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食文化餐的省思 |
俄罗斯芭蕾迷人之处,在于其斯拉夫民族直爽、豪迈与奔驰的风格。
俄罗斯芭蕾迷人之处,在于其斯拉夫民族直爽、豪迈与奔驰的风格。(林俊宏 摄)
回想与回响 Echo 回想与回响 Echo

速食文化餐的省思

「俄罗斯旋风」之后

文字|姚明丽
摄影|林俊宏
第4期 / 1993年02月号

俄罗斯十大芭蕾明星,给岁末的台湾带来了一阵舞蹈的旋风!从民生报连续一周的艺文头条新闻中可知道:这些明星舞者好不容易由苏联各地的各舞团飞奔在一起;如何落泪地克服各种排练上的困难;又如何受到各地观众热情的拥抱。事实上,以这群星级舞者的艺术造诣与名望,这种英雄式的崇拜是他们受之无愧的。只是,掌声过后,到底我们的观众与舞蹈工作者得到了什么影响和启示?

Alexander Demido (《俄罗斯芭蕾之今昔》的作者)曾说:俄罗斯芭蕾最迷人之处,是它绝对的拥有斯拉夫民族直爽、豪迈与奔驰的风格。尤其舞剧中的群舞,是一种完满与整体的诠释,透过细致的动作结构,简单文雅的姿势线条,加上繁复多变的队形,充份展现出俄国编舞家的精神与智慧。虽然Alexander强调芭蕾舞剧是一种整体的艺术,但在庞大经费与票房的考量下,将星级的舞者聚拢一堂,是私人经纪公司较有把握的作法,不过也带来了一些负面的影响:譬如部份观众以捧明星、参加热门音乐会的心态去观赏演出──在演出当中随兴的鼓掌;在双人舞的中段就上台献花;在谢幕时就冲上台要求签名;在舞者转三圈fouette时就喝采叫好(难为了那位舞者必须把剩下的二十九圈作完),这些在在都暴露出观众的剧场礼貌与舞蹈常识有待提升,也反映出速食文化的不健康。

对于本土的舞者与舞蹈学生而言,这类的演出常常是可望而不及的,高价位的票价(八百到五千)让他们难以应付,好不容易挤进后座的高位,心想着如果能有机会与台上的巨星们讨教,那真是太美好了!但这往往只沦于一种遐想。

仗着强劲的经济能力,我们能看到世界一流的演艺团体穿梭于台北大小剧场之间,然而更进一步的冥思是:我们从这些演出中学到了什么?体验到什么?

 

文字|姚明丽 国立艺专舞蹈科讲师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