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托斯卡》是大都会近几年最恶名昭彰的制作。(Ken Howard 摄)
城市艺波 Cities & Arts

纽约:吉尔伯经营走险 大都会歌剧院前途堪虑

自二○○六年上任开始,大都会歌剧院经理吉尔伯以种种措施「改变大都会的文化」,令人印象深刻。但在○九/一○乐季不为金融风暴推出的八个新制作,却是毁多于赞,令人担忧吉尔伯与大都会歌剧院的未来前途。

自二○○六年上任开始,大都会歌剧院经理吉尔伯以种种措施「改变大都会的文化」,令人印象深刻。但在○九/一○乐季不为金融风暴推出的八个新制作,却是毁多于赞,令人担忧吉尔伯与大都会歌剧院的未来前途。

过去几年来,大都会歌剧院的经理吉尔伯(Peter Gelb)是古典乐界最出风头的一人。从他在二○○六年上任开始,不断高调放话要改变大都会的文化、要引进不同领域的艺术工作者、要吸引年轻的观众等。他花大钱做市场行销,每季开始时纽约地铁公车都可以见到打「美女牌」的广告、把开季演出提升为高调的纽约社交活动,包括走红地毯和时报广场实况转播。

他最大手笔的一项工程,是电影院歌剧转播系列,自二○○六年底以来,已经转播超过三十场大都会的演出,放映国家包括美欧日澳洲二十国,观赏人次超过两百万。这个系列把大都会的名声远远扩散出去,发掘出一批喜欢看表演艺术但不住在大城市里的观众,带动其他表演团体效法的热潮。

上任后推八个新制作  毁多于赞

吉尔伯在艺术行销上确实有过人之处,但是对于掌控歌剧艺术的品质,包括催生新制作和维持旧制作的演出品质,就似乎不甚在行。迈入尾声的二○○九/一○乐季是第一个由他一手策划的新季,即使金融风暴罩顶,他仍按照原定计划推出了八个新制作,很明显是要展现自己的气魄与实力。

从开季的《托斯卡》出师不利,一季下来,最婉转的人,也只能说是毁多于赞。《托斯卡》乍看是粗俗到吓人,实际上是全无新意的保守概念; Attila把三度空间舞台变成二度的浮雕,戏剧张力全失,这两个可与上一季的《梦游女》La Sonnambula并列是近几年来大都会最恶名昭彰的制作。刚首演完的Armida平凡枯索,一无魔幻可言;《霍夫曼的故事》Les Contes d’Hoffmann杂乱无章;《卡门》是中规中矩无特出之处;只有The Nose新奇有趣,算是比较成功的,但也有人觉得太过复杂到遮盖了主题。

本季唯一一个广获赞赏的演出,是《死屋手记》From the House of the Dead,从薛侯(Patrice Chereau)冷冽犀利的导演、萨隆能(Esa-Pekka Salonen)层次明晰情感丰富的指挥、到所有歌手全心投入的演出,把这出从未在大都会上演的剧码,演成本季最抢手的票之一。上个月的《哈姆雷特》,有男主角Simon Keenlyside精湛的演出,让人不在乎布景的单调,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这个外借的制作,已经在欧洲多个剧院巡演六年,歌剧迷已经不新鲜了。

总体看来,吉尔伯在歌剧制作上有两个模式,第一是看到别人好的,立刻借来,他上任以来最受好评的制作,都是先在其他剧院演出过的,像是Anthony Minghella的《蝴蝶夫人》、Laurent Pelly的《联队之花》La Fille du Regiment、Phelim McDermott的Satyagraha。第二是他喜欢用明星,这不只是台前的歌手指挥,也包括幕后的工作人员,他大力倡言的引进不同领域的艺术工作者,其实是指在歌剧界以外知名的人物:Minghella是金像奖导演,Attila的布景服装是名建筑师Jacques Herzog和Pierre de Meuron及Miuccia Prada。

艺术品质走下坡  前途堪虑

大都会本来就应该是全世界顶尖艺术家展技的舞台,但歌剧是一项全面的表演艺术,最优秀的人才,有时也需要有人在旁导引。例如女高音Angela Gheorghiu想演《卡门》,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她的声音撑不满大都会的空间,但吉尔伯竟然也答应了。果然她临阵脱逃,说准备不够辞演,成为一大笑话。而歌剧艺术以音乐引导文字的独特性,也不是外来人一下子可以掌握的,Mary Zimmerman和Barlett Sher在剧场界引领风骚,却栽在大都会舞台上,就是因为欠缺对音乐的敏感。

当然艺术家不冒险不自我挑战,就不会有趣。但剧院也有责任提供意见,否决肯定行不通的创意。大都会几个首演夜嘘声四起的制作,都让人质疑究竟剧院里的艺术管理人员有没有在旁边监督。

外借制作也不是不可,尤其是在当今的经济环境下,他山之石如果好,当然可以拿来用。但大都会这样等级的剧院,绝不可能只外借不自产,或是自产的都比不上外借的。

大都会歌剧院正处于一个关卡上,才刚庆祝剧院一百廿五周年,下一季又是音乐总监列汶(James Levine)的四十周年庆。列汶把乐团调教成一个世界一流的乐团,他在某些作品上的诠释(如Lulu),也是无人可及。但他健康每况愈下,这几年来屡屡因病取消演出。如果吉尔伯不能最短时间内改进提高新制作的品质,列汶又无力提供艺术上的引导,大都会可能得考虑,另聘一个专业的艺术指导。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