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表演艺术
城市艺波 Cities & Arts 香港

活化工厦方案浮现 艺术人忧政府介入反碍发展

香港特首近期在施政报告中提及发展「六大优势产业」的深化策略,其中即包含了针对活化工厂大厦而设的方案。对于已经开始租用工厂大厦空间以来创作的艺术家们,反而担心工厦美名的活化是发展地产的幌子,这反令租金上升;加上使用方式更受关注,团队运用空间的灵活性会受影响,最后可能反而窒碍发展。

香港特首近期在施政报告中提及发展「六大优势产业」的深化策略,其中即包含了针对活化工厂大厦而设的方案。对于已经开始租用工厂大厦空间以来创作的艺术家们,反而担心工厦美名的活化是发展地产的幌子,这反令租金上升;加上使用方式更受关注,团队运用空间的灵活性会受影响,最后可能反而窒碍发展。

香港经济机遇委员会去年提出建议,探讨发展「六大优势产业」(包括检测和验证、医疗服务、创新科技、文化及创意产业、环保产业及教育服务)的可能性;而特首在及后发表的施政报告中,即提及深化的策略,其中一项是针对活化工厂大厦而设的方案,强调「释放」目前因不少大型工业北移而空置的、特别是旧式工厦空间的「发展和经济潜力」。

香港租金不便宜,艺术工作者要找寻创作空间往往要使尽力气;而进驻工厦的起动先来自民间,他们是看中了工厦面积开阔、楼底高,加上物业管理较灵活的先决条件。较重要的例子是稍偏离城市中心、位处新界的火炭工业区。十年前从几位视觉艺术家开拓工作室开始,逐渐吸引了好些从事不同类型创作的艺术家与艺团迁入;包括毗邻中文大学的艺术系学生的群聚效应,这甚至衍生了「伙炭艺术工作室开放计划」,今年一月便有近六十个工作室「打开门户」和公众交流。

多用为排练空间,作为剧场仍待发展

另一方面,一些想找寻租金便宜的排练和办公场所的剧团,也会在火炭租用空间;如由邓树荣(现任演艺学院戏剧学院院长)任艺术总监、曾接受艺术发展局一年资助的「无人地带」,几年前便曾在该区设立自家的排练空间。然而剧团在该区的群聚效应却未有如视觉艺术般强大;一是剧团聚落的数量并不多,二是该区与表演艺术相关的周边活动并不太活跃;此外剧团为了补贴租金,有时会把排练室的空档再出租予其他团体,但交通便捷却是发展再出租的考虑,火炭在位置上仍然有其限制。

相对于把视觉艺术工作室开拓成公开展览场域,剧团对于开发工厦空间运用的灵活性却可能未及「进取」;事实上,香港剧团对于表演空间的政治性不大敏感,多年来即使创作形式和制作规模,均受限于八成由官方管辖之表演场地的条件,但却鲜见开拓另类表演空间的可能。当然这也有其可行的难度,观众要合法地聚集必须要通过很多如消防条件等的关卡;若政府在改变工厦用途的政策上「开绿灯」,可能令目前小剧场发展空间大有可为。

「前进进戏剧工作坊」位于土瓜湾的「牛棚剧场」是独立剧场空间的亮眼例子;结合排练室和剧场,档期和取向的自主性令剧场开拓了一批稳定的追求实验剧场经验的观众。而民间这种透过追求场地自主延伸创作灵活度的取态,也于近年在工厦空间有可喜发展。“Loft Stage”本就以出租排练室、聚合业余剧团资源为营运策略,其在钻石山邻近港铁站之工厦单位,目前共有十四个排练室,包括一个小剧场“indie theatre”,○八年曾上演「糊涂戏班」的十场《非禽走兽》,反应不俗;最近钻石山也成为表演艺团排练室的聚落点。至于「树宁.现在式单位」也曾在同年于其位于观塘、平视港铁站月台的排练室,上演融合环境的《美丽小姑娘》;而「好戏量」也定期在大角咀的「外西九戏剧工厂」上演「一人一故事剧场」。

「天边外剧场」新戏开拓工厦小剧场

这些工厦的演出固然仍未算发展得很具规模和有长远视野,当时政策的暂时空白令这片空间尤有可观性,但当政府介入变成为重点发展项目后,最令人担忧的是工厦美名的活化是发展地产的幌子,这反令租金上升;加上使用方式更受关注,团队运用空间的灵活性会受影响,最后可能反而窒碍发展。对此表示担心、却决心以行动在政策来临前开拓工厦小剧场的「天边外剧场」,最近在大角咀一栋旧式工厦内正式营运约四十座位的「黑盒剧场」。头一炮「私房剧系列:荒酷的盒子」包括两出剧目:《月季与蔷薇》结合成熟的形体元素令作品在小空间有可观发挥,而《阿God你漏左野呀?!》则以小见大,探索存在议题。

头炮观众反应理想,连演十多场,而剧场虽小,但增设小型咖啡座却见巧思,看来香港工厦小剧场将会有另一波的发展;毗邻澳门如「晓角剧社」在工厦开拓多年的剧场「晓角实验室」也是交流和参考点。「天边外」艺术总监陈曙曦在场刊内虽反映忧虑,但见「黑盒剧场」未来积极的方向和剧季的策划,未尝不是向业界甚至是政府作正面示范,展示另类剧场在香港生存的可能性。

专栏广告图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