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forma双年展 难以定义的展演风景 |
Performa今年的演出之一The Humans。
Performa今年的演出之一The Humans。(Performa 13 提供)
城市艺波 Cities & Arts

Performa双年展 难以定义的展演风景

由美国知名艺术学者RoseLee Goldberg创办的Performa双年展,十一月在纽约展开,共有超过一百个不同的「节目」,在超过四十个地点举行。Performa是一个呈现「各领域的现场视觉艺术表演」的艺术节,参与的艺术家非常国际化,也非常「跨领域」,所以也相当难以定义,其中很多「作品」都可以归类为“Performance arts”(行为艺术)。

由美国知名艺术学者RoseLee Goldberg创办的Performa双年展,十一月在纽约展开,共有超过一百个不同的「节目」,在超过四十个地点举行。Performa是一个呈现「各领域的现场视觉艺术表演」的艺术节,参与的艺术家非常国际化,也非常「跨领域」,所以也相当难以定义,其中很多「作品」都可以归类为“Performance arts”(行为艺术)。

一出六○年代的抗议剧在一间正常营业的土耳其浴房里上演,观众和光溜溜的澡客肌肤相接;一出长三小时、卡司超过廿人的大型创生神话剧在「黑盒子」剧场上演;一出由北京奥运七人创意小组成员之一的马文构思,让杜丽娘和夏娃在当代相遇的新歌剧——这三出戏有什么共同之处?原来它们都是纽约本届的「Performa 13双年展」节目。

Performa是一个呈现「各领域的现场视觉艺术表演」的艺术节,自二○○四年开始,每两年举办一次。本届双年展在十一月一日至廿四日间举行,共有超过一百个不同的「节目」,在超过四十个地点举行。

Performa相当国际化,创作者来自不同的地区和文化,作品类型也是「跨领域」,从视觉艺术、音乐、舞蹈、戏剧、诗歌、时尚、建筑、平面设计、饮食文化,以及彼此间的各种交集混血都有。

多领域混血  表演类型难界定

只要看看下面这些「节目」,就可以知道要为这个双年展下定义是有多么不容易!波兰艺术家Paweł Althamer在布鲁克林的一间酒吧,举行一连串社区活动和工作坊,这些活动最终会导引到酒吧外以废物造起一具大的雕像。法国编舞家杰宏.贝尔(Jérôme Bel)专门为苏黎世的Theater HORA的残障演员编舞。艺术家Florian Hecker和哲学家Reza Negarestani合作了一件《声音艺术》C.D. – A Script for Synthesis。印度艺术家Subodh Gupta做晚餐主人,为客人献上多道印度传统佳肴。洛杉矶艺术家Shana Lutker以戏剧手法,重现一九二三年七月六日晚在巴黎的一场达达主义的表演,演成毕卡索和布列东(André Breton)拳脚相交。印度新德里的Raqs Media Collective《表演的装置》Performed Installation是用雕塑、史料、音乐、影片等各种媒材,来反映纽约作为全世界人交会的场域的历史。

然而这些看似千奇百怪的作品间,也有一些脉胳可循,其一是很多创作者都是视觉艺术家,另一是很多「作品」都可以归类为“Performance arts”。

“Performance arts”台湾似乎翻译为「行为艺术」,这或许是因为在中文里,没有很好的字眼可以与音乐舞蹈戏剧所属的「表演艺术」(Performing arts)有相近但又清楚的区分。但另一方面也可能是因为“Performance arts”自廿世纪初由达达艺术家发起时,本来就带有反传统、反权威的色彩,之后由八○年代的台湾和九○年代北京东村的艺术家引用时,也都有点抗议的目的,因此「行为」似乎可以传达其「以行动改变现状」的政治煽动特质。

Performa的创办人RoseLee Goldberg是美国著名的艺术学者,她在一九七九年出版的Performance Art: From Futurism to the Present一书至今还是这个领域的权威著作之一,Performa反映了她的兴趣也就不足为奇。

行为艺术  依然「反叛」吗?

然而Performa固然有许多难以归类只好以「行为艺术」称之的作品,但也有不少从各种角度看,都是典型的「表演艺术」,像是本文开始引的三件作品(分别是DutchmanThe Humans、和《惊梦》Paradise Interrupted就是。尤其是Alexandre Singh的The Humans,还是在布鲁克林音乐学院的小剧场演出,由该机构著名的「下一波」艺术节呈现,完全没有要反传统表演艺术的味道。

这可能是「行为艺术」在廿一世纪要面对的问题。在各种艺术的领域界限都被完全打破,跨界合作成为时尚,以及「走向社区」、「拥抱群众」不但不是艺术家不屑为之事,而是所有想要培养未来观众的机构与个人都非实践不可的理念时,「行为艺术」还有什么独特之处?一个原本是反美术馆反沙龙反剧场的艺术形式,现在已经被艺术史家研究、美术馆展览收藏(现代美术馆、惠特尼和古根汉美术馆都有此类展览),如何能和既成体制「划清界线」?廿世纪晚期最著名的行为艺术家玛莉娜.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ć)自从三年前在现代美术馆举行回顾展后,就受到不少攻击,认为她已经入「名流」之列,不复有反叛风骨。她与流行音乐女神卡卡合作,而卡卡最新的专辑,似乎也把自己的演出当作是行为艺术,不止是跨领域,恐怕还是跨商业与艺术了。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