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艳群英」音乐会顾名思义,主打对岸琵琶演奏家、中央音乐学院教授章红艳。(胡福财 摄 广艺基金会 提供 )
演出评论 Review

豪气干云的旷世志业vs.细致灵动的民族情性

走出音乐厅,忖度著整场音乐会最大的考验,应系五首风格殊异兼具深度与难度的作品吧!?在充分测试客席指挥的能耐之后,也充分砥砺交响乐团的东方音乐语汇能力。华人乐坛对于东西方的混搭拼贴,早已累积许多可资借鉴的经验,在此基础上,如同音乐会的企画宗旨,透过更深更广的东西交融,似乎才能获致代言民族性的认证,与世界性对等拔河、循环相生。

走出音乐厅,忖度著整场音乐会最大的考验,应系五首风格殊异兼具深度与难度的作品吧!?在充分测试客席指挥的能耐之后,也充分砥砺交响乐团的东方音乐语汇能力。华人乐坛对于东西方的混搭拼贴,早已累积许多可资借鉴的经验,在此基础上,如同音乐会的企画宗旨,透过更深更广的东西交融,似乎才能获致代言民族性的认证,与世界性对等拔河、循环相生。

广艺爱乐华人经典系列 I—红艳群英

11/6  台北 国家音乐厅

表演团队植基于文化耕耘者的自许与非营利组织的特性,从内在基因外扩散放著追求自我设定的淑世理想与旷世愿景;尤其对于一个全方位经营、艺术能量丰沛的专业乐团,如同规模具足的集团性企业组织,产品规格多样多元,致力于提供全面性的服务,因此对于演出型态与内容,亦绝不自我专精一端为限;如果由简而繁、由小到大的线性发展模式,是组织规模稳健成长的常轨,那么立下远大的志向之后,同时跨步、全面推展,在终抵乌托邦的过程中,往往受限于资源的有限性,却可能沦入眼高手低之困,形成组织规模难以承受业务扩张过速之窘。

豪气干云  追求远大理想

广艺爱乐再度以「台湾靓乐」为名,为音乐版图开疆辟地;十一月六日创团后的第二场专题制作「红艳群英」,标举著开创华人国民乐派更宽广的舞台为大纛,开启「华夏长河系列」的首部篇章,阐明肩负起推动「文化建设」的豪情。审视演出结果,却实质再现乐评人李永忻对于二○一二年三月十六日广艺爱乐开锣闹台巨献「宜锦.电音.三太子」的关心与焦虑,再度为「此间的表演艺术团体著实地上了一堂case study。其意欲突破与开创的局面,理想极其高远,梦想又极其壮阔;其面临与呈现的现实,困厄何其窒碍,环境又何其险恶」。(注)

年轻具潜力的交响乐团与四位来自两岸、外型俊美的汉系器乐(国乐)演奏家携手演出协奏曲,除了传达尽力交融的音乐,悦目的画面似乎也勾勒出对下一场演出的期待;对岸经典的国民乐派叙事曲与交响诗、中国当红作曲家贤伉俪在迈入廿一世纪后各自谱写的协奏曲,以及台湾年轻、创作力正盛音乐人的二胡新作,建构经典与脉络、两岸与在地、民族性与世界性的对话。

理性审慎  琢磨细致灵动

透过文宣主推一九七○年代完成的琵琶协奏曲《草原小姐妹》,向来公认是中国描摹俄式国民乐派之后,最具催泪能量的经典曲目之一,然而观众必须耐心等待指挥与乐队的心神契合,终于第三段始见不负期待,乐队齐鸣的民歌主题旋律(几度成为中国女子体操选手在奥运竞技选用的乐段),营造出举国聚焦运动员夺牌的国族血脉贲张与热泪盈框。琵琶主奏不加麦克风扩音的坚持,但求赤裸的原音呈现,除了再添乐团指挥掌控声响平衡的挑战,也如预期一贯维持章式琵琶扎实平稳的音乐风格。论辈分与资历,拥有艺文影响实力的中央音乐学院章红艳教授,理所当然荣获「音乐会冠名权」,往后广艺爱乐的「节目冠名权」模式是否成为常例?冠名权的考量基准为何?均可能成为演出后的余音绕梁。

《飞歌》已多次在台北搬演,对照指挥名家叶聪留下赞许的版本,此番客席指挥陈志升以不夸饰的肢体,流露中规中矩的理性简练,再次确立「小巨人」个人的指挥风格;第二段热情活泼的〈阿细跳月〉击乐拍点「落漆」小扣分、竹笛独奏乐段后始见从容自在,登场的第一首显见犹如世界首演的拘谨温吞。终曲《穆桂英挂帅》在传统曲牌「点绛唇」、「水龙吟」,「四击头」锣鼓点及「西皮倒板」的青衣唱腔中开展,单就戏曲音乐讲究活路灵巧的尺寸与收放而言,究竟与古典音乐的自由拍不尽相同,因此在传统戏曲「浸泡」的经验与功底不足,就不忍苛责费劲卖力挥拍,而乐团就如四十三吨儿轴联结车迷途繁华街市,空有超大马力却无处伸展。

台湾靓乐  镶嵌在地新星

王乙聿的〈蓝色星球〉系二○一一年台北民族器乐大赛应邀创作的决赛指定曲,舍弃现代音乐惯用的怪绝声响,管弦乐版本更形瑰丽光彩,直如电影《星际大战》波澜壮阔的音景;作曲家也是二胡演奏家的术业兼备,对于乐器性能深刻掌握,可谓贴心立意替二胡演奏设计(音型指序)的佳作;分解和弦的大跳音型、疾飙的短音符乐句,对乐队的精准度与精确性带来严峻挑战,怎奈当晚未达「理想速度」,作曲者、演奏者应该与听者感受相同——听来过瘾,却难得尽兴吧。

另外,在地自力培育的亮眼新秀王玮琳(扬琴)、巫致廷(竹笛)台风沉稳,纯熟掌握西方交响乐和东方丝竹乐器的特性,在各自担纲的乐曲中表现可圈可点;随著满堂喝采油然而生的与有荣焉及民族自信,是否也点明了台湾人才济济,为台湾国民乐派补足功课的工作已经悄然有成?

走出音乐厅,忖度著整场音乐会最大的考验,应系五首风格殊异兼具深度与难度的作品吧!?在充分测试客席指挥的能耐之后,也充分砥砺交响乐团的东方音乐语汇能力。华人乐坛对于东西方的混搭拼贴,早已累积许多可资借鉴的经验,在此基础上,如同音乐会的企画宗旨,透过更深更广的东西交融,似乎才能获致代言民族性的认证,与世界性对等拔河、循环相生。广艺爱乐这般凌云壮志,已经注定成为乐坛中的佼佼者,热血青春的劲,配合一步一脚印的稳,将可预见丰稔收获。

 

注:参阅李永忻〈燕尾服与夹脚拖之进退维谷〉一文,《PAR表演艺术》杂志232期,2012年4月号。

专栏广告图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