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书世代的生态报告 |
「做脸不输—小美容艺术节」邀请六位创作者以脸书为题,发表戏剧、舞蹈、行为艺术与音乐等风格形式不同的六出跨界作品。
「做脸不输—小美容艺术节」邀请六位创作者以脸书为题,发表戏剧、舞蹈、行为艺术与音乐等风格形式不同的六出跨界作品。(莎士比亚的妹妹的剧团 提供)
编辑精选 PAR Choice

脸书世代的生态报告

莎妹剧团「做脸不输—小美容艺术节」

鉴于脸书对现代生活与人际关系的深深介入影响,莎妹剧团编导魏瑛娟策划了「做脸不输—小美容艺术节」,邀请六位新世代创作者——余彦芳、许哲彬、蒋韬、李铭宸、陶维均和简莉颖,共同以脸书为题,发表戏剧、舞蹈、行为艺术与音乐等风格形式不同的六出跨界作品。

鉴于脸书对现代生活与人际关系的深深介入影响,莎妹剧团编导魏瑛娟策划了「做脸不输—小美容艺术节」,邀请六位新世代创作者——余彦芳、许哲彬、蒋韬、李铭宸、陶维均和简莉颖,共同以脸书为题,发表戏剧、舞蹈、行为艺术与音乐等风格形式不同的六出跨界作品。

莎士比亚的妹妹们的剧团《做脸不输—小美容艺术节》

6/29~30  19:30   7/5~8  19:30

台北 南海艺廊

INFO  02-25604461

从BBS、明日报新闻台、部落格、噗浪、推特、微博到脸书,网路世代表述自我的书写媒介与社交场域不断演进。世界正在训练我们,朝生暮死的变化才是常态,而剧场将如何捕捉、反映与思辨虚构才是真实,稍纵即逝的网路生态学?二○○五年,莎妹剧团艺术总监魏瑛娟策划「e.Play.XD」,邀请了四位七年级导演串连创作,以网路e世代的笑脸符号XD为出发点,论述新世代创作者与网路的互动关系。现在,鉴于脸书对现代生活与人际关系的深深介入影响,今年魏瑛娟再度策划「做脸不输—小美容艺术节」,邀请六位新世代创作者——余彦芳、许哲彬、蒋韬、李铭宸、陶维均和简莉颖,共同以脸书为题,发表戏剧、舞蹈、行为艺术与音乐等风格形式不同的六出跨界作品。

舞蹈音乐戏剧  都跟脸书「有关系」

策展人魏瑛娟认为,脸书像是某种现代精神药瘾,服了暂时忘忧消解焦虑,但现实残酷仍在,不会因「赞」稍解。脸书也是个巨大「镜面」,映照出我们的生活的现实与镜像,不仅快速,且几乎是巨细靡遗的。「每次细看timeline(时间轴)的活动记录,那些日期分秒事件人物文字等等,有如神谕咒语祂(脸书)掌握你的一切,甚至比你清醒全面,且不会遗忘。我们有了新的偶像与神祇。」

「小美容艺术节」第一周将呈现余彦芳、许哲彬与蒋韬三位创作者的作品。曾入选二○一一年国艺会「新人新视野」的编舞者余彦芳,将发表结合肢体剧场与行动装置的《岛》,以蜘蛛和蝴蝶为喻,以捆绑为行为,对照网路的生态链。

四把椅子剧团编导许哲彬,以《行万里路胜读万脸书》探索脸书建构的虚拟世界与真实世界的交错关系。全剧灵感来自脸书上的武侠电玩广告,戏里试图再造一个既真又拟的「世界」。场景设定为一古代武侠世界的客栈,脸书上五花八门的社交行径仿佛客栈里光怪陆离的角色和情节,演员出入脸书游戏,却也在扮演之中模糊自我和角色的界线。

蓝丝绒乐团编曲蒋韬的《表演.在南海艺廊》是一场脸书视讯音乐会。在场和不在场的乐手透过脸书,在南海艺廊进行一场未经预设的Live表演。乐手间彼此没有办法听见对方的乐声,所有的互动及音乐性的掌握,全由唯一在场的创作中间人,通过脸书的各项对话功能进行沟通协调。观众除感受即兴音乐演出的不可预期性,也同时借由视讯投影,接收到「即时性」的时差、沟通的艰难、对话的隔阂与诠释的落差。

脸书如人生  有生有死有欢乐

「小美容艺术节」第二周由李铭宸、陶维均与简莉颖三位创作者接力登场。以「风格涉」在台北艺穗节打响名号的怪咖编导李铭宸说,经常在使用脸书时,想像脸书上所有朋友们正齐聚一堂的画面,充斥各种嘈杂喧闹的声音,于是他的《欢乐年华》便将脸书的众声喧哗具体化为一场热闹的派对,大家一起聊天谈心、唱歌跳舞,吃喝玩乐地庆祝,让观众实际参与,成为演出作品的本身。

搞笑团体「忧郁少年」主脑人物陶维均在《我无法只是共同朋友》中,陶维均将在脸书上制造一个新角色、新人格、新自我、新链结,从建立帐号到删除帐号,展示由生到死的时间轴,同时探问,当我们永远在线上之后,「人」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

近来迅速窜起、剧本邀约不断的新锐编导简莉颖《Skype拉K》则让表演者在不同时空,透过脸书介面,集体合唱卡拉OK,剧名「拉K」也隐喻脸书如毒品般,让人上瘾般不断上线,日以继夜,欲罢不能。

「做脸不输—小美容艺术节」选择南海艺廊作为演出场地,策展人魏瑛娟强调,论述数位时代脸书现象应该更有趣更有创意些,她对「行为」和「互动」比对单纯「看戏」这事感兴趣。脸书是网路上的「行为艺术」,脸书改写过往许多职称定义,也建立了一个更自由民主的交流平台。现实生活里的剧场演出,也应该是一个不同于传统演出定义的「行为艺术」,包含了建筑、事件、身体、声响、物件、灯光等等,演出者与观看者的界限不须严格恪守,某种互动和阅读的民主应该被探索。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脸书  模糊现实与网路的真实

根据统计,脸书目前在全球拥有九亿使用人口,是全世界的「第三大国」。脸书的出现,不仅影响生活型态,更改变行为模式。余彦芳说,脸书改写了人与人之间连结的基本逻辑,「我们忙著按赞表达认同,同时也期待别人按赞认同自我,于是有了按赞文化,人变得很乡愿,也很忙,因此我们愈来愈离不开脸书,它造就了一个你永远不用也不能说再见的时代。」许哲彬表示,脸书制造了一种「错觉」,让我们以为脸书上的世界也等同于萤幕外的世界。网路不再是虚拟世界,它比现实生活更真实。

陶维均解读,因为脸书,我们失去了无知的权利,没有了「消失」的资格,我们永远在线上,随时都要被注意被观看被簇拥被环绕,随时都要有人接听有人按赞。「每个人都是脸书上的影帝影后,每天日常见闻都要写实表演上脸书。脸书不仅改变了我们的日常作息,更创造了我们的第二生命。」

对网路世代而言,脸书已经占据了他们大部分的网路使用经验与时光,李铭宸说:「若要问脸书如何改变我们的日常生活和行为模式?坦白说我已经几乎想不起来在没有脸书的时候,我在电脑前都在干嘛。」蒋韬表示,脸书只是网路沟通媒介之一,未来就算脸书被淘汰,这些文化现象也会以不同面貌持续。(廖俊逞)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