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域媒介与东方语汇 姚淑芬《破月》 谱写传统婚礼的现代性 |
《破月》中,舞者必须以含蓄内敛的东方肢体,揣摩角色的内在心境。
《破月》中,舞者必须以含蓄内敛的东方肢体,揣摩角色的内在心境。(林胜发 摄 世纪当代舞团 提供)
舞蹈

跨域媒介与东方语汇 姚淑芬《破月》 谱写传统婚礼的现代性

继《大四囍》批判传统婚姻制度后,经过十年沉淀,编舞家姚淑芬新作《破月》再度对时代提出反思与对话,承袭《大四囍》强烈的视觉符号,姚淑芬再度挑战以跨域媒介谱写传统婚礼的现代性,她撷取中国舞为元素,在红布起落与红线缠转之间,舞者以含蓄内敛的东方肢体,揣摩角色的内在心境。

by 陈韵如、林胜发 | 2017-10-01
第298期 /2017年10月号

继《大四囍》批判传统婚姻制度后,经过十年沉淀,编舞家姚淑芬新作《破月》再度对时代提出反思与对话,承袭《大四囍》强烈的视觉符号,姚淑芬再度挑战以跨域媒介谱写传统婚礼的现代性,她撷取中国舞为元素,在红布起落与红线缠转之间,舞者以含蓄内敛的东方肢体,揣摩角色的内在心境。

世纪当代舞团《破月》

10/6  19:30   10/7  14:30

新北市 台艺表演厅

INFO  02-23944354

编舞家姚淑芬的作品面向多元,其中婚礼题材更形成风格化的系列脉络:从二○○六年以玩转东方的《大四囍》惊艳欧洲舞台,二○一○年融贯俄罗斯名曲家斯特拉温斯基的《婚礼╱春之祭》获第九届台新艺术奖「年度表演艺术奖」,这回《破月》是她经过十年沉淀,继《大四囍》批判传统婚姻制度后,再一次对时代的反思与对话。

亚洲婚礼下的符号性

「一天的等待,是一生的期待」,姚淑芬说舞台上她所操办过的婚礼,都围绕著「命定」而转。《大四囍》以传统婚嫁物件打点装扮,暗喻新人如戏偶般被操控,不但在文化背景相似的亚洲国家得到共鸣,更受到国际舞坛的肯定,获得美国大学舞蹈节(ADCF)最佳创作奖,纽约艺术指标《村声》The Village Voice杂志评论其「为东方舞蹈灌注了当代舞的创新精神」。

新作《破月》名称源自古代六礼中的「问名」,旧时人家相信女子特定的生肖搭配某些时刻不吉利,整出舞作以此发展,承袭《大四囍》强烈的视觉符号,姚淑芬再度挑战以跨域媒介谱写传统婚礼的现代性。她与服装设计师黄嘉祥考究汉代服制,借「黑」、「红」、「白」的文化意涵揭示角色不同的身分阶级,而其舞蹈作品中独特的多维空间感,在立体创作艺术家黄启峻的亲手搭建下,舞台上以「瓦片」构筑出仪式性的圆形空间。

一道圆,象征著生命的起始终点,舞者站上的瓦片是前进也是后退,所有的情节以「戏中戏」在圆圈里完成。「到了我这个阶段,已经顺著轨迹走,你想逃,也逃不掉。」姚淑芬企图让每个人看清并觉察被日常所掩盖的命定轨道。

时间之诗的缓与慢

《破月》与以往作品最大的不同,在于它全然的东方语汇。姚淑芬撷取中国舞为元素,打破舞者身体逻辑,比如追求速度及抛接、托举等现代动作,「这是缓慢的舞蹈,尊重你走的每一段路」,姚淑芬将仪式中的时间感拉长,一个多小时的舞作谱写婚礼的一天。红布起落与红线缠转之间,舞者必须以含蓄内敛的东方肢体,揣摩角色的内在心境。困难点在如何以当代角度,理解过去的传统,同时表露光阴寸寸流逝的真实感。

「年轻的时候比较叛逆,作品批判性强。可是早在《大四囍》演出时,我心中已经有了《破月》的雏形。」十年再以《破月》回首,姚淑芬说她的生命之圆臻于成熟:「在这个轨迹之中,我看见自己如何成为我」。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