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元曲目征服世界的日籍「中提琴教母」 今井信子:古典作品的「创新」,必须自己努力去挖掘 |
(BIS CD- 929 )
艺号人物 People

多元曲目征服世界的日籍「中提琴教母」 今井信子:古典作品的「创新」,必须自己努力去挖掘

一位尽责的演奏者,面对演奏家这个职业的态度,是不会因为音乐时代风格的不同而有所改变。音乐就是音乐,对我来说,每一种音乐都一样。

──今井信子

一位尽责的演奏者,面对演奏家这个职业的态度,是不会因为音乐时代风格的不同而有所改变。音乐就是音乐,对我来说,每一种音乐都一样。

──今井信子

人物小档案

▲慕尼黑ARD国际大赛与日内瓦国际中提琴大赛双料得主

▲日本音乐界最高荣誉—山多利厅奖得主

▲曾为知名四重奏Vermeer Quartet  成员

▲现任瑞士日内瓦音乐院中提琴教授

顶著「中提琴教母」的光环,今井信子翩翩抵达台北。年过六旬的她,将演奏家的每一个角色扮演得近几完美:独奏、室内乐与教学。她长年密集的音乐会与所录制的众多唱片中,几乎网罗各个时代的作品。本刊在她紧迫的行程中,亲炙大师风范,在舞台之外聆听今井信子。

问:从武满彻到David Horne(1970-),您首演了许多当代作品,请您谈谈对当代作品的看法?

答:你知道的,这些作品的作者们大部分都还活著…(笑),作曲家的态度、思考方式都与我的演奏息息相关。举个例子说,上个月我才录制了西村朗、细川俊夫、武满彻与野平一郎这四位作曲家的作品,这些作品完全没有相似之处!虽然辛苦,但却也是有趣的地方。

问:那么在诠释当代作品与其他时代的作品之间,是否有所不同?

答:基本上没有什么不同。一位尽责的演奏者,面对演奏家这个职业的态度,是不会因为音乐时代风格的不同而有所改变。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当代作品常常可以跟创作者面对面讨论,但古典作品并不意味著就无关创新,而是这个「创新」必须自己努力去挖掘与自我挑战。 但说到底,音乐就是音乐,对我来说,每一种音乐都一样。

问:您的巴洛克音乐,尤其巴赫,令人听了为之神往,可以谈谈您创立的East West Baroquet Academy吗?

答: 这个乐团的源起是二○○○年时,日本与荷兰的音乐交流计划。我在日本时,就读教会学校,在那样的环境中,让我从小对巴赫的音乐有著无比的敬仰,这份敬仰一直没有改变。而荷兰是个把巴洛克音乐保存得十分完善的国家,因此我希望借由这个交流计划,让日本的同胞也能领略到那种如天籁般的美。因此在那年的交流计划中产生了这个巴洛克音乐乐团。

虽然一直很喜欢巴洛克时期的音乐,但是原本我认为巴洛克的音乐是很严肃的,一直到很后来,才发觉巴洛克音乐其实非常地自由!那里面的风景实在太丰富了!也因此让我对巴洛克音乐更加爱不释手。

问:您与伊藤惠小姐(编按:这次独奏会的伴奏钢琴家)是第一次合作吗?

答:不是,大约十年前我们就已经合作过了,当时是演…舒曼的钢琴五重奏?(伊藤惠认为是布拉姆斯的钢琴四重奏,最终因为年代久远,两人都不确定到底是哪一首)

问:您到目前的录音量非常惊人,是否还有您很想录制或是演出,却尚未实现的曲目?

有,很多首!(笑)目前我最想要实现的有两首:巴尔托克跟沃顿的中提琴协奏曲,尤其巴尔托克这首有几个版本,很难决定哪个最好,等我终于可以选出最喜欢最好的版本时,就可以实现了!

特别推荐的今井信子的当代曲目CD专辑

 D3-07

与钢琴家、手风琴家御喜美江(Mie Miki)录制的罕见曲目,收录Toshio Hosokawa、Yuji Takahashi、Isang Yun 与Yoshiro Irino等人为中提琴与风琴的作品。(BIS CD- 929 )

D3-08

与钢琴家彭帝能录制的当代中提琴作品集,包括了武满彻献给今井信子的 A Brid came down the Walk,今井在一九九五年秋天于维也纳首演此曲,隔年武满彻逝世,是属于武满彻最后的作品之一。唱片中的解说并附有今井于一九九七年唱片出版前夕时,写给武满彻的怀念之语:「自你离我们而去已经一年,现在我听著巴赫的马太受难曲里,你最喜欢的一段…」(BIS CD- 829)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