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夏.瓦兹舞团喊停 震惊德国表演艺术界 |
莎夏.瓦兹去年欢庆20周年,图为活动海报。
莎夏.瓦兹去年欢庆20周年,图为活动海报。(陈思宏 摄)
城市艺波 Cities & Arts

莎夏.瓦兹舞团喊停 震惊德国表演艺术界

二○一三年欢庆舞团廿周年的德国知名编舞家莎夏.瓦兹,在一整年庆祝活动的尾声,丢出惊人的震撼弹,解雇所有舞者,此后只接委托创作,不以舞团型态创作。创作成就斐然、跨界规格惊人的莎夏.瓦兹表示,因柏林文化单位无法承诺给予长远经费挹注,因此难以好好完成作品,既然经费不足以建构理想,不如就解散舞团。

文字|陈思宏
摄影|陈思宏
第253期 / 2014年01月号

二○一三年欢庆舞团廿周年的德国知名编舞家莎夏.瓦兹,在一整年庆祝活动的尾声,丢出惊人的震撼弹,解雇所有舞者,此后只接委托创作,不以舞团型态创作。创作成就斐然、跨界规格惊人的莎夏.瓦兹表示,因柏林文化单位无法承诺给予长远经费挹注,因此难以好好完成作品,既然经费不足以建构理想,不如就解散舞团。

廿年前,来自卡尔斯鲁厄(Karlsruhe)的年轻舞者莎夏.瓦兹,在柏林创立了「莎夏瓦兹&客人」舞团(Sasha Waltz & Guests)。这位默默无名的舞者,热爱在不同空间编舞、与不同国家的舞者合作、与不同领域的艺术家合作,不断持续编出惊人的舞蹈作品,世界邀约慢慢来敲门。廿年后,莎夏.瓦兹已经是德国现代舞蹈界最重要的名字之一,也在世界舞坛占有重要位置。欢庆舞团创立廿周年,莎夏.瓦兹在柏林推出新作、重演旧作,让舞迷们在舞作里寻找编舞家廿年来的成长轨迹。

去年十二月十三日,她在「柏林艺术节之屋」(Haus der Berliner Festspiele)的记者会上,宣布重大决定。她表示,因为经费补助问题没有解决,她已经解雇了舞团所有的舞者。庆祝廿周年之后,她编舞生涯将会有重大改变,此后,她只会接委托创作,以专案的方式编舞,舞团按下暂停键。此决定震惊德国文化界与媒体,连柏林的八卦小报都争相专文报导。

跨界无限辉煌廿年

莎夏.瓦兹已经成为代表柏林的编舞家,她擅长利用各种空间,在空的博物馆里编舞,把舞蹈编入歌剧,不断跨界,作品履历的质与量都非常惊人。她这几年来推出许多大型舞作,不断挑战个人编舞规模,持续扩张编舞版图。

莎夏.瓦兹的舞团庆祝辉煌廿年,一整年有大型新作演出,也重演许多旧作。欧盟也宣布,莎夏.瓦兹的舞团获选为欧洲文化大使(EU-Cultural Ambassador),肯定舞团在欧洲各大都市、艺术节巡演所带来的艺术深远影响。同时,莎夏.瓦兹成为德国「联邦总统文化代表」(Kulturrepräsentantin des Bundespräsidenten)。

二○一三年,莎夏.瓦兹赶上《春之祭》百年庆列车,推出大型舞作《祭》Sacre,由丹尼尔.巴伦波英(Daniel Barenboim)亲自现场指挥,一票难求。《祭》柏林首演夜,好莱坞巨星娜塔莉.波曼(Natalie Portman)现身观赏,明星制造话题,编舞家挑战经典,是柏林今年令人难忘的舞蹈盛宴。

「柏林艺术节之屋」在二○一三年底为莎夏.瓦兹举办廿周年舞蹈回顾,十一月演出《游记I—七点四十分》Travelogue I–Twenty to eight,十二月演出以莫札特音乐创作的《折》Gefaltet。在《折》演出前的记者会,莎夏.瓦兹语出惊人:「我已经解雇了所有的舞者。」

无长远经费挹注只好喊停

莎夏.瓦兹表示,目前舞团只得到两百万欧元的文化经费补助,但她的编舞版图跨许多界,至少还需要再多一百万欧元的补助才能好好完成每个作品,但柏林文化单位无法承诺给予长远的经费挹注,只有短期的补助。在多方考量之后,既然经费不足以建构理想,不如就解散舞团。

莎夏.瓦兹感叹,柏林是个给她许多创作资源的都市,所有重要的作品都是在这里完成,也代表柏林征战世界各大艺术节,但政府文化单位却无法完全支持她的艺术计划。例如她明年受邀到阿姆斯特丹的歌剧院编舞,合作规模庞大,碍于经费短绌,这出作品根本就没有机会回到柏林演出。解雇跟了她许多年的舞者当然是痛苦的决定,但不代表以后就不再合作。今后,她将只接专案,不再以舞团的规模创作。

舞团暂停运转,许多优秀的舞者在欢庆廿周年之后,暂时失业。不过,许多知名的表演团体都曾在划下休止符之后重新壮大出发。不管未来如何,至少这廿年,莎夏.瓦兹创造出许多震撼观众的作品。未来的舞怎么继续跳,就看文化单位的智慧与编舞家的规划了。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