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版 禅武不二》 鼓武合一穿透公案迷雾 |
《正版禅武不二》剧本角色简化为禅师与弟子二人。
《正版禅武不二》剧本角色简化为禅师与弟子二人。(优人神鼓 提供)
戏剧 优人神鼓与嵩山少林的交锋焠炼

《正版 禅武不二》 鼓武合一穿透公案迷雾

武当张三丰从太极悟道,以柔克刚,成为太极武学宗师;日本剑圣宫本武藏从原本持剑到不拿剑,以树枝为剑臻至「剑禅合一」境界——武林至尊如何放下武功、征服欲念,达到更高境地?武术加禅的最高境界是什么?二○○七《正版 禅武不二》透过古代禅师与武功高手的机锋对话,击鼓优人和少林武人的气韵联手,破解禅宗高深的公案谜团。

武当张三丰从太极悟道,以柔克刚,成为太极武学宗师;日本剑圣宫本武藏从原本持剑到不拿剑,以树枝为剑臻至「剑禅合一」境界——武林至尊如何放下武功、征服欲念,达到更高境地?武术加禅的最高境界是什么?二○○七《正版 禅武不二》透过古代禅师与武功高手的机锋对话,击鼓优人和少林武人的气韵联手,破解禅宗高深的公案谜团。

优人神鼓2007《正版 禅武不二》

5/17~19     7:30pm  台北国家戏剧院

5/19~20     2:30pm  台北国家戏剧院

5/26     7:30pm  新竹县文化局演艺厅

5/27     2:30pm  新竹县文化局演艺厅

6/2     7:30pm  台南市立文化中心演艺厅

INFO  02-33939888

鼓与武不再各自独立,与剧情融合为一

这个谜,从二○○五《禅武不二》萦绕优人至今。第一版尚在公案与生活间脑筋急转弯,演员角色众多,公案对话与叙事剧情穿插成剧,却各自成轴两不相交;当时少林武术偏重展技,击鼓仅担纲配乐。《正版禅武不二》的鼓与武本身即是情境氛围、剧情的一部分,展现力度的动作;剧本角色则简化为禅师与弟子二人,突破艰深的暗喻,将话头日常化,在生活中创造挥洒公案,当对话巧妙融入剧情,对白武术击鼓浑然一体,整出戏的结构铺陈呈现得饱和、更具力量感。

从前年开始,艺术总监刘若瑀与作曲/击鼓指导黄志群便陷于禅宗公案的庞然难解,大量搜集资料却仍与禅纠缠不清。但在一次花莲「临济棒喝禅」的禅修打坐过程中,两人在好几日的百思不解、不知所措、禅师下堂徒留空座后,一阵「空」的觉受映入脑海,顿时化为无语的答案。刘若瑀顿悟:「这是弘一大师的悲欣交集啊!」回堂的禅师大喜正欲举板打下,黄志群喝道:「等一等,我来打!」刘不认输:「你打的是我?还是弘一大师?」黄大喝:「都打!」于是师徒不二,圣凡无别,禅棒落肩,禅堂遍处是光。

以生活语言展现禅机对话

于是《正版禅武不二》找到了自身的结局,将一段段禅宗师祖之间的禅机对话转化为生活言语,以丛林生活(古称寺庙为丛林)为环境,将师徒二人互动置于一幕幕事件情境中,如〈参禅〉、〈暮鼓晨钟〉、〈试炼〉、〈梦中风剑〉、〈两刃交锋〉、〈本来面目〉等段。像取材二祖见一祖的桥段,弟子听从师令下山比武参红尘,弟子落败,梦见师父传心法:「你了解敌人吗?」「了解。」「但你了解自己吗?」「……」「我看到你有太多心念,像是杀敌,你必须抛下所有武功,才能看见真正的敌人和自己。」这段多像汤姆.克鲁斯在《末代武士》中习练武士道的剑道心法。又如后来弟子打赢了,向来访的师父说:「我赢了!」师父道:「你赢了,也输了,你赢了敌人,却输了自己。」弟子不明白,他输的正是自己的愤怒、英勇等执念。禅师正是用这伟大却不著一物的方式,将弟子逼到死角,将人推到极限处与根源点,而后发现事物的清明不二。

这是一趟寻找本心与生命本质的历程,《正版禅武不二》邀你放空头脑,在武术巅峰穷绝的禅机灵光中,体验曙光怦然轰顶的绝妙滋味。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