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演奏者环绕著颂钵以敲击的方式来演奏。(Atherton Chiellino 摄)
城市艺波 Cities & Arts

伦敦:Longplayer音乐计划 打造千年永续的声音

“Longplayer”是由英国专门委任艺术家进行大型创作计划的机构Artangel所委托创作的计划,由音乐家法能(Jem Finer)作曲。这项计划最初是在一九九九年午夜跨越至千禧年时所启动,将从两千年持续不间断到二九九九年的最后一秒,是名符其实的Longplayer。

“Longplayer”是由英国专门委任艺术家进行大型创作计划的机构Artangel所委托创作的计划,由音乐家法能(Jem Finer)作曲。这项计划最初是在一九九九年午夜跨越至千禧年时所启动,将从两千年持续不间断到二九九九年的最后一秒,是名符其实的Longplayer。

「永续」也是音乐家关注的主题之一,一个从千禧年展开的“Longplayer”千年音乐计划首度在伦敦北边的表演艺术场地Roundhouse现场演出,为了彰显千年音乐的永续精神,这场演出长达一千分钟,从上午八时持续到凌晨一时,演奏者必须环绕著由大大小小西藏颂钵组合而成的六个同心圆之大型乐器进行演奏,对演奏者和聆听者的体力都是一大考验。

“Longplayer”是由英国专门委任艺术家进行大型创作计划的机构Artangel所委托创作的计划,由音乐家法能(Jem Finer)作曲。这项计划最初是在一九九九年午夜跨越至千禧年时所启动,将从两千年持续不间断到二九九九年的最后一秒,是名符其实的Longplayer。而这项计划中的数位演出装置平时安置在伦敦三浮标码头(Trinity Buoy Wharf)的灯塔中,在伦敦格林威治天文台、澳洲布里斯班市、美国旧金山与埃及的亚历山卓城都有播放的地点。

长达千年的演奏回圈

长达一千年的音乐该怎么创作呢?“Longplayer”是由六组简单且精确的曲子组合变化而成,每次由六组曲子中各取出一部分同时演奏,因为排列组合的关系,在一千年中间没有任何一个组合会重复,所以每分钟所演奏的都是不同的组合片段,由于这项计划是以「永续」为精神来创作发展的,所以一千年之后,这首曲子会回到起点,也能无限地重复演奏下去,是一首长达千年的演奏回圈(Loop)。

音乐家法能在这项计划中关心地并不只是音乐,他更关注的是「时间」,法能对时间无垠无涯的无限性,以及时间里的流动性感到兴趣,因此他制作这项千年音乐计划时脑中思考的是这首长曲子该如何创作?用什么方式演奏?该如何被听众聆听,而且该以什么方式适应科技与环境的变迁才能永续演奏下去。虽然这项计划的装置目前是以电脑操控演奏,但音乐家实际上期待能找出不依靠电脑且能永续不断演奏的方法,因此计划发展的过程中,法能构思了许多不同的演奏方式,包括机械、不依靠电力,以及人为的演奏方式。

法能在二○○二年构思出以六个同心圆组成的乐器来同时演奏六个曲子的方式,因此“Longplayer”在Roundhouse的首度现场演出即是由这个构想所延伸而实现的,而组成这六个同心圆的是铜制的大大小小的碗钵,这种乐器一般称为西藏颂钵,是西藏或印度的寺庙中僧侣使用的钵状乐器。听众能够在演奏的场地走来走去聆听,而Roundhouse配合这场现场演出,也举行从上午十时开始长达十二个小时的马拉松座谈,每次由两个与谈者对谈,听众能自由在演奏厅与座谈的会议室间走动。

测试不靠电脑与数位而存在的可能性

这次的现场演出也是音乐家透过现场演出的形式来测试“Longplayer”不依靠电脑与数位的方式而存在的可能性,利用铜钵来演奏只是“Longplayer”展现的一个可能与演奏的方法之一,这项计划的主持人之一、Artangel的莫里斯(Michael Morris)就指出,这次现场演出可视为一个发想的契机,尤其是身处在一切讲究速成的时代,像这样以永续为精神的音乐该怎么延续下去是值得深思的。

继现场音乐会后,这项计划的下一步即是为了这个将演奏一千年的“Longplayer”装置找一个永久的家,希望这首绵延不断的悠长曲调能在可预见与不可预见的未来都能持续下去。为了达成这个目标,“Longplayer”也成立基金会,并接受支持这项计划的民众捐款认养铜钵,希望能为这个千年计划寻找到一个永久安驻的场所。

 

相关网站:

“Longplayer”的网站也能聆听到这首不断在进行中的曲子:http://longplayer.org/live/。

专栏广告图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