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TW与琼斯舞团合并 美国舞坛屏息以待 |
比尔.提.琼斯在舞蹈界一向以敢说敢做特立独行著称。图为他在其作品《盲目约会》中演出。
比尔.提.琼斯在舞蹈界一向以敢说敢做特立独行著称。图为他在其作品《盲目约会》中演出。(比尔.提.琼斯舞团 提供)
纽约

DTW与琼斯舞团合并 美国舞坛屏息以待

历史悠久的舞蹈剧院DTW,今年一月起与也很资深的比尔.提.琼斯舞团合并,在纽约现代舞界引起瞩目。前者是许多舞蹈家生涯开始的重要地点,后者是敢说敢做特立独行的编舞家,琼斯表示,与DTW合并,他希望未来能多花些时间,寻找年轻舞蹈工作者,而这是在他个人特色鲜明的舞团中做不到的。

历史悠久的舞蹈剧院DTW,今年一月起与也很资深的比尔.提.琼斯舞团合并,在纽约现代舞界引起瞩目。前者是许多舞蹈家生涯开始的重要地点,后者是敢说敢做特立独行的编舞家,琼斯表示,与DTW合并,他希望未来能多花些时间,寻找年轻舞蹈工作者,而这是在他个人特色鲜明的舞团中做不到的。

一月通常是纽约舞坛比较冷清的时候,但今年在平静的表面下,海底火山正在潜动,等到其威力爆发到海面上时会是以什么形式展现,是美国舞坛都屏息以待的。

纽约的「舞蹈戏剧工作坊」(Dance Theater Workshop,简称DTW)及现代舞巨匠比尔.提.琼斯(Bill T. Jones)的舞团正式合并,这个消息自去年年中曝光以来,即在美国舞坛掀起一阵波涛,因为两个机构都有相当长且独特的历史,合并对美国的现代舞界肯定会有很大的影响。

合并有利  各取所需

DTW是位于曼哈顿下城的一个舞蹈呈现机构,最早是于一九六五年由一群编舞家共同组成,四十五年以来,DTW成为年轻现代舞工作者在纽约最重要的表演舞台,从马克.莫里斯(Mark Morris)及琼斯本人乃至琥碧.戈珀,早年都曾在这里表演过。

琼斯与他的同志情人及工作伙伴赞恩(Arnie Zane)以两人之名,在一九八三年成立舞团,虽然赞恩在一九八八年病逝,舞团还是一直保留他的名字。舞团近年国际知名度愈来愈大,巡演频频,琼斯舞蹈触及的议题,也愈来愈大,从种族主义到生命的无常都有。

即使两个机构的宗旨不同,但就对外宣布的理由,不难看出这个合并并非无理可循。DTW一直有财务上的困难,尤其是为了二○○二年启用的新场地,背负了近三百万元的债务,以DTW一年两百五十万左右的预算来说,连利息都付得很吃力。琼斯舞团不但愿意承担这笔债务,而且据说已经募得了大部分的款项。

至于舞团方面,最直接的利益就是解决了长久以来没有固定排练场地的困境。舞界人士指出,三百万债务虽不小,但比较起舞团要自己在纽约买场地、花钱装修,还是要划算得多。

琼斯在舞蹈界一向以敢说敢做特立独行著称,他以黑人又是同性恋者的身分,对相关的议题都很关心,他也不避讳自己是爱滋病人的事实,引起不少人侧目。像他这样性格独立的人,为何会愿意去加入另一个机构?何况他近年来涉足百老汇,先是以Spring Awakening的编舞拿到东尼奖,上季更晋身导演,导了一个极获好评的Fela!,照理说他未来的选择只会更多,何必去与人共事?

从他的发言可以看出,推动他做这个决定的重要因素,是他想要为自己在舞蹈界,留下作品以外的其他贡献。DTW是个呈现舞蹈制作的机构,其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发掘培育新一辈舞蹈人才。琼斯对媒体表示,他希望未来能多花些时间,寻找年轻舞蹈工作者,这是他在其个人印记鲜明的舞团内所做不到的。

两机构地位平等  众人乐观期待

合并之举,一旦在一月通过相关的法律程序,就要落实。新的单位叫做New York Live Arts(NYLA),看得出来,是在宣告两个机构地位平等。琼斯担任执行艺术总监、舞团的执行总监Jean Davidson将担任NYLA的执行总监、DTW的艺术总监Carla Peterson则挂艺术总监之名。

舞蹈界目前最担心的,是琼斯舞团会不会抢下最多最好的排练演出时间,挤压了其他人的表现空间?这是目前难以断论的,但琼斯近年来作品愈做愈大,DTW的两百人剧场,恐怕不会是他呈现舞作的首选。这样的合并在舞坛里没有先例,因此舞界人士只能抱著最乐观的态度,等待其后续发展。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