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表演艺术
城市艺波 Cities & Arts 纽约

纽约市歌剧团 凄清景气中异军突起

没有政府「买单」(bail out),美国表演艺术团体在二○○九年可谓是哀鸿遍野,由东到西,由本土到欧巴马老家夏威夷,乐团歌剧团破产连连。然而这其中也有一个异数,在很多人已经准备写墓志铭的时候,竟然一连献出两个精采的表演,让人又重新对其未来产生期待——这就是纽约市歌剧团(New York City Opera)。

没有政府「买单」(bail out),美国表演艺术团体在二○○九年可谓是哀鸿遍野,由东到西,由本土到欧巴马老家夏威夷,乐团歌剧团破产连连。然而这其中也有一个异数,在很多人已经准备写墓志铭的时候,竟然一连献出两个精采的表演,让人又重新对其未来产生期待——这就是纽约市歌剧团(New York City Opera)。

纽约市的大都会歌剧院,举世知名,然而许多纽约歌剧迷,对于财力名声皆居「侧室」的市歌剧团,却始终有一份私房感情,因为市歌剧团填补了许多大都会节目安排上的遗憾。

大都会歌剧院是由纽约顶尖上层家族所创立,贵族气十足(Edith Wharton的名著《纯真年代》The Age of Innocence的开场就是最佳写照)。在一九四三年创立的市歌剧团,因此被标榜为「人民的歌剧院」,票价相对平民化。两个歌剧院同样搬到林肯中心后,为了区隔,市歌剧团剧码开始强调冷门剧码、美国歌剧和美国歌手,成为许多年轻歌手踏上纽约舞台的试金石,包括多明哥(Placido Domingo)和卡瑞拉斯(Jose Carreras)。至于可称得上是美国歌剧皇后的希尔丝(Beverly Sills),尤其是市歌剧团的金字招牌。

选任新总监波折多,学院派史提尔出线上任

然而二房不好当。想看通俗戏的观众先入为主会去大都会,冷门歌剧只能吸引数量有限的严肃剧迷。市歌剧团的舞台因为当初是为巴兰钦的纽约市芭蕾舞团量身打造,有吸音效果(减降舞鞋落地声),不利人声传达,长期为人诟病。因此当前任总监在两年前请辞时,剧团做了一个大冒险,从欧洲请来莫堤耶(Gerard Mortier)。消息一出,很多人都唱衰这个爱搞「导演剧场」(Regietheater)的火爆浪子,最主要的顾虑是莫堤耶惯于欧洲政府资助的艺术运作,来到资本主义的美国必然要水土不服。

果然还没正式上任,莫堤耶就在二○○八底突然宣布「不玩了」,还隔海批评了市歌剧团一番,说他们承诺的资金不到位,让当初力挺他的董事局很难堪。

赔了夫人又折兵,市歌剧团找上学院出身的史提尔(George Steel)。他从哥伦比亚大学的Miller剧场起家,已经被达拉斯歌剧院给延揽去了,不知市歌剧团如何「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让他也玩了一招莫堤耶的戏码,那厢达拉斯还没上马,这厢已经重吃纽约回头草。

市歌剧团虽然及时止血,在短时间内宣布新人事,但很多人还是不看好其前景。因为史提尔的专长是新音乐和古乐,与歌剧界没什么渊源,莫堤耶的反复不只让剧团信誉受打击,财务也重创,加上工会也在此青黄不接时落井下石,威胁要重谈合约,因此当时纽约到处有人帮剧团唱挽歌。

新剧排出雅俗并陈,《唐乔望尼》创意受好评

史提尔接任不久,排出本季六个剧码,主要是延续剧团的传统,新旧雅俗并陈,唯一的新制作是莫札特的《唐乔望尼》,并无任何特殊,更有点歹戏拖棚的味道。

没想到戏还没开演,就传出好消息。头档Esther竟然卖到加场。这部美国作曲家魏斯高(Hugo Weisgall)的最后一部歌剧,一九九三年也是由市歌剧团首演,然而无调性的音乐叫好不叫座,从此被束之高阁。这次盛况空前,不仅显示纽约人对市歌剧团的倾力支持,也证明史提尔有市场眼光,在犹太社区猛力推销这个对他们有如建国神话的故事。

接下来Christopher Alden制作的《唐乔望尼》,以创意的构思,一批年轻卖力的歌手,把烂縠子老戏演出了新意,虽然强调故事黑暗的一面,却不流于煽情,大获好评。正巧的是前此不久,大都会的新制作《托斯卡》,走创新路线结果却是粗俗,两相对照,更证明市歌剧团小而巧,可以在艺术上冒险创新。至于音响效果,也因为耗资上亿的整修工程而有所改善,总算上一季的歇业,不算是完全浪费。

连连在票房和艺术上击出两支安打,市歌剧团可以说暂时稳住阵脚。春季的四个制作都是近几年演过的剧码,相信是要给剧团休养生息的机会。说已经完全走出危机,还嫌太早;如何与大都会区隔,找到固定的观众,也还是一个问题,但总算是让人看到一线生机,这或许是二○○九年最足令人欣慰的事。

专栏广告图片
数位全阅览-优惠方案广告图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
作者
专栏广告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