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香经典三画作 当代大胆「变身」 |
Machina的舞台设计及舞蹈动作都有著极简风格。图中舞者为Edward Watson与Tamara Rojo
Machina的舞台设计及舞蹈动作都有著极简风格。图中舞者为Edward Watson与Tamara Rojo(Johan Persson 摄 Royal Opera House 提供 )
四界看表演 Stage Viewer

提香经典三画作 当代大胆「变身」

「变身—提香2012」计划的舞作与展出

「变身—提香2012」是由英国国家艺廊提出的计划,针对三幅义大利文艺复兴时期大师提香三幅与希腊神话中狩猎女神戴安娜有关的画作,邀请当代视觉艺术家与表演艺术团队参与发想,给予新时代的诠释。除了有视觉术家针对画作主题再诠释的静态作品外,皇家芭蕾舞团也邀请知名编舞家创作了三支芭蕾作品,并由参与计划的视觉艺术家担纲舞台与服装设计,体验创作形式的精采「变身」。

「变身—提香2012」是由英国国家艺廊提出的计划,针对三幅义大利文艺复兴时期大师提香三幅与希腊神话中狩猎女神戴安娜有关的画作,邀请当代视觉艺术家与表演艺术团队参与发想,给予新时代的诠释。除了有视觉术家针对画作主题再诠释的静态作品外,皇家芭蕾舞团也邀请知名编舞家创作了三支芭蕾作品,并由参与计划的视觉艺术家担纲舞台与服装设计,体验创作形式的精采「变身」。

掌管狩猎的女神戴安娜,震惊地发现她身边的女神卡利斯托(Callisto),被伪装成戴安娜的朱庇特(Jupiter)诱惑失身,且早已珠胎暗结。

森林中,戴安娜和身边的女神们正在沐浴,亚特提恩(Actaeon)无意间闯进,戴安娜急忙想办法遮掩自己,当亚特提恩看到戴安娜严厉的眼神,他知道自己已无处可逃……

戴安娜在盛怒之下,将亚特提恩化身为一头雄鹿,她所饲养的猎犬们一拥而上,这名猎人就这样命丧犬口。

 

由十六世纪的义大利画家提香(Titian, Tiziano Vecellio)描绘的三幅关于戴安娜的画作《戴安娜与卡利斯托》Diana and Callisto、《戴安娜与亚特提恩》Diana and Actaeon及《亚特提恩之死》The Death of Actaeon,分别由伦敦的国家艺廊及苏格兰国家艺廊所珍藏。二○一二年七月,这三幅画在伦敦重聚,合并展出。同时,国家艺廊大胆而创新地邀请三位当代艺术家:透纳奖得主奥菲利(Chris Ofili)、沃林格(Mark Wallinger),以及颇受瞩目的萧克洛斯(Conrad Shawcross),从提香画中撷取元素创作。同时,位在不远处的皇家歌剧院、皇家芭蕾舞团也加入合作,给予画作新时代的诠释。于是,「变身—提香2012」(Metamorphosis: Titian 2012)这个计划于焉诞生,从发想、创作到最后演出,前后时间长达两年多。

视觉艺术家挑战舞台  与提香对话

若要当代艺术家撷取提香画中概念重新创作,或许并非难事,以《变身》计划而言,最具挑战的,可能是结合共十位艺术家,包括视觉艺术、编舞家、作曲家,共同创作芭蕾作品Diana & ActaeonMachinaTrespass。在创作过程中有无数的妥协、折冲,对三位视觉艺术家而言,舞台设计及服装设计,更将他们拉出自己的舒适区,看看能够冲击出什么样的火花。

首先呈现在观众眼前的,是由萧克洛斯与韦恩.麦奎格(Wayne McGregor)、Kim Brandstrup两位编舞家共同合作的Machina。在这支舞作中,戴安娜化身为机器人,机器手臂前端的灯光,在黑暗的舞台上迅速地来回逡巡,仿佛在寻找下一个猎物。舞台设计及舞蹈动作都有著极简风格,随著音乐变化,缓慢移动的机器手臂则在台上投射出倒影,宛如深夜的月光,亦是戴安娜的另一面,月亮女神。

第二支舞作Trespass延续Machina较为冷冽的风格,以镜面大圆弧让观众可以从一百八十度观看舞者的动作与倒影。视觉设计的灵感来自于阿波罗太空计划,太阳神与月神相互呼应,同样简洁的舞台,黑暗中的镜面倒影既冷调,又有金属材质带来的现代感。舞作中,以手遮眼的动作多次出现,像是观看者被阻止,又像双眼被蒙蔽而看不清真实,呼应了画作中朱庇特伪装成戴安娜来诱惑卡利斯托,还有戴安娜沐浴时被偷窥的主题。

压轴的Diana & Actaeon,舞台设计则有著截然不同的缤纷色彩。现居千里达的艺术家奥菲利,作品常有饱和度高的强烈用色。奥菲利亲自绘制大型景片,让森林景色活跃与舞台上。搭配整体的色彩设计,这支舞作中,由Marianela Nunez扮演的的戴安娜,也以一身抢眼的橘红服装现身,和其他两位女主角Tamara Rojo以及Sarah Lamb的造型大异其趣。舞作十分具象地描绘戴安娜惩罚亚特提恩的过程。而编舞者克里斯多夫.惠尔顿(Christopher Wheeldon)和Alastair Marriott则借由操偶设计,伴随著女高音愈见高亢的歌声,活灵活现地呈现了亚特提恩葬身利齿之下的结局。

国家艺廊精心展出  诗人也作诗朗诵

在国家艺廊的《变身—提香2012》展览里,展场将三幅提香画作放在入口处,其他展间则以原画作为圆心,呈辐射状呈现。如此一来,观众便可以随时回到画作本身,寻找可能错过的细节。展览包括三位当代艺术家从提香作品出发创作的新作品、与皇家芭蕾合作的编舞、排练影片,还有演出服装、舞台设计模型及后台人员的装台过程。以高倍速看著舞台吊杆上上下下,挂景片、测灯光,让观众也可以感受舞台从无到有的过程。

展览中,最让人脸红心跳的,或许是沃林格的创作Diana。在黑暗的展场中,沃林格搭起一间浴室,百叶窗关得紧密,窗上的倒影令人有无限的遐想。绕到另外一侧,原来墙上早就挖了两个偷窥孔,悄悄看去,见到一名女子正在沐浴,仅能见到她全裸的背影。凑上前时,忽然想到「偷看别人洗澡会长针眼」的古老说法,只敢匆匆一瞥。沃林格让戴安娜在廿一世纪的今日呼吸、沐浴,或许观众也借此体会亚特提恩误闯戴安娜浴场的心情。有趣的是,展间里的戴安娜还有轮值班表,模特儿身材各异,环肥燕瘦,也挑战观众对于女神、女体的想像。

在展览的最后,观众可至一侧的小剧场中,欣赏三出舞作的精采片段,还有十多位诗人朗诵他们受邀为这个计划创作的作品。诗作主题多元,除了比拟画作主角,还有诗人将自己化身提香,以诗句揣想他在笔画间描绘戴安娜,为了追求完美,而迟迟未将《亚特提恩之死》完成便去世的历程。

古典画作当代变身  皇家芭蕾的阶段终点

“Metamorphosis”一字原意为变形记,在提香的三幅作品中,描述朱庇特化身戴安娜,以及戴安娜将亚特提恩变成雄鹿的故事。以画入舞,赋予画中人物新时代的诠释与想像,甚至让观众亲身经历偷窥者的处境,亦是另一种形式的「变身」。在奥运热热闹闹登场的伦敦,国家艺廊将此特展免费开放给民众参加,同时也由英国国家广播公司制作纪录片,让民众得以窥之这个大型计划的创作历程。对于皇家芭蕾的忠实观众而言,《变身—提香2012》不仅是孟妮卡.梅森女爵(Dame Monica Mason)在艺术总监任内的最后一个制作,同时也是首席舞者Tamara Rojo在前往英格兰国家芭蕾(England National Ballet)担任总监前的告别之作,也正标注了皇家芭蕾史上的另一个里程碑。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