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演员不时跳进跃出在《哈姆雷特》剧情与「夜总会」歌舞之间,擦撞出无数想像的火花。(V. Arbelet 摄 巴黎奥德翁国立剧院 提供)
城市艺波 Cities & Arts

巴黎:朗侯夫《哈姆雷特夜总会》 延续布莱希特精神

巴黎奥德翁国立剧院邀请前东德导演马堤亚斯.朗侯夫,连演三十三场雷霆万钧、符码支解乱窜,长达四个半小时的《哈姆雷特夜总会》。这个去年制作上演的作品,初期被法国媒体、剧评骂得体无完肤,此番进军巴黎依旧掀起一阵论战,只不过一年后,渐渐有人看出端倪,开始赞叹朗候夫如何苦心带著昔日逝去战友的精神,继续在今日的剧场中匍匐前进。

巴黎奥德翁国立剧院邀请前东德导演马堤亚斯.朗侯夫,连演三十三场雷霆万钧、符码支解乱窜,长达四个半小时的《哈姆雷特夜总会》。这个去年制作上演的作品,初期被法国媒体、剧评骂得体无完肤,此番进军巴黎依旧掀起一阵论战,只不过一年后,渐渐有人看出端倪,开始赞叹朗候夫如何苦心带著昔日逝去战友的精神,继续在今日的剧场中匍匐前进。

德国柏林围墙倒塌二十周年,一系列庆祝活动在柏林热烈展开,剧场也不例外。当年由「疏离剧场」大师布莱希特一手创建,标榜为社会主义人民服务的前东德「柏林人剧团」(Berliner Ensemble),今年推出的大戏是布氏著名的《三便士歌剧》。找来当年资本主义头号敌人——美国籍的罗伯.威尔森执导,推出后佳评如潮、世界巡演邀约不断。这个历史左派与当代右派大和解的结果,只是再度证明,共产主义终成旧时代的回忆,市场资本主义完全征服世界,包括剧场的美学与行销。

那旧时代真死了吗?巴黎奥德翁国立剧院大胆邀请前东德导演马堤亚斯.朗侯夫(Matthias. Langhoff,布氏「柏林人剧团」得力导演、后现代「解构剧场」海纳.穆勒好友,1941-),连演三十三场雷霆万钧、符码支解乱窜,长达四个半小时的《哈姆雷特夜总会》Hamlet-cabaret。朗候夫这个去年制作上演的作品,初期被法国媒体、剧评骂得体无完肤,此番进军巴黎依旧掀起一阵论战,只不过一年后,渐渐有人看出端倪,开始赞叹朗候夫如何苦心带著昔日逝去战友的精神,继续在今日的剧场中匍匐前进。

打破《哈姆雷特》框架,舞台回归庶民剧场

莎翁《哈姆雷特》在剧场中的地位,一如达文西画作「蒙娜丽莎的微笑」之于大众的耳熟能详,朗侯夫开玩笑说:「当剧场不知该上演哪一出戏的时候,首先会想到《哈姆雷特》」。一贯玩世不恭的他,言下之意也暗示这份「耳熟能详」为经典设下的既定框架,于是打破框架,成了他一贯挑战「疏离」与「解构」的游戏场。

走进古典义大利式剧院,地面层观众席被撤掉大半,取而代之的是昔日小酒馆简单的圆桌折椅,地面并刻意洒上木屑,仿佛回到莎翁时代的庶民剧场。观众席一直延伸进原来剧场镜框,真正的舞台,是另外搭建的三个野台风格舞台,与一个延伸进观众席的L型走道,并混杂著一堆凌乱巨石与一个大型垃圾桶。整个剧场设置用意,完全打破现代剧场中表演区与观众席的空间关系。

舞台陈设亦是新旧杂陈、KUSO拼贴,大舞台用木头凌乱架成,其实像莎剧常见的「戏中戏」临时舞台,狭小空间上立著各式铁框,用简单人力装置,挂上古典超现实与四○年代莫名画布,舞台地面可以旋转,演员们就在旋转及框框中,穿梭搬演层次繁复的「戏中戏」。旁边后方是一面醒目的丹麦起司广告,这面折叠窗广告打开后,可以看到后方的小舞台,广告的背后,上演尽是见不得人的戏。而侧边一面立著扇形蚌壳的,是现场爵士乐队的舞台,舞台旋转到背面,又是一个可以多重利用的空间,这个区域才是导演所设定、夜总会之戏中戏舞台。

主角哈姆雷特颠覆原剧所设定的苍白忧郁、举棋不订的年轻丹麦王子,改由著名壮年演员担纲,但母后却选了个小他一辈的女演员,于是场上成熟睿智的哈姆雷特,仿佛预言家一般,看著这场(由年轻母后引发)悲剧的必然发生。丹麦王子的亲密好友何瑞修,被改成女性角色,难怪戏中的欧菲莉亚始终爱不到王子。而篡位的叔叔,更是选了个黑人来扮演,实在不由得让人联想到《奥赛罗》,或今日非洲的独裁者。

一开始就宣告结局,然后文本解构开始乱窜

剧情一开始就宣告了结局,之后是整个众所皆知的故事回顾,于是文本开始解构并自由乱窜,哈姆雷特说出《马克白》的台词,或其他作家的诗句。父亲鬼魂从垃圾桶爬出,连结贝克特的《终局》。电子字幕看板,不时穿插滑稽的场景说明。演到一半,突然卖起丹麦啤酒。著名的“to be or not to be”则成了一场流行歌曲的拼装秀。最重要的还是模仿《三便士歌剧》的疏离效果,演员不时跳进跃出在《哈姆雷特》剧情与「夜总会」歌舞之间,擦撞出无数想像的火花。

莎士比亚说:「剧场就是世界」。朗侯夫的《哈姆雷特夜总会》,则用文本、意义、符号之永不确定的浮动与逃逸,告诉我们:「世界就是剧场」。这个少数硕果仅存的前东德导演,用他坚决的脚步,证明布莱希特与海纳.穆勒的「旧时代」,仍然忠实存在于他的剧场之中。

专栏广告图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