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行销「新古典」 |
《牡丹亭》整体表演走的是「轻巧、空灵」的路线。
《牡丹亭》整体表演走的是「轻巧、空灵」的路线。(许培鸿 摄)
戏曲

创意行销「新古典」

杜丽娘的站姿或许常常比标准程式更添三分袅袅;她和柳梦梅梦里纠缠、人鬼欢爱的身段程式,「情色意象」或者也太浓烈了一些。然而,最要紧的古典的「纯粹」,并没有在一片现代、甚至通俗的取向中被消融掉。

文字|林鹤宜许培鸿
第138期 / 2004年06月号

杜丽娘的站姿或许常常比标准程式更添三分袅袅;她和柳梦梅梦里纠缠、人鬼欢爱的身段程式,「情色意象」或者也太浓烈了一些。然而,最要紧的古典的「纯粹」,并没有在一片现代、甚至通俗的取向中被消融掉。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TIME 4.29~5.2

PLACE 台北国家戏剧院

苏州园林的精致秀逸,被转化为舞台两侧的曲线灰墙和后方一条便于经营「表演层次」及「时空层次」的轨道。舞台前端还费心做了两个据说用来营造「空间感」和光线折射的浅池。这一切看似「极简」的风格,其实是现代剧场设计及技术精心执行的成果。

花神的现代舞,理所当然穿梭入列。乐池里,不时飘奏出昆曲通俗化提琴协奏的动人旋律,渲染著原本极为「纯净」的人物对白,听得台下观众一片如痴如醉。

一对璧人,展现昆剧的「纯粹」

正常情况下,亮相的应该是形象「正统」,以精纯表演火侯取胜的资深昆剧大师;此番站上舞台的,却是风流雅静中透著青春妖冶,完全吻合汤显祖原著的一对璧人。所有这一切,都为了更引更多人心灵深处对古老昆剧艺术由衷地一声赞叹!杜丽娘(沈丰英) 的站姿或许常常比标准程式更添三分袅袅;她和柳梦梅(俞玖林) 梦里纠缠、人鬼欢爱的身段程式,「情色意象」或者也太浓烈了一些。然而,最要紧的古典的「纯粹」,并没有在一片现代、甚至通俗的取向中被消融掉——因为他们背后站了两位最好的老师。昆剧最细腻的举手投足、眼神气韵,最讲究的咬字吐声、行腔转韵,在名师「魔鬼训练」调教下,一点都不含糊。

表演「轻巧、空灵」,削弱嬉闹和情色成分

整体表演走的是「轻巧、空灵」的路线,十分适合呈现第一本「梦中之恋」和第二本「人鬼恋」的抒情唯美。到了第三本已是「人间恋情」,抒情戏骤减,需要仰仗「外在行动」撑起场面。在这里,我们看到原著汤显祖的高明,他所埋伏的一些嬉闹、情色的线索,如石道姑的暧昧调笑、溜金王夫妇的大胆火辣、柳梦梅的桀惊疏狂等都在这第三阶段发挥了撑诗的作用。「青春版」显然为了维持「轻巧、空灵」的一贯性,大幅削弱了原著嬉闹和情色成分。在表演上,温婉节制,兴味嫌淡了些。踵继上昆版、纽约版《牡丹亭》和苏昆《长生殿》之后,台北的《牡丹亭》做了完全不同的选择。在不避讳的现代和通俗中,对传统做出极致的坚持,因而造就充满现代精神的「新古典」。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