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后群像 | 开演前的好几个小时

开演前一百小时|国光剧团舞监林雅惠 阎罗梦境后的幕启幕落

国光剧团舞监林雅惠 (许斌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进入剧场时,舞台监督林雅惠会先拍下第一张照片,然后在拆台、准备离开时再拍最后一张照片,作为真正的开始与结束。

她说:「不可能有一百分的呈现。就是希望这个空间里的灵可以协助我们,很顺利地完成这次演出。」这完全是由心出发、属於自己的。她是,国光剧团的舞台监督林雅惠。从幕前到幕后,被称做舞监的角色,在演出大幕拉起来前究竟有什么工作,或专属她自己的个人仪式?

她说,台南市文化中心会在拆台后把所有灯都调直,格外地美。她带点俏皮地说:「恰恰你们都看不到。」

国光剧团以中国剧作家陈亚先编剧、再经王安祈与沈惠如修编的作品《阎罗梦》(首演於2002年)的重演,作为25周年的宣告,以在地与当代的思维,自信跨出转型的第一步。几次重演,剧团的年轻世代逐渐接力。从幕前到幕后,也有个人陪伴了国光剧团20余年,从当年还是人力推动推车平台的幕后人员,到现在的舞台监督――林雅惠。

关於自己的人设,林雅惠说:「我不是个创作者。」几次重复里,接续著说,自己只是去执行导演做出的指示,帮导演、设计群去完成他们的创作。她非常相信这个团队,不会去怀疑各部门的专业。此外,她也认为国光剧团毕竟是公家剧团,部门配置与团队组成相对完整,始终待在国光剧团的自己不见得与其他舞监的工作形态一样。因此,在进入这场半日阎罗梦境前,她有怎样的工作流程,或是个人仪式呢?

一场阎罗梦,两个版本、至少两次的彩排

林雅惠说:「彩排后才会完全到位,这个过程会一直修整,而这才是剧场好玩的地方。」作品进了剧场后,才会一步步达到真正的完成。

台湾的场馆演出多是周五到周日,剧场人口中的「进剧场」、「彩排」往往是从那个周一依序展开。林雅惠说,这时间往往是灯光、音响等器材先行进馆,而自己不见得在现场,通常作品仍在做最后的调整。但,这次的《阎罗梦》有两个演出版本(分别由唐文华、盛鉴主演),必须至少走一次技排、两次彩排,因此她必须比以往更早进入剧场工作(她笑说,隔周到高雄卫武营,因为只有周末场次,就相对轻松许多。此时的她,透露出一种「这才是正常生活」的表情)。

通常在装台时,林雅惠有比较长的时间可以去整理之前完成的cue表;因为,进入剧场后,就必须因应每个场馆的情况与设计再次调整。同时,也必须提醒演员进馆后,留意新制作的布景、投影等,才能更精准地配合。她说,舞监必须清楚各部门的运作状况,去检视演员和各种布景间的关系。因为技术人员、导演对空间的想像可能有所不同,更会与排练期有所出入,必须依照现场空间再做安排,然后才能进行彩排与后续调整。

国光剧团在2020年12月再度搬演《阎罗梦》。 (许斌 摄)

整理属於自己的演出本

许多状况都是必须等到进入剧场后才发生,团队必须根据现场状况、再依据经验应对,如林雅惠在装台时会处理的cue表;而她也习惯在正式演出前陆续完成不同版本「演出本」。有别於剧本的演出本,是因为演员进入表演后的不同状态,往往会产生截然不同的cue点。我认为,这也是她因应导演的不同风格、语汇与手法,记录下执行的每个过程——林雅惠特别提到,像是李小平导演就擅长把画面用「说」的表现出来,而这也是她钦佩的地方。

以本次《阎罗梦》的两个不同版本,视觉统筹戴君芳在定cue点时,就会因为演员表演方式所影响的相异节奏而进行个别调整;像是同一段念白,唐文华念完后就会直接「走影像CUE」,但盛鉴则习惯於该句最后加上个「哎呀」,因此时间点会有所不同。这都在在考验执行者的能力,而林雅惠也在这个过程里,慢慢摸索每位演员的表演模式, 并累积经验,发展出属於自己的演出本,这成为她在演出前最重要的工作之一。

她说,每次演出后的工作是将演出本进行归档,自己可能是剧团内拥有剧本最为齐全的人。「我什么版本都有!」甚至连编剧林建华都曾经向她询问过自己过去剧本的存档。

想起的下一餐已是宵夜:沈浸在工作的每个细节

林雅惠认为自己是个进入工作状态后,就会忘记所有事情的人,甚至包含进食。进到剧场后,她只会吃早餐,然后就是工作结束后的宵夜,中间只要有奶茶、咖啡及甜点就能支撑下去。

不知这到底是专心一致、工作狂作祟,还是过度紧张?但林雅惠说,她始终记得京剧演员魏海敏(魏姐)的金句:「我紧张,还要不要演戏?还要的话,我为什么要紧张?」连魏姐都这么说了,林雅惠也觉得不可以让人感受到自己的紧张——这让她成为我们现在所见的,能够冷静面对剧团每一部作品的舞台监督。

这种冷静,其实是林雅惠在每次开演前的必要状态,因为必须确认也确保每个环节。她说:「对於太习以为常的事情,最容易被疏忽。」就像是「穿帮线」,这个划分出舞台上有无可能被观众看见的小细节,因为涉及到观众的观看与演员的走位,是每次演出都有的规划,却常会被突然忘记。她笑得释然:「连这次高雄场演出还是有被忘记。」也多亏了林雅惠一丝不苟的态度与丰富经验,才屡屡化解这种看似「不会发生」的失误危机。

「如果有发现什么问题,都来找我。」林雅惠会有这段话,是因为演员、技术人员等伙伴观看与在意的角度不同,进入剧场后发现完全相异的问题,因此必须因应他们的需求有所回应;但,这也展现了她的被信赖。

林雅惠在进剧场后,必须提醒演员留意布景投影,并与不同岗位的伙伴沟通。 (许斌 摄)

祈求与拍照的两个仪式

李小平导演曾说林雅惠是个强硬的人,她这么说著。在与她的对话里,更多的是平稳、有条理的讲述,以及坚毅、霸气却又带点温和的语气。此时的她,笑著对我说起自己在开演前的小仪式。林雅惠表示,自己还真有个仪式,是会对剧场空间里的「某种物体/东西」(她说,可能是「灵」吧)对话,祈求一切顺利。

她说:「不可能有一百分的呈现。就是希望这个空间里的灵可以协助我们,很顺利地完成这次演出。」与剧团演出前的「祭台」有点不同,这完全是由心出发、属於自己的。

最后,还有「拍照」。林雅惠会在进入剧场时先拍第一张照片,然后在拆台、准备离开时再拍最后一张照片,作为真正的开始与结束。她通常会拍舞台的上方,并特别提到台南市文化中心,会在拆台后把所有灯都调直,格外地美。

她带点俏皮地说:「恰恰你们都看不到。」

(本文转载自OPENTIX两厅院文化生活)

(许斌 摄)
林雅惠在进入剧场后,会依照现场不同的状态,编写属於自己的演出本。 (许斌 摄)
(许斌 摄)

《PAR表演艺术》 第337期 / 2021年01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7期 / 2021年01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