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阅读诗人内在的奇幻风景 (林盟山 摄 南风剧团 提供)
戏剧

阅读诗人内在的奇幻风景

导演Baboo以《疾病备忘》探索佩索亚

《疾病备忘》的六个演员分饰六个佩索亚的化身,在塌陷的拳击舞台上,各自以拳击手的装扮出现,而以肢体上的重击,来象征佩索亚文字的激烈。

《疾病备忘》的六个演员分饰六个佩索亚的化身,在塌陷的拳击舞台上,各自以拳击手的装扮出现,而以肢体上的重击,来象征佩索亚文字的激烈。

PROGRAM  南风剧团《疾病备忘》

TIME 6.4.5

PLACE 高雄市中山大学逸仙馆

TIME 6.12.13

PLACE 台北市台北艺术大学戏剧厅

作家袁哲生上个月以自杀结束生命,留下众人的错愕与惋惜,作家总是多愁,

在一方不可知的神秘内在世界自我探索,而透过作家的呈现,那片世界总是迷人而令人向往。

精神分裂的诗人呓语

继去年与阿根廷小说家波赫士对话的《致波赫士》后,导演Baboo再次挑战文学作者,新作《疾病备忘》取材自葡萄牙诗人费尔南多‧佩索亚(Fernando Pessoa)日记体杂记《惶然录》The Book of Disquiet,将带领观众窥探一个诗人内心分裂的深处。

身为六年级后段班,自嘲游走于「新人类」和「老灵魂」之间的Baboo,穿著打扮跟著潮流走,但在阅读上却有超龄的取向,波赫士、马奎斯和佩索亚等西语系作家是他的精神食粮,「中南美洲炎热的气候特别容易让人产生幻觉,这些西语系作家的作品都有令人著迷的魔幻写实氛围,而剧场就是一个虚实相生的想像空间,特别适合用来演绎此类文学作品。」Baboo说。

佩索亚这位诗人在台湾很冷门,要不是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萨拉马戈的推崇,想必更少读者会注意到他,因为他真的很「平凡」,不过他的不凡似乎即来自于此。

身为公司小职员的佩索亚,长年栖身于里斯本,人生经历乏善可陈,但他自陈是「不动的旅行者」,常常「想太多」,拥有著热情又易染的心灵世界。擅长以精准的文字捕捉各种灰色情感,如「说郁闷」里提到:「郁闷是没有思想的思想,却需要人们竭尽全力投入思想;是没有感觉的感觉,却搅得正常卷入的感觉痛苦不堪;是无所期待的期待,并且受害于对这种无所期待的深深厌恶。」

拳击手般的对话撞击

根据传记资料,佩索亚六岁时就以虚构的他者的名义写信给自己。长大后,他常担心自己濒临疯狂的边缘,曾考虑住进精神病院。因此在他的作品中,常有著高度的精神分裂,他甚至创造出四个不同的诗人,赋予他们不同性格,生活习惯和写作手法,彼此之间还有书信来往。

导演Baboo在新戏里大量节录《惶然录》原著文字,因为他认为阅读佩索亚的文字充满了各种复杂的思绪和声音,彼此撞击,相互辩诘,使得光是把他文字念出来,就有一股撞击心灵般的张力。

Baboo形容佩索亚的内在精神世界像是一个拳击场,舞台上,六个演员如精神分裂的个体单位般,分饰六个佩索亚的化身,在塌陷的拳击舞台上,利用肢体上的重击,来象征佩索亚文字的激烈,他比喻说:「就像神经疼痛,没有预警地突袭痛楚。」

延伸阅读:《惶然录》,费尔南多‧佩索亚著,韩少功译,时报出版。

专栏广告图片
新古典室内乐团广告图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