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表演艺术
城市艺波 Cities & Arts 柏林

《屠宰场里的圣女贞德》 新世纪的史诗剧场

擅长改编经典文本的导演尼可拉斯.斯泰曼(Nicolas Stemann),在全球经济危机仍沸沸扬扬之际,在柏林德意志剧场(Deutsches Theater)执导了布莱希特的作品《屠宰场里的圣女贞德》Die Heilige Johanna der Schlachthöfe,用剧场里的革命来反映二十一世纪的金融危机。

擅长改编经典文本的导演尼可拉斯.斯泰曼(Nicolas Stemann),在全球经济危机仍沸沸扬扬之际,在柏林德意志剧场(Deutsches Theater)执导了布莱希特的作品《屠宰场里的圣女贞德》Die Heilige Johanna der Schlachthöfe,用剧场里的革命来反映二十一世纪的金融危机。

《屠宰场里的圣女贞德》是布莱希特比较不知名的剧本,写于一九二九至一九三○年间,一九三二年出版,同年以广播剧的方式发表。这个剧本一直到一九五九年才在汉堡被搬上舞台,当时布莱希特已经过世。布莱希特写这个剧本的时候,正值大萧条,他用了文学里常出现的圣女贞德为主角,把时空搬移到当年的芝加哥,用他擅长的史诗剧场批判资本主义。

进入新的世纪,新的金融危机打击全球,剧场也不免遭殃。斯泰曼一直喜欢把经典文本改编成与当代一起脉动的舞台作品,他先执导了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叶利尼克(Elfriede Jelinek)的《推销员的合约》Die Kontrakte des Kaufmanns,这出作品写于二○○八年,其中的经济市场大崩溃的剧情预言了随后发生的雷曼兄弟破产。随后,他找到布莱希特直接批判资本社会的《屠宰场里的圣女贞德》,用他一贯的导演技法,用剧场审视当今经济危机。

救世贞德剧场大复活

《屠宰场里的圣女贞德》是很典型的布莱希特剧本,背景是芝加哥里被屠宰场资本家毛勒(Pierpont Mauler)控制的贫民窟,救世军展开了罢工、救穷人的一连串宗教运动,黑暗贞德(Johanna Dark)直接与毛勒接触,冀望用她的天真与热情感动资本家。但是最后黑暗贞德任务失败,屠宰场关闭,她也死于肺炎,成为大萧条的殉道者。

其实布莱希特的文本说教意味浓厚,一大串的读白搬上现代舞台,处理不好就很容易产生怪异的「疏离效果」,而这效果可不是布莱希特理想的疏离,而是难以认同的陌生。面对这样的剧本,斯泰曼以文人导演的角度,细读分析剧本,把整个舞台变成简单粗糙的芝加哥,搬演现代贞德的殉道,让现代观众能够把上世纪的大萧条连接到近在眼前的经济危机。

首先,舞台上的「芝加哥」,是一个小型的桌上模型,用一台摄影机现场拍摄模型,然后投影到舞台的大布幕上,完成城市的造景。但是这个「芝加哥」市容却包括了柏林著名的电视塔,时空的错乱,却拉近了观众的距离。摄影机一直是斯泰曼热爱的舞台道具,透过摄影机现场拍摄与投影,让舞台上下的演出都能够出现在布幕上,增加空间的层次。

在这个超现实的「芝加哥」里,斯泰曼把众多角色压缩成三男二女,用闹剧、嘻笑怒骂的演法重新诠释布莱希特。三个男演员在台上闹著抢演主角毛勒,演贞德的女主角举著十字架天真的模样,就像是电视肥皂剧走出来的二流演员。斯泰曼非常强调布莱希特剧本里头的音乐桥段,重新找音乐家谱曲,让演员们在台上又唱又跳,但是这音乐可非美声诠释,而是让演员用喉音唱,低吼粗糙,音阶简单明了,颇有革命行进歌曲的味道。

多媒体素材、极简的舞台、夸张的演出方式、充满音乐性的演出、演员们在台上抢著麦克风,这些观众早已熟悉的斯泰曼剧场元素,成功地让布莱希特的圣女贞德在二十一世纪的舞台大复活。这个满口上帝的贞德,不再那么说教,而是戏剧性强烈的角色。

斯泰曼的史诗

斯泰曼在这出剧一开始,让三位男演员手上都拿著《屠宰场里的圣女贞德》的Suhrkamp(德国知名出版社)版本,边拿著本边说词,连舞台指示都大声念出来,直到三个争演毛勒的演员把本子丢在地上。这个「文本出现在舞台上」的手法斯泰曼多次在不同的剧作里使用,象征他的执导与原文本的对话或断裂。

布莱希特建立的「史诗剧场」理想,历经剧场美学变换,与世界局势的丕变,听起来就像是个教科书上的遥远回音。但是《屠宰场里的圣女贞德》,却可以找到许多「史诗剧场」的元素,舞台、人物、时空的异化,以及歌舞的场面,加入了斯泰曼的剧场特色,廿一世纪的「史诗剧场」虽然很难让观众走出剧场去革命,但对剧场观众来说,至少,很好看。布莱希特被砸在舞台上,新的「史诗剧场」诞生。

 

相关网站

柏林德意志剧场网站:http://www.deutschestheater.de/

 

专栏广告图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