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著金马,奔上舞台高歌 |
刘烨在《琥珀》中饰演男主角高辕。他认为高辕这个角色是个很分裂的人,他颓废、迷茫,但心中又有对爱的渴望。
刘烨在《琥珀》中饰演男主角高辕。他认为高辕这个角色是个很分裂的人,他颓废、迷茫,但心中又有对爱的渴望。(香港艺术节 提供)
艺号人物 People

骑著金马,奔上舞台高歌

刘烨的剧场新尝试

以电影《蓝宇》摘下金马影帝头衔的刘烨,其实本就是表演科班出身的硬里子演员,只是近几年来投注在电影工作上,让人忘记了他也是「上得了舞台」的。三月,他将在北京前卫剧场导演孟京辉的新作《琥珀》中担纲男主角,不仅要演出如一人两角的分裂性格,还要在台上放声高歌……

以电影《蓝宇》摘下金马影帝头衔的刘烨,其实本就是表演科班出身的硬里子演员,只是近几年来投注在电影工作上,让人忘记了他也是「上得了舞台」的。三月,他将在北京前卫剧场导演孟京辉的新作《琥珀》中担纲男主角,不仅要演出如一人两角的分裂性格,还要在台上放声高歌……

曾以《蓝宇》拿下二○○一年金马奖影帝的刘烨,是华语电影中深受瞩目与期待的优秀演员,不仅有精湛演技频频拿下大奖,英挺的外表加上率真毫无大牌架子,刘烨还拥有了超人气。

从电影走出精采起步

出生于一九七八年三月廿三日的刘烨,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是科班出身、一扎一马的硬里子演员,还没从学校毕业就有了第一部主演的大银幕处女作─由霍建起执导的《那人、那山、那狗》(1998),电影获蒙特娄影展观众票选奖,在台湾上映期间票房和影评也迭有佳绩,该片还在中国大陆拿下当年最佳电影,刘烨也提名了最佳男配角奖。

有了这么精采的起步,刘烨除了参与校内的大型舞台演出以增加对表演基底的磨练,也继续参与电视剧和电影拍摄,主要电视剧作品包括:《十个女囚的自白》、《幸福街》、《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画魂》、《荆轲》;电影方面,二○○一年和导演戴思杰合作了《巴尔札克与小裁缝》,电影参加坎城影展角逐,颇受好评。二○○二年关锦鹏的《蓝宇》,刘烨饰演电影同名角色,和知名演员胡军有精采对手戏,这部电影的大受欢迎,也让刘烨的能见度水涨船高,正式成为一线演员。

之后又有黎妙雪的《恋之风景》、娄烨的《紫蝴蝶》、陈凯歌的《无极》等片,刘烨的表现可圈可点,和优秀导演、以及张东健、周迅、章子怡、真田广之、巩俐等演员的合作也让他不断砥砺进步,去年更以《美人草》抡下中国演技最高荣誉金鸡奖影帝,而梅莉史翠普更出面钦点,刘烨已经确定将赴好莱坞演出电影LIUXING

演出《琥珀》内心分裂的男主角

这次,刘烨将与从一九九○年代起在北京前卫剧场引领风骚,素有「戏剧顽童」之称的导演孟京辉合作,新剧《琥珀》是刘烨离校后第一出舞台剧演出,刘烨在访问中表示,虽然从毕业就一直拍电影,但其实戏剧才真正是他的本行,电影固然有其挑战性和趣味,但他心里仍然非常热爱舞台剧。「舞台剧与电影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演出经验,舞台既大,与观众距离亦远,观众很难看到你演员面部表情的每个微妙变化,这不代表一定要演得夸张,而是要考究动作与舞台空间怎样配合。」他说。

《琥珀》是一出以爱情和生命为主题的戏剧,刘烨饰演男主角高辕。谈起高辕这个角色,刘烨说,高辕是个很分裂的人,他颓废、迷茫,但心中又有对爱的渴望,他愤世嫉俗,可有很多东西又不能放弃。他和女主角小优的爱情是一场残酷的战争,高辕坚持直到最后,直至身心憔悴。这是一个内心分裂的角色,他的心既有忠于原始欲望的恶魔,亦有代表理性的天使,演绎时像一个人分饰两角,要在舞台上表现出那种分裂的张力,对他来说会是演技的重大突破。

在刘烨眼中,导演孟京辉是个说话不多的人,文化修养深厚,更有令演员完全释放自我的魔力,在孟京辉的舞台剧中,总可以让他展现出最真实、最蕴含有能量的一面。舞台上的刘烨,也逼近了自我在生命历练和艺术涵养最厚度的地方,对观众,或对表演有理想与长期规划的刘烨,都是非常重要的一大步。

剧中唱歌「别人不会笑话我」

 除了戏剧演出外 ,刘烨在《琥珀》中还将现场演唱三首主题歌。说到戏中的演唱,刘烨笑著表示:「话剧中的唱歌跳舞都是跟著戏本身走的,别人不会笑话我。不像出专辑,别人听了会说真难听。」那别人的评价呢?「……上次有唱片公司老板听了我的声音后,富有深意地说:『你的嗓子挺有特点的。』」,别看这番话说得云淡风轻,刘烨的歌声可是除导演之外,还有台湾资深音乐人,同时也参与《琥珀》音乐设计的姚谦强力的背书。

刘烨谈到他喜欢的音乐时说,最常听音乐的年纪,正是他在北京读戏剧时期,课业加上工作的繁重,并没有太多时间接触流行歌手,不过,伍佰算是他最喜欢及听得最多的一位歌手。刘烨眼中的伍佰,演绎情歌时会流露出一种孤独的苍凉感,尤其《白鸽》及《浪人情歌》,细味品尝极富味道。而外国歌手方面,每次收工回家,感觉疲惫不堪时,就不由自主地想听「秘密花园」(Secret Garden)这类温柔舒服的歌曲,让身体完全放松,随音乐意境而幻想。刘烨对音乐的感觉,特别重视旋律性,对自己音乐方面如果说期许,希望能有黄霑作品《男儿当自强》、《沧海一声笑》那样的节奏感。刘烨有一个比喻是,如果睡觉是肉体的休息,那么听音乐就是心灵的休息。

 

特约撰述|黄香瑶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