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企画(一) Feature | 测量你与剧场(之间)的距离/剧场提案

让两厅院成为机器中介乌托邦

(廖若凡 绘)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未来场馆的概念变成了一种机器中介社会式的流变,超越了时代性,会随著时间与空间转化为最适合人民及艺术的乌托邦场域。

国家两厅院为台湾历史悠久的剧场艺术中心,而相比於台中国家歌剧院针对科技及歌舞剧发展的方向、或是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试图创造艺术与生活的边界,两厅院更有著时代性。我想使用数百台搭配著人工智能、太阳能电池、摄影机和扩音设备的飞行机器,将国家两厅院包围、占领,并更进一步地变成两厅院硬体设施的一部分。

这些飞行的机器可以动态的转化它们的身分,从保全、验票人员、服务人员、医疗人员等,并可以依照现实的状况进行瞬间的人力调动。而作为节庆式的展演,它们可以依照不同的节日排列出烟火或是空中类型的不同演出,搭载的高流明投影机也将形成夜间的安全照明,甚至作为一种动线及空间的切割,两厅院的外墙也将成为可形塑的光雕场。而这些的一切都将透过人工智能计算完成。

於是未来场馆的概念变成了一种机器中介社会式的流变,超越了时代性,会随著时间与空间转化为最适合人民及艺术的乌托邦场域。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7期 / 2021年01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7期 / 2021年01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