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文化三男身体 逼近律动原始单纯 |
《浮.动》中,三位舞者分别来自三种不同的文化,各自展现身体特性。
《浮.动》中,三位舞者分别来自三种不同的文化,各自展现身体特性。(孙尚绮 提供)
编辑精选 PAR Choice

跨文化三男身体 逼近律动原始单纯

孙尚绮舞蹈三部曲终篇《浮.动》

继去年中以结合舞蹈与现场影像的《早餐时刻》令台湾观众惊艳后,旅德编舞家孙尚绮回归身体,将演出作品三部曲的最终章《浮.动》。接续《我不语》、《穿越》,《浮.动》中孙尚绮与另两位男舞者,以抽象的语汇,逼近律动的原始单纯。

继去年中以结合舞蹈与现场影像的《早餐时刻》令台湾观众惊艳后,旅德编舞家孙尚绮回归身体,将演出作品三部曲的最终章《浮.动》。接续《我不语》、《穿越》,《浮.动》中孙尚绮与另两位男舞者,以抽象的语汇,逼近律动的原始单纯。

TIFA─ 孙尚绮《浮.动》

3/8~9  19:30

3/9~10  14:30

台北 国家戏剧院实验剧场

INFO  02-33939888

我把头探进柏林「恩斯特.布许戏剧学院」(Hochschule für Schauspielkunst “Ernst Busch” Berlin)排练室,孙尚绮、David Essing、Ross Martinson正在暖身。排练室里气场和谐,三位舞者以灿烂的笑容迎客。《浮.动》从去年十二月中开始排练,舞蹈本身已经几乎完成,今年一月底再加入服装、灯光、音乐,三月初将在台湾国际艺术节世界首演。

《浮.动》是孙尚绮三部曲的终篇,第一部《我不语》Je.Sans.Paroles以贝克特单人无言剧文本启程,配合多媒体动画投影,孙尚绮以独舞表现人的荒芜困顿;第二部《穿越》Traverse也是孙尚绮独舞,没有眩目的多媒体,以简单的线条、空间运用、快速肢体流动,成功回到肢体的本质;《浮.动》抓取《穿越》的身体律动,加入两位男舞者,企图汇集三男舞者能量,以抽象的语汇,逼近律动的原始单纯。

重启基本模式,回到身体源头

去年十二月初,孙尚绮回台,我们在台北短暂会面,聊到新作《浮.动》,他用手机展示刚刚找到的舞者照片,笃定地说:「这次要很简单。」《早餐时刻》在台北演出成功,即时录像配合舞蹈的演出,留下许多惊叹。但《早餐时刻》技术难度高,舞台上有那么多台摄影机、那么多条线、还有现场演奏的音乐,舞台上分秒不能出差错,每位参与人员压力都很大。挑战技术之后,孙尚绮渴望身体的最基本,这次完全没有投影或大布景,舞作回到三位男舞者的身体,继续拓展身体的疆界。

这次的灯光,孙尚绮找来长期合作愉快的Hans Frundt,希望以简单的灯光流泄,构筑律动的线条空间。音乐则是委托作曲家Jörg Ritzenhoff全新创作,以噪音、电子的刮耳音符,创造不安的剧场听觉。

为了《浮.动》,孙尚绮首次在柏林举行舞者公开甄选,之前他都是透过个人舞蹈网络找到舞者,这次他决定试试征选。他把征选条件放在脸书上,透过散播式的分享,顺利吸引到不少优秀舞者前来尝试。来自威尔斯的Ross Martinson是在某个脸书舞蹈论坛上看到甄选消息,决定来柏林一趟,他快速的肢体反应与身体能量,让孙尚绮很惊艳。德国舞者David Essing本来跟孙尚绮就是脸书上的朋友,但彼此根本没碰过面,他在脸书上写下「往柏林的路上」的动态,孙尚绮恰巧看到,马上邀他前来参加甄选,他高大阳刚却优雅的身体,有攫取目光的强大磁场,顺利得到与孙尚绮合作的机会。

三位不同国籍、各自承载不同文化的身体,在柏林聚首,开始浮,动。

律动情欲曲线,旋开即兴能量

孙尚绮的舞蹈,即兴是很重要的环节。他要求舞者必须拥有即兴的优异能力,肢体能骋驰也能静谧,心理状态灵活,在舞台上见招能拆招。我观赏的这场排练,就有高达50%的即兴,三位舞者已经共炼默契,肢体和谐,让舞蹈充满有机的生长能量。

三位舞者分别来自三种不同的文化,观众一定马上能看出他们身体的天然差异。但孙尚绮就是要舞者发挥自己的身体特性,他不要三位舞者在台上看起来就是一张脸。《浮.动》的英文舞名是“Uphill”(上坡),这个字对他来说代表情绪状态,心理上的波动起伏。三个独立的身体,在台上缠绕拉扯,锁放眼神,咬嗫呼吸,回旋延展,轻重快慢,在剧场拉出一条又一条情欲的曲线。

虽然孙尚绮并没有特意设定作品的情欲基调,因为那有可能会窄化作品的诠释,但观看《浮.动》排练,我实在很难不联想到同志情欲。孙尚绮在《浮.动》里发展「咬」这个动作,咬脖子、脚趾、衣物、身体,咬一口身体,尝尝欲望的苦味。三男舞者在舞台上皆俊美无暇,时而阳刚,时而柔软,这秒逼近,下秒疏离,三男肢体交缠,眼神探进彼此的灵魂,浮在空中的,就是不断索求却不可得的情欲。就算得到了,那身体的张力太紧绷,若再往前一步就冲破临界,身心崩解,欲望溃散。于是,舞台上维持冷冷的基调,不过分炽热,但三男肌肤摩擦,马上烧出一把火。

截稿前,我没办法看到《浮.动》的完成版,但作品延续孙尚绮一贯的抽象特性,没有整齐的群舞,充满了肢体无奈的拉锯与抗衡,淡淡的悲伤,撞击力道深远。

《浮.动》是一出台德合制的表演,有「波茨坦工厂」(Die Fabrik Potsdam)与台湾国际艺术节(TIFA)的支援,还有柏林市政府文化部门的补助。这出跨国制作,在三月完成台北首演之后,将在六月回到柏林「索芬剧场」(Sophiensæle)演出。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展开双臂  柏林欢迎创作者到来

大家都知道,编舞不易,但找经费更不易。《浮.动》在柏林、波茨坦排练,台北首演,相关人员、事务都需要可观的经费。这次孙尚绮不仅获得台湾国际艺术节、「波茨坦工厂」(Die Fabrik Potsdam)的大力协助,更顺利获得柏林市政府文化事务部门(Senatskanzlei - Kulturelle Angelegenheiten)的补助,对孙尚绮是一大肯定,也让编舞工作能顺利进行。

柏林这几年来文化事务蓬勃发展,文创不是喊喊就忘了的口号,许多艺文工作者竞相来此地创作。艺文活动不是商业贩卖,市政府的补助就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让艺术家能取得经费,专心创作。此文化部门有官方网站(www.berlin.de/sen/kultur/以及www.creative-city-berlin.de/),网站都设有英文版。柏林文化补助很大器,完全不限制艺术家的国籍,只要有充满创意的执行计划,都可以填表申请。想到柏林从事艺文工作的朋友,可花时间好好详读官网资讯。但申请人众,竞争大,就看谁能端出说服评审的演出计划了。(陈思宏)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