获得10万经费,更有机会成为明年【高雄雄厉害】系列正式演出。

「高雄雄厉害」系列演出《拉拉练》。 (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 提供)

平权:从「敦亲睦邻」开始

卫武营作为表演艺术场馆,最特别之处(除了全台首屈一指的员工食堂)就是其空间的多元与开放。在此不仅指的是四种不同性质与规模的剧院、音乐厅,还有包含屋顶、廊道、洞穴、草地等充满各种可能性的外部空间。这些年也成功举办如树洞耳机电影院、阅读窝(绘本故事)与户外身体工作坊,既是场馆试著与市民建立关系的心意,也鼓励著大众多方尝试这里发生的种种事情。

然问到什么是卫武营开馆至今最成功的计画,简文彬毫不犹豫地回答:「绝对是公共钢琴。」他接著解释,一台钢琴就这样放在那边,不须特别规范管理,自然就形成了表演与欣赏。回想当初在讨论要设置公共钢琴时,还设想了不少可能的危机,像是会不会争抢、打架等,但最后都没发生,反而成为总监搜集第一手资料的绝佳场地。「有妈妈带著一群小朋友,先在教会练好才过来;还有一名公车司机是我们的忠实演奏者(注5),他们总站就在对面,大家还会来这边等他来弹。」简文彬说。

当然「众人」,自然也包含了过往不是那么容易亲临艺文空间的人。陈巧仪提到这几年在文化平权的目标下,卫武营也针对不同族群设计节目及推广活动,期望众人能在卫武营找到各自自在、放松的方式欣赏节目。明年计画推出针对身心障碍族群的歌唱与戏剧工作坊,搭配已起步的口述影像、触摸导览以及与手语协会合作的演前导聆等,都是持续努力进步的方向。至於卫武营附近有著全台第二座清真寺,原是为了军方迁居来台的穆斯林所建,现今则多以东南亚移工为主。如何藉由东南亚艺术「敦亲睦邻」,并触及移工、移民团体,也会是未来的计画之一。

当问到卫武营和高雄这座城市的关系时,简文彬思索了一会说,他认为高雄是「生猛」的,就连这里的建筑如中钢、流行音乐中心,都有这种很鲜明、独特的性格在其中,卫武营的气味自然也很符合(注6)。而卫武营似乎正以某种原生的生猛方式,自然而然地寻找并建立对於「众人」的想像。

  1. 参考王淑芬报导〈卫武营背后隐藏的南方绿色革命〉,中央社(https://www.cna.com.tw/culture/article/20181012w002
  2. 简文彬曾任德国莱茵歌剧院终身驻院指挥,后放弃终身职回台担任卫武营艺术总监。
  3. 活动计三场次,共85人参加。
  4. 如「Nessun dorma!」除了提供中文翻译「谁都不许睡」外,也提供空耳歌词「内孙 多了马」参考。
  5. 本名吴?晟,又有「琴师亮」称号,年初还曾点名参与卫武营《音乐的奉献》接力联演,影片连结见https://www.youtube.com/watch?v=4_ctVnoMpjw
  6. 光看【高雄雄厉害】的提案名称,也有种种生猛感,如《蓝钻石大歌厅之听说那年代hen狂》、《港口爱神》、《萧士塔高维奇与我 低音号谋杀案》、《土地公的电音剧场派对》等。
资料来源:2019年国家表演艺术中心年报、国家表演艺术中心110年度预算案、国家两厅院官方网站 (蔡淳任 制表)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7期 / 2021年01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7期 / 2021年01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