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评同时现身 《蜘蛛人》乱箭难挡 |
《蜘蛛人》开演日一再延期,官网首页上的日期又延到三月十五日。(取自《蜘蛛人》音乐剧官网)
《蜘蛛人》开演日一再延期,官网首页上的日期又延到三月十五日。(取自《蜘蛛人》音乐剧官网)
纽约

恶评同时现身 《蜘蛛人》乱箭难挡

二月八日,美国十二个媒体,包括《纽约时报》在内的纽约主要平面媒体及《华盛顿邮报》和《洛杉矶时报》,不约而同都刊登了他们对百老汇音乐剧《蜘蛛人:关掉黑暗》的剧评。不出所料,是一面倒的诋毁。背负了六千五百万元投资人血汗钱压力的制作单位当然不甘示弱,马上发表声明,指责批评家在作品「还没定型前」就下论断是不公平的。

二月八日,美国十二个媒体,包括《纽约时报》在内的纽约主要平面媒体及《华盛顿邮报》和《洛杉矶时报》,不约而同都刊登了他们对百老汇音乐剧《蜘蛛人:关掉黑暗》的剧评。不出所料,是一面倒的诋毁。背负了六千五百万元投资人血汗钱压力的制作单位当然不甘示弱,马上发表声明,指责批评家在作品「还没定型前」就下论断是不公平的。

可怜的蜘蛛人,除了要对抗各种各样有特异功能或武器的坏蛋外,现在又多了一个敌人——挥笔如刀,号召读者观众的戏评家。

二月八日,美国十二个媒体,包括《纽约时报》在内的纽约主要平面媒体及《华盛顿邮报》和《洛杉矶时报》,不约而同都刊登了他们对百老汇音乐剧《蜘蛛人:关掉黑暗》Spider-Man: Turn Off the Dark的剧评。不出所料,是一面倒的诋毁。纽时说这不仅是百老汇史上最贵的制作,也是最坏的制作;华邮说导演昂贵的购物单上忘了一些最重要的东西:连贯的情节、听得下去的音乐、有效的布景。

背负了六千五百万元投资人血汗钱压力的制作单位当然不甘示弱,马上发表声明,指责批评家在作品「还没定型前」就下论断是不公平的。

开演一延再延  评论等得好心焦

什么叫「还没定型」?为什么说「不约而同」?这涉及到百老汇(及美国绝大多数剧场)与剧评的关系。现场即时演出的戏剧,一定是要真正面对观众时,才能知道效果好坏,即使是经验再老到的导演演员,也不能全然保证其设想的效果,观众可以感受。所以美国戏剧制作(歌剧除外)在出了排练室后,都会有一段预演(Preview)期,让制作团体修正,然后才在正式开演(Opening)的前几个演出日,邀请剧评来看一个「定型」的演出,并在开演后一天(以日报来说)出评论。

预演期有长有短,依制作大小复杂度而定,如果是全新的剧本,通常也会久一点。早在设计排练期间已经一再延后登台日的《蜘蛛人》,自去年十一月廿八日预演后,又发生吊钢丝意外等问题,开演日也由当时宣布的二月七日,延到三月十五日。这就是为什么制作单位可以叹不公的原因。

但众多媒体一起选在八日刊登(据他们自己说并没有商量好,虽然事前已经传出风声),也不是有意找碴。这个百老汇有史以来最昂贵的制作,又顶著U2的Bono的音乐和《狮子王》导演茱莉.泰摩(Julie Taymor)的光环,一直新闻不断。但创作期的波折、进场排练及预演以来的意外,更让这出戏享有前所未见的高知名度。但开演日一延再延(目前已五次延期,有可能创下最长预演纪录),剧评家受限于业界默契,只能眼睁睁看人热闹,不免有点吃味。所以一月已有些媒体刊了「仍在施工中的评论」。业界从此传言,制作单位担心开演隔天一片骂,就再也难以挽回局势,因此不如采拖字诀,测试各媒体耐性,如果能造成今天出一篇,明天出一篇的结果,就分散炸弹威力。

不再是一言堂  剧评杀伤力降低

现在各家统一火力,表面看来是评者占了上风,其实最后胜败还未知,只是评论家真正的敌人,并非《蜘蛛人》。

剧评的威信,建立在其对票房的影响力上。然随著剧场的通俗娱乐地位被其他大众娱乐取代,百老汇观众愈来愈多是观光客(目前已超过六成),纽约剧评定生死的权威早就大不如前,除了《纽约时报》还能影响些走菁英路线的话剧票房外,靠观光客撑场面的音乐剧,其实口耳相传的效力更大,像The Addams FamilyMary Poppins,剧评不怎么样还是照样热卖。

加上近年来网路发达,不靠媒体吃饭的剧迷纷纷上网发表意见,他们不拿公关票,自然也不用守业界默契,因此预演第一天,就已经有人品头论足(甚至在中场就无线上网了),当剧评不再是一言堂时,效果自然锐减。

大多数剧评都说自己提前评论的理由是该剧大卖全价甚至加价好位票,对观众不公平;其实他们真正担心的,是再不加入讨论,会被人看穿了他们是纸老虎的真相,以后就更没人理了。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