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企画(一) Feature | 寻找台湾爵士乐/台湾的爵士

黏住外籍乐手的台湾爵士风土XX访Nick Javier、Matthew James Fullen、山田洋平、泥滩地浪人

(Nick Javier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在爵士乐的舞台上,不难发现有愈来愈多外国籍乐手的身影,多年来,这些从世界各地到来的乐手们,不仅带来更宽广的视野,也为这块土地注入了能量。是什么吸引他们前来?又是什么让他们落地生根?转个角度,看看他们眼中的台湾,究竟有什么不同?

Nick Javier:「即便不在同一个地区,每个人几乎彼此认识。」

初次听见Nick Javier的现场演奏,是在多年前台中爵士音乐节现场。带著他的伸缩喇叭,一开场便说他代表台中,台中是他的家乡(Hometown)。事实上,Nick来自菲律宾,自幼移民到美国,在密西根长大,在台湾成家立业。

多年后有幸访问到这位热情开朗的爵士音乐大师,Nick聊到台湾和国外爵士音乐环境有许多不同,他首先认为,台湾教授爵士音乐的高等教育机构实在很少,应该要有更多元的音乐教育,让小孩从小接触不同的音乐类型。在生态上,他则说:「在台湾,听众还未养成时常出门听音乐的习惯,乐手能表演的地方仍很有限,即便在音乐和艺术环境已相对成熟的台北市,相较於人口数差不多的芝加哥市,通常1平方公里内便有许多不同音乐类型的演奏场地,缺乏表演舞台是台湾音乐工作者辛苦之处。」

可喜的是,「台湾爵士乐坛乐手群体关系很紧密」,以明年初即将发行的爵士乐专辑为例,Nick说:「即便不在同一个地区,每个人几乎彼此认识、互相扶植,也有许多在海外留学的演奏家最终都回到台湾,和老一辈的爵士音乐家合作,发展属於台湾自己的爵士乐风景。」

Matthew James Fullen:「所有的元素加起来,已心满意足。」

傅麦特,Matthew James Fullen,大家叫他Matt。他是作曲家、爵士钢琴家,也参与编曲和担任音乐制作人。初访台湾,Matt原本计画的只是3个月的中文学习与异地探险之旅。没料到一转眼,10年过去,Matt落地生了根,从这块土地与环境中汲取养份,与一群在台湾的好朋友合作,於2020年底发行首张个人创作专辑 《Don’t Get Too Comfortable》(不要过太爽)入围了金曲奖最佳专辑制作人奖。

在Matt眼中,台湾爵士乐风景益发多元缤纷并持续扩张。近几年,愈来愈容易遇到来自世界各地并且打算定居在台湾的爵士音乐家,以及每年来台进行交流、举办音乐会的爵士乐手,还有一群海外学成归国与台湾教育系统培养出来的年轻世代乐手。这所有的元素加起来,Matt用一个字形容:「心满意足」!

好的环境会留住对的人。对於打算在台湾发展音乐生涯的外籍爵士音乐家而言,有一个难以抗拒的因素是观众。他认为,台湾有一群观众非常清楚自己的音乐聆赏品味,对音乐演出要求极高;也有一群人极具包容性,用非常开放的心胸享受作品,这两股力量让音乐家们保持著自我挑战与前进的动力。

台湾爵士乐的声音质地,现阶段很难用几个形容词收拢描述。Matt?,他想继续参与台湾往后10年、20年爵士乐的发展,想知道台湾爵士乐圈会形塑出什么样的声音。

(Matthew James Fullen 提供)

山田洋平:「台湾爵士的演出level是世界级的棒!」

从2008年起担任两厅院夏日爵士派对的低音提琴乐手和爵士音乐营的讲师,山田洋平在台湾已有13个年头。为爱来台的他,是在美国百克里音乐学院(Berklee College of Music)就读时与太太相识,没想到成为台湾女婿后就爱上了台湾!

视葛莱美最佳即兴爵士独奏奖得主Miroslav Vitouš为英雄而踏入爵士低音提琴的世界,又在美国求学,照理讲应该留在爵士发源地美国却选择台湾,为什么?「台湾爵士乐团的balance很好,有美式的swing,也有融合不同元素。」他更表示最欣赏台湾爵士会结合在地文化如:原住民音乐、传统丝竹乐等,像是爵士鼓手小白老师、丝竹空爵士乐团、无限融合乐团,他夸赞「台湾爵士的演出level是世界级的棒!」

其实学成归国的山田洋平,也曾在日本从事音乐演出与教学,但是他觉得:「东华大学爵士音乐组的学生很认真,会主动要求想要学习更多,也会常听爵士CD、欣赏现场的爵士表演。」让他甘为台湾爵士乐界培育新星,并且认定台湾爵士乐会持续成长,「因为台湾听爵士、学爵士的人口增加了」,他更相信未来活跃於海外爵士乐坛的台湾人会愈来愈多。

(山田洋平 提供 )

泥滩地浪人:「台湾的音乐风气还需要一些时间改变。」

「泥滩地浪人」由多位美籍和英籍的音乐家组成,创作源自草根民谣、蓝调和散拍音乐元素,用铜管乐器、吉他加上随手可得的洗衣板、脸盆作为乐器,以克难乐团形式演出,将台湾庙宇音乐、那卡西、生活百态作为创作的根基。泥滩地浪人的团长David(陈思铭)提到台湾很难听到散拍音乐,「台湾年轻一辈爵士音乐人学习速度很快,演奏技巧也很棒,但对早期爵士音乐的文化根源理解较少,这会反映在创作的多元性上。」他进一步指出:「所以音乐教育很重要,不一定是教育系统,也能群体(Community)出发。」

聊到表演和音乐环境,David提及:「多年前外籍音乐人个人在台湾取得表演证比较困难,但这几年已经慢慢改善,而且台湾的音乐家可以申请文化部的补助,这是台湾音乐环境很独特之处,让台湾的音乐人不放弃创作,我认为这对於艺术家很有帮助。」不过他亦指出:「在台湾作为全职音乐人并不容易,这问题得要回到音乐文化环境,在台湾看现场音乐表演的风气跟国外比还是太少,所以台湾的音乐风气还需要一些时间改变。」

(泥滩地浪人 提供 )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7/0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40期 / 2021年07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40期 / 2021年07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