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导演,两岸演员 《敲天堂之门》用契诃夫辩证台湾认同 |
PAR表演艺术
戏剧

法国导演,两岸演员 《敲天堂之门》用契诃夫辩证台湾认同

培松地认为契诃夫的台词很多都是关于过去的记忆,要准备走向新未来的当下,即使放在今日,仍然掷地有声发人深省。他请演员从《樱桃园》、《凡尼亚舅舅》、《海鸥》、《三姊妹》等剧本各自选出台词,再从选出的台词去组织起整出戏的轮廓,在台湾历史很微妙的时间点排练这个戏,诉说著生活中关于爱、关于身分认同、关于归属、关于未来。

培松地认为契诃夫的台词很多都是关于过去的记忆,要准备走向新未来的当下,即使放在今日,仍然掷地有声发人深省。他请演员从《樱桃园》、《凡尼亚舅舅》、《海鸥》、《三姊妹》等剧本各自选出台词,再从选出的台词去组织起整出戏的轮廓,在台湾历史很微妙的时间点排练这个戏,诉说著生活中关于爱、关于身分认同、关于归属、关于未来。

2006国际剧场艺术节《敲天堂之门》

TIME    2.25    2.28〜3.4  7:30pm

            2.26    3.5             2:30Pm

PLACE  台北国家戏剧院实验剧场

INFO  02-33939888

资深的剧场工作者王墨林一九九五年在布鲁塞尔艺术节,看到了法国导演弗朗索瓦-米榭‧培松地(Francois-Michel Pesenyi)的演出,就在隔年一九九六年邀请培松地与他的盲点剧团来台湾,并在台湾征选演员,与法国演员一起进行工作坊,一起排练发展剧情而成《1949—假如6是9》,在台北与马赛演出,可算是台湾小剧场首次跨上国际舞台之作。

让中国大陆与台湾的小剧场演员同台演出

这次欧、亚跨国合作的成功模式,让培松地找到另一种剧场发生的可能性。在跨文化的舞台上,轻易地因不同身体的擦撞而冒出火花;因此,培松地在二○○○年继续与日本「青年团」剧团合作完成《雪结》(二○○三年曾来国家剧院实验剧场演出)之后,拟订了一个更为艰巨的计划,就是他企图将中国大陆与台湾的小剧场演员同台演出。这个构思来自于他发现台湾人很喜欢谈到关于自已的身分、族群、生死这类议题,正如他在《1949—假如6是9》剧中,安排了一个在舞台上完全不被看见,宛如被压在地底的幽灵,从陷落的地板里不断冒出,且喃喃自语地念著中国各处的地名。

契诃夫与贝克特是导演培松地最爱的剧作家,他认为契诃夫的台词很多都是关于过去的记忆,要准备走向新未来的当下,即使放在今日,仍然掷地有声发人深省。因此他请演员从《樱桃园》、《凡尼亚舅舅》、《海鸥》、《三姊妹》等剧本各自选出台词,再从选出的台词去架构起整出戏的轮廓,在台湾历史很微妙的时间点排练这个戏,诉说著生活中关于爱、关于身分认同、关于归属、关于未来。

窥见台湾小剧场在世界剧场中的可能

法国剧评人Jean-Claude Grosse描述培松地的作品:「善用肢体表现混乱和因缘际会,还有威胁、冒险。他让我们看到、听到,而且感觉到:情绪(emotion)和意象(image)总是挥之不去的。他总是运用其来有自的突兀,让观众错愕地发现来自肢体与言语中潜在的暴力因子。」法国导演与思维,透过中国大陆、台湾的小剧场演员合作,在不同语言、符号、文化风姿与不同的身体训练基础上,这次《敲天堂之门》将让我们窥见台湾小剧场在世界剧场中的可能与未来。

这次一共有台湾演员六位(其中有五位曾经参与十年前的《1949—假如6是9》),北京演员三位,导演培松地亲自带领工作坊学员,以其特殊的导演工作方式启发演员身体、文本等训练。二月台北首演,十一月将到法国马赛演出。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