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仔戏挑战同志情 双小生大谈男男恋 |
《断袖》意图传达的是,人在褪下虚伪的面具后,如何面对自己最真诚的爱情。
《断袖》意图传达的是,人在褪下虚伪的面具后,如何面对自己最真诚的爱情。(一心戏剧团 提供)
编辑精选 PAR Choice

歌仔戏挑战同志情 双小生大谈男男恋

一心戏剧团《断袖》 搬演汉哀帝与董贤的禁忌之爱

近年不断开拓戏路、挑战多元题材的一心戏剧团,继让人惊艳的《狂魂》、《Mackie踹共没?》,将推出极具争议性的《断袖》,将史事记载的同志故事搬上剧场,由当家「双小生」孙诗咏、孙诗珮主演,在舞台上大谈男男爱恋。《断袖》以汉哀帝刘欣和美男子董贤的禁忌之恋为主线,编剧孙富叡强调,该剧意图传达的是,人在褪下虚伪的面具后,如何面对自己最真诚的爱情。

近年不断开拓戏路、挑战多元题材的一心戏剧团,继让人惊艳的《狂魂》、《Mackie踹共没?》,将推出极具争议性的《断袖》,将史事记载的同志故事搬上剧场,由当家「双小生」孙诗咏、孙诗珮主演,在舞台上大谈男男爱恋。《断袖》以汉哀帝刘欣和美男子董贤的禁忌之恋为主线,编剧孙富叡强调,该剧意图传达的是,人在褪下虚伪的面具后,如何面对自己最真诚的爱情。

一心歌仔戏《断袖》

6/29  19:30   6/30  14:30

台北市社教馆城市舞台

INFO  02-26452962

同志题材在文学、电影、现代剧场屡见不鲜,但在保守的传统戏曲界,仍是个禁忌话题。从古至今,戏曲只写才子佳人的姻缘遇合、男怜女爱,即使处理同性情谊,例如《梁山伯与祝英台》、《花木兰》、《孟丽君》,也多半借由扮装、反串来「偷渡」同志性别意识,以符合社会主流价值的期待。然而,戏曲舞台上的颠鸾倒凤,既有乾旦,亦有坤生,对不少关注性别议题的创作者而言,正好为性别认同、情欲流动,增添暧昧多重的解读空间。

年轻、创作力旺盛的一心戏剧团,近年不断开拓戏路、挑战多元题材,不论是移植西方文学经典《浮士德》的《狂魂》,或是改编布雷希特剧作的《Mackie踹共没?》,都让各界惊艳,也展现出歌仔戏惊人的包容力。今年,一心戏剧团更大胆迈开步伐,推出构思已久、极具争议性的《断袖》,将史事记载的同志故事搬上剧场,由当家「双小生」孙诗咏、孙诗珮主演,在舞台上大谈男男爱恋。

碰触同志议题  爱情无关性别

编剧孙富叡表示,台湾本土剧种「歌仔戏」历经百年发展,与时俱进、且贴近社会脉动。过去虽有擦边式碰触同志议题的新编剧码,却未见正面迎对同性之爱的主题。《断袖》取材自中国历史上第一位有同志记载的皇帝,其最富盛名的一段轶事,就是在早朝前,为了不惊醒熟睡中的爱人,抽刀断袖,方安心离去。

不同于《狂魂》和《Mackie踹共没?》奠基于既有文本之上,《断袖》的创作可说从零开始,为此孙富叡做足功课,不仅从正史和野史的记载中抽丝剥茧,也参考不少同志文学创作,深入体会同志的情感世界。孙富叡说,爱情其实无关性别,同性对爱情的坚贞,有时更甚于异性。他强调,《断袖》意图传达的是,人在褪下虚伪的面具后,如何面对自己最真诚的爱情,「阶级身份、性别礼教,从来无关爱情。爱情『她』,褪下皮囊,就纯粹只是,爱情!」

《断袖》以汉哀帝刘欣和美男子董贤的禁忌之恋为主线,剧情讲述哀帝刘欣廿岁登基,在诡谲多端、人人自危的深宫中,他遇上了美男子董贤。董贤出身官宦人家,在刘欣还是太子时,他就曾当过太子舍人,有日在殿下传漏(编按:报时之意,古以壶漏计时),哀帝无意中抬头一看,不禁怦然心动。几年不见,董贤愈发俊俏,比六宫粉黛还要绝色,哀帝大为喜爱,命他随身侍候,从此对他日益宠爱,同辇而坐,同车而乘,同榻而眠。

禁忌之恋终成悲剧  丑角歌队逗趣议论

孙富叡表示,古代君王宠男妾,是权力的象征,但哀帝对董贤一见钟情,付出的是真感情,而董贤则经历抗拒到动情的自我认同过程,只是封建社会的压迫,让他们的爱,注定悲剧收场。为了淡化沉重的悲剧氛围,孙富叡特别穿插许多逗趣活泼的桥段,他沿用希腊歌队形式,安排朝廷文武百官,以丑角形象登场,时而抽离,时而入戏,时而说书,时而议论,时而跟观众对话,代表一般大众的目光。

考量《断袖》题材特殊,孙富叡特别「三顾茅庐」,找来资深剧场演员郎祖筠担任导演,希望借由她丰富的舞台经验,提升两位主角在表演上的能力。首度执导歌仔戏的郎祖筠说,她将大量运用戏曲的象征之美,呈现刘欣和董贤两人之间的情感,例如以光影手法,隐喻内心欲望。昆曲名家温宇航,同样跨界献出他与歌仔戏的第一次,担任该剧身段指导,指导两位小生,如何谈一场优美典雅的同性之恋。此外,演出阵容还包括封箱已久的资深艺人高玉珊,以及影视舞台双栖的陈子强。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新编歌仔戏 大玩同志情

就传统戏曲而言,歌仔戏在题材上更具包容性。虽然歌仔戏无论文本或表演环境,价值观仍较保守,然而透过胡撇仔戏、反串等表演形式,以及天马行空的故事内容,反能投射流动不居的性别观。

台湾春风歌剧团在二○○六年演出的《飞蛾洞》,呈现现代社会性别模糊的概念。神怪戏《飞蛾洞》早在日治时期即已搬演,母飞蛾精思春的情节,当时被认为是「淫戏」。经过重新编写,编剧叶玫汝将主角转换成公飞蛾变身为母飞蛾,爱上公飞蛾的情节,透过雌雄同体的魔幻笔法,碰触同志情欲。

民权歌剧团的《可爱青春》,则借由奇幻的美貌交易与性别转变,讲述一对同门师姐妹的感情执著,反映出美的迷思与细腻的同性情爱。导演傅裕惠说,传统戏曲的演出,男生演女旦,女生演小生,本来就具有性别巧妙变换的意涵,该剧让观众透过细腻唱腔与身段、手势、眼神和表情,感受女女之间含蓄却深刻的情感。(廖俊逞)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