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视品尝 纠葛的情欲滋味 |
早餐的一场雨。舞者Annapaola Leso、Ruben Reniers、Fernando Balsera Pita。
早餐的一场雨。舞者Annapaola Leso、Ruben Reniers、Fernando Balsera Pita。(Achim Plum 摄)
编辑精选 PAR Choice

凝视品尝 纠葛的情欲滋味

孙尚绮《早餐时刻》 即时录像搬上舞台

近年来走红于欧陆舞蹈界的编舞家孙尚绮,新作《早餐时刻》充满文学、音乐、舞蹈、剧场、电影的元素,有浓浓的当代欧陆舞蹈剧场味道。这次他将带著欧洲团队,踢开任意门,走进八月的炎夏台北,端上一桌冷冷的、感伤的欧陆早餐,等台湾观众启动视觉味蕾。

近年来走红于欧陆舞蹈界的编舞家孙尚绮,新作《早餐时刻》充满文学、音乐、舞蹈、剧场、电影的元素,有浓浓的当代欧陆舞蹈剧场味道。这次他将带著欧洲团队,踢开任意门,走进八月的炎夏台北,端上一桌冷冷的、感伤的欧陆早餐,等台湾观众启动视觉味蕾。

台北艺术节《早餐时刻》

8/1011  1930   8/12  1430

台北 水源剧场

INFO  02-25289580192

一颗红番茄、一桌三椅、三台摄影机、一个投影白幕,三个舞者拿起摄影机,音乐家拿起电吉他,暖身就定位。《早餐时刻》是编舞家孙尚绮在英国与剧作家朋友吃早餐时,创发的作品概念。他通常晏起,中午苏醒时刻,开始吃早餐。他觉得转醒分秒的朦胧非常迷/骇人,梦境与现实拉扯,身体意识混沌搅和,于是定下这支舞作的创发点。但他不眷恋精准的古典舞蹈,他找来三位舞者与音乐家,以大量即兴的舞蹈语汇,一起创作早餐桌上的身体节拍,或清晰逼近,或混浊乱序,一女两男的早餐,演变成身体的拉锯,性感却哀伤。

舞者掌镜  窥探早餐时刻

《早餐时刻》延续孙尚绮这几年的编舞手法,舞台上出现了音乐家现场演奏,并与舞者互动,这在他的《女娲》、《4.48/无题》、《属辈》等作品当中都可见到。这次他请来了音乐家马库斯.佩索能(Markus Pesonen),在台上以提琴弓「拉」电吉他,音符阴郁、调性诡谲,十分契合早餐的模糊状态。

孙尚绮这次的新作,除了有他擅长的即兴肢体与音乐呈现之外,舞台上还出现了三台摄影机。在开始彩排新作品前,他在柏林列宁广场剧院(Schaubühne am Lehniner Platz)看了《茱莉小姐》,导演在台上安排摄影师拍摄演员现场的演出,即时投影。这个观剧经验让他思考,是否能在新作里放入摄影机呢?他马上找来了当时在舞台上担任摄影师的柯兹斯多夫.荷诺斯基(Krzysztof Honowski),讨论合作的可能性。他想,为什么一定要由摄影师来操作摄影机,如果由舞者来亲自掌控摄影机呢?这样舞台上更乾净,舞者也掌控了更多身分。

孙尚绮说,与荷诺斯基试验摄影机技术的过程,其实烧钱又伤脑。购买硬体只是预算支出,但运用在舞作当中,整个团队都遇到了技术关卡。《早餐时刻》里的摄影机所拍摄下来的画面,必须分秒无差同步到大投影布幕上,而且画面必须在几台摄影机之间快速切换,在剧场里营造逼近电影感的舞台效果。三位舞者与音乐家在舞台上都必须手持摄影机,舞台上有脚架、连接线,动静之间都必须考虑到三台机器的存在,对舞者来说是很大的挑战。排练之初,画面也出现了黑白、彩色无端乱切换的状况,但孙尚绮喜欢这个技术上的出错,投影出来的摄影画面,黑白彩色交错,意外有一种过去与此刻交缠的剧场感。

于是,早餐桌上的两男一女,慢慢苏醒,男舞者吃艳红番茄,其他舞者拿著摄影机对准他的咀嚼,近距离拍摄。三位舞者的颈背、鼻孔、睫毛、脚背、毛发、嘴唇、股沟、腹肌都在拍摄之下,放大给观众看。这造就了观者的视觉重叠,活生生的舞者在舞台上回旋、拉抬、伸展,位于台前的投影则是平行的影像时空,影像里,舞者的身体细部一览无遗。这是公然的窥视,模糊剧场里拘谨的观赏界线,当摄影机带到观众时,观众也成了镜头表演的一部分。三位舞者都表示,拿摄影机跳舞是非常大的挑战,因为舞台上处处是脆弱的机器与管线,他们都怕被线拐到、或是脚架突然倾倒。但渐渐地,他们发现脆弱也是早餐时刻的一部分,两男一女的晨起情欲易碎,会倾倒的,就让它倒吧。这手法也是越界,当他们拿起摄影机拍摄其他舞者,身体就会从早餐时刻当中抽拔,成为置身事外的摄影师/窥视者;身体一到镜头前面,马上沉溺在早餐时刻里。

悲伤肢体  滋味复杂的情欲对峙

抽象却溢满张力的身体,给舞者即兴自由的空间,是《早餐时刻》的编舞美学。几乎裸身的男舞者戴上蝴蝶翅膀,与女舞者在台上发出充满兽性的吼叫,肢体抖动,表情扭曲,一切看似压抑,肌肉却又饱满延展的张力,观者很难找到一个「舒服」或「美」的凝视角度。这也是孙尚绮面对台湾观众时,心里的小牵挂。「没有在跳舞啊!」、「怎么舞步不在节拍上呢?」、「优美的舞步呢?」是他面对台湾观众时会遇见的疑问。他不眷恋古典,舞者筋多开、舞步多整齐、群舞多壮大,都不是他在创作《早餐时刻》所关心的层面。他希望台湾观众抛弃对现代舞的既有印象,敞开心胸去感受抽象的肢体律动。舞台上的一场雨,三位舞者的纠缠,牵扯缠绕的线路,鲜红多汁象征情欲的番茄,走到观众席去的舞者,一切看似很静且缓慢,但那弥漫在剧场里的肢体悲伤,观者一定感受得到。早餐吃得到,但爱情吃得到吗?情欲好入口吗?这不是扒两口就赶出门的早餐,这是缓慢残酷的情欲对峙,甜甜苦苦,请观众一口一口慢慢吃进肚子。

在德国剧场界很活跃的灯光师汉斯.方特(Hans Fründt)为这出舞作设计了契合主题的灯光,有时朝阳灿烂,有时紫色幻境如童话场域。他的灯光配合摄影机投影,让剧场充满了电影感。这出舞作,就在女歌手伊莲娜.萨堤(Elena Satié)翻唱披头四的名曲〈A Day in the Life〉当中落幕,舞者在地板上急速写字,歌词唱:“And somebody spoke and I went into a dream”,梦境与现实交叠,这早餐或许吃完了,但索求不得的舞者身体所留下的悲伤,还待观者自己慢慢吞咽。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即时录影  欧陆剧场制造新观赏经验

《早餐时刻》所运用的即时摄影投影技术,是当代欧陆剧场常见的导演手法。孙尚绮在观赏英国女导演凯蒂.米歇儿(Katie Mitchell)的《茱蒂小姐》时,舞台上除了演员之外,还有摄影团队在舞台上拍摄演出,以即时投影的技术,增加演出的层次,因此决定使用此剧场技术。

德国剧场导演很喜爱使用这手法,例如尼可拉斯.史戴曼(Nicolas Stemann)的作品当中就常见摄影小组跟著演员跑到布景后方甚至后台,观众在投影上可以随著摄影机看到舞台以外的表演,这不仅打破镜框式舞台的框架,也完成了偷窥、近距离拍摄的剧场变焦功能。孙尚绮这次在《早餐时刻》也使用了摄影机,但特别的是,这次摄影机由舞者亲自手持,没有任何专业摄影师在台上。(陈思宏)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