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RAP、土风舞 高中生的奇幻剧场之旅 柴幸男与台南高中生的《我的星球》 |
参与《我的星球》,让这群高中生得到宝贵的经验,对於戏剧与表演有更进一步的认识。
参与《我的星球》,让这群高中生得到宝贵的经验,对於戏剧与表演有更进一步的认识。(拉风影像 摄 2018台南艺术节 提供)
特别企画 Feature 同一个世界,不一样的青春╱日本 ╳ 台湾

游戏、RAP、土风舞 高中生的奇幻剧场之旅 柴幸男与台南高中生的《我的星球》

今年台南艺术节有一个很特别的制作,是由日本扮家家酒剧团的编导柴幸男,带领十一位台南当地的高中生共同创作。《我的星球》源于柴幸男于濑户内海的小豆岛驻地创作经验,也是他为高中生量身订做的作品。之前已经有过两个版本,柴幸男这回特地来到台南与高中生共同发展,他透过游戏、练RAP、练土风舞,逐步激发出他们的演技,从无到有,让他们经历一场独特的剧场之旅。

by 沈亮慧、拉风影像 | 2018-05-01
第305期 /2018年05月号

今年台南艺术节有一个很特别的制作,是由日本扮家家酒剧团的编导柴幸男,带领十一位台南当地的高中生共同创作。《我的星球》源于柴幸男于濑户内海的小豆岛驻地创作经验,也是他为高中生量身订做的作品。之前已经有过两个版本,柴幸男这回特地来到台南与高中生共同发展,他透过游戏、练RAP、练土风舞,逐步激发出他们的演技,从无到有,让他们经历一场独特的剧场之旅。

近年来由外国导演与台湾演员合作的国际共同制作常见于国内各大艺术节,由本国编导带领高中生参与工作坊或演出也时有所闻,譬如由台南市政府文化局主办的「十六岁小戏节—青少年扮戏计划」,自二○一五年举办以来,已经培养百余位的高中戏剧小尖兵,让府城的青少年经历文化的成年礼。但由外国编导与本国高中生共同创作的作品则很少见,今年台南艺术节的《我的星球》便是由日本扮家家酒剧团(mamagoto)的编导柴幸男,带领十一位台南当地的高中生共同创作。

十一位高中生  挑战充满奇想的未来校园

《我的星球》的创作灵感来自于柴幸男于濑户内海的小豆岛驻地创作的经验,小豆岛名产橄榄油的销售量虽然居日本之冠,但人口老化严重,仅有的一所高中,也面临废校的危机。有感于城乡差距与人口外移带来的影响,柴幸男将小豆岛的现况投射在日本的未来,延伸到整个地球,创作出寓言故事。此外柴幸男是日本第一位将剧作免费公开的创作者,因此很多高中戏剧社经常使用他的剧本来演出,由于剧中设定通常为非现实的世界,对於戏剧经验不多的高中生来说难度颇高,再加上他的作品中没有出现过高中生,因此便诞生了为高中生量身订做的作品《我的星球》。故事背景设在近未来,地球暖化造成四季如夏,海水上涨只剩一个小岛,火箭载著一批又一批的人类移民火星,地球上只剩下被遗留下来的少数居民与十一位高中生,开学前一天大家聚集在学校准备校庆演出,突然其中一名学生Spica说要转学至火星,因此中断了练习。同时,从火星转来一位新同学Hikari,在别离与相遇、冲突与回忆之间上演著高中生的日常生活。

本剧已经于二○一四年与一七年在日本东京演出过,台南演出的版本则为第三次。制作人陈汗青(新田幸生)在日本看过一四年版本后,一心想著要把这样的好作品引进台湾,相较于资源丰富的台北,台南更为适合。便在去年七月先行举办「我的星球—高中生戏剧工作坊」,使柴幸男对台南有初步的了解,并于去年十二月举办公开甄选,选出演员及高中生工作人员,在今年二月展开正式排练。

在故事大纲不变的前提下与高中生共同创作是柴幸男的创作方式,对他而言,导演与演员的关系不是上对下的权力关系,导演不是发号施令的指挥官,靠著指令完成的戏剧不会有趣,因为观众分得出演员的演技是自主性的,抑或是接受命令的演技。所谓的演技,就是人际关系,导演的工作就是去协调台上台下的人际关系,如何驱动高中生演戏,培养思考能力,个人成长比演技好坏更为重要。

为了更加捕捉到台南高中生的形象,排练第三天柴幸男跟所有演员进行面谈,每一位卅分钟,内容包括家庭状况、休闲与兴趣、交友关系与梦想等。这次参与演出的高中生,共有三位男孩与八位女孩:Kiki是热爱演戏的女孩、Sandy则是个性格开朗的活力少女;Inging爱嬉闹很有趣、David喜欢唱歌跳舞梦想是当个艺人;想成为兽医的玮玮是热音社的社长、Egg是个反射神经发达的聪明女孩;Rainbow热爱排球与绘画、Joy想成为设计师;Jey是个热心钻研默剧与搞笑的热舞男孩,还有个品味与喜好都停留在廿年前的老派男孩柯喆堃,以及文静内向气质特殊的Tinhui。十一位高中生看来平凡,却又深具个人特色。排练时透过读剧(之前的两个版本)来分配角色与确定彼此的关系,前十天的排练结束后便进入春节假期,也是柴幸男重新创作的时间,编写属于台南且绝无仅有的二○一八年版。

《我的星球》由日本编导柴幸男,带领十一位台南的高中生共同创作。(拉风影像 摄 2018台南艺术节 提供)

以多种游戏驱动演技  舞蹈和饶舌都是暖身练习

透过游戏来训练演员并不稀奇,但柴幸男绝对是个中高手,排练首日的第一个游戏便是「拍气球」:大家先说自己的名字,再将气球拍往他人,同时叫著对方的名字,途中气球不能掉落。能将落地前的时间拉得愈长,表示玩得愈高明;加强版则是多加一颗气球。透过这个游戏让演员熟悉彼此的名字,打破隔阂,训练「眼观四面、耳听八方」的演员基本功,排练期间玩过的游戏至少有十五种。柴幸男喜欢音乐、重视节奏,他认为说台词要如同唱歌一般充满韵律,因此配合著音乐或节拍来玩游戏成为每日必备的暖身运动。譬如「请你跟我这说」、「数字及变换方向」、「HI、HA、HO」等游戏,透过「传声画图」游戏来训练表达能力与观察力。他也跟演员们介绍何谓RAP,要求演员创作自我介绍的RAP,每日暖身时练习。排练到后期,在其中一景、当一位演员独白时,其他演员必须静止不动,有如时间冻结,但演员们总是做不好,抓不到感觉,于是隔天柴幸男便跟演员一起玩「1、2、3木头人」,加入不同的条件来训练演员,经过几轮游戏之后,演员就抓到诀窍了。

「即兴表演」也是发展剧本的重要一环,柴幸男分别以「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最先到校教室却空无一人」、「早晨依序进入教室」、「划船比赛」等题让演员自由发挥,借此观察演员一个人、两个人、身处群体时的表现,透过生活化的题目来表现自然的演技,刻意去「演」什么,就很容易变成虚假的演技,观众看久了会失去耐性,不觉得有趣了。

另外,「土风舞」也是每日不可或缺的练习,配上主题曲〈Cosmic Dance〉来跳舞,这同时也是剧中校庆表演的项目,每天会配合不同的节奏来练习舞步与歌唱。印象深刻的是,初次排练时,柴幸男播放土风舞的影片,要演员照著影片来学习舞步,不知不觉间擅长跳舞的男孩便出来带领大家,会跳的人教不会跳的人;RAP练习也是如此,让演员相互教导,RAP歌词的翻译也都是由演员分组讨论修改成演出版本,透过「做中学」的精神,让高中生自动自发与互助互信。

见证不同风格的柴幸男  走过独特旅程的高中生

国际共同制作的首要难题便是语言,透过翻译虽然能传达意思,但是总比不上用第一语言沟通来得直接快速,也许因为如此,柴幸男经常指导演技的表现方式,甚至亲身示范。譬如一场Joy与哥哥柯喆堃的对手戏,柯喆堃为了寻找Spica把头伸出栏杆往下看,没想到头却卡在栏杆间拔不出来,由于两人一直抓不到没有真实的栏杆时,相互拉扯的力道该如何表现的感觉,柴幸男便亲身示范讲解,并且尝试几种不同方式来练习。与柴幸男合作十年的舞台设计青木拓也在排练场看到不同以往的指导方式深感讶异,导演助理小山薰子为柴幸男在大学任教的学生,她也表示柴幸男的风格一向是不多说什么,让演员自我发挥,如此的柴幸男也是她第一次看到。

与语言相关的还有翻译的文化转译问题,日文剧本中有大量表示情绪的「え(E)」字,譬如「え?」表示疑问,「ええ!」可用来表示惊讶,「え—」则带有疑惑之意,但中文里却没有相对应的感叹词,按照日文来读剧显得很不自然。还有不具意义的发语词「あのー」、「えーと」,也要视情况转换成「嗯…」「那个」或「呃…」等发语词,因此柴幸男便与演员一起讨论找出对应的词语,将语言转换成台南高中生的语言。

印象特别深刻的还有「独角戏」,春节假期前柴幸男给每位演员的课题是三分钟的独角戏,放完长假回来发表。每位高中生都表现得很精采,其中几位所展现的创意更是让人惊艳,不禁感叹真是「老天爷赏饭吃」。两个月来,这群高中生演员以惊人的速度成长,还记得刚开始学RAP时大家都觉得很困难,曾几何时每个人都成了RAP高手,特别是校庆表演时的RAP表演,演员们不但可以将翻译改得流畅自然,也能根据翻译的语意重新改写成有韵脚的歌词,在旁边目睹从这出戏从无到有,这美妙的过程经常让我热泪盈眶。

高中戏剧的迷人之处在于「半生熟」的魅力,恰到好处的青涩与不能过多的成熟,这种半大不小的时期,全球的高中生应该都差不多,这也是《我的星球》能跨越国界而存在之故。参与演出的高中生都表示自己因此成长,得到宝贵的经验,对於戏剧与表演有更进一步的认识,其中一名高中生更在近期考上第一志愿的戏剧系,这些高中生未来也许不会成为演员,但戏剧的种子已经在他们的心里生根,随著他们长大成人也长成大树,在未来展成一片森林。

对柴幸男来说,导演的工作就是去协调台上台下的人际关系,如何驱动高中生演戏,培养思考能力,个人成长比演技好坏更为重要。图为《我的星球》(拉风影像 摄 2018台南艺术节 提供)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