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听著贝多芬,开心洗啊洗……
专栏 Columns

我听著贝多芬,开心洗啊洗……

当我正在浴室水槽中洗衣服时,我听到广播正好播放了贝多芬《第七号交响曲》的第四乐章。几乎是瞬间,音乐的能量进入到我的身体,我洗衣服的节奏开始搭上乐曲的韵律。搓、揉、搓、揉、冲、拧,再重复。不仅工作变得容易,我开始又有了洗衣服的热情。

当我正在浴室水槽中洗衣服时,我听到广播正好播放了贝多芬《第七号交响曲》的第四乐章。几乎是瞬间,音乐的能量进入到我的身体,我洗衣服的节奏开始搭上乐曲的韵律。搓、揉、搓、揉、冲、拧,再重复。不仅工作变得容易,我开始又有了洗衣服的热情。

去年夏天,当我回美国找我妈时,我顺道请教了她要如何手洗衣服。我跟她解释,因为十月时,我要到中国十八个不同的城市巡回演出两个月,饭店里当然会有洗衣服务,但那可不便宜,所以我想,我应该至少要学会如何洗自己的贴身衣物,这样可以让我省下不少钱来买补充能量的生活必需品——热咖啡和巧克力。我妈听完,说:「要一个七十多岁的妈妈教一个四十多岁的儿子这个,真是奇怪!不过,来吧!」接著,我们一起到洗衣间,我努力地学习著手洗衣物的诀窍与精髓。

「我正在弹什么歌?!

升高二的夏天,我参加了一个为期八周的音乐夏令营,我和其他廿个高中男生住在同一个宿舍里,其中有个男孩同时学了钢琴和指挥,他好像懂很多古典音乐,因为他开口闭口,讲的都是这个话题。这是我第一次听到我这年纪的小孩提到古典音乐。在我的生活中,同学们都在听流行音乐,所以讨论或是听古典音乐,被视为是逊咖的举动。但这个夏令营中的男孩总会见人就问:「你正在弹什么曲子?」别人回答完,他的反应通常都是:「噢~萧邦第一号夜曲,降B小调。」接著他就会立刻唱出第一句,然后说一些像是「萧邦写出了精采的美声唱法旋律……」之类的话。

尽管他是如此难以令人置信地烦,但我们都很惊讶他可以懂这么多。当他来问我在弹什么时,我反问他:「那你正在弹什么歌?」他立刻一脸困惑地大声说:「我正在弹什么歌?!」更大声说:「什么歌??」他看著我,好像不能相信怎么有人可以笨成这样一般,然后说:「你不可能在钢琴上弹歌曲,你弹的是曲子!!歌曲,它有歌词,而且是用唱的。我在弹的贝多芬奏鸣曲被称为一首乐曲或是一个作品。所以你必须说,我正在弹的是什么乐曲。」我记得,当时我觉得自己蠢爆了。后来,当我成为一位老师,我有时也会听到学生犯了和我一样的错误,我也会让他们知道歌曲和乐曲的不同,不过,我会尽量让自己不那么烦死人。

洗衣服的节奏搭上乐曲韵律

孟德尔颂在歌曲与乐曲间开了个小玩笑,他把四十八首钢琴小品叫做《无言歌》。尽管是为了钢琴这项乐器而写作,但这些「歌曲/乐曲」却模仿了艺术歌曲的曲式和风格。其中,有一首曲子被叫做〈纺织歌〉,它的旋律迅速地来回像在转圈,所制造的呼呼声,就像在模仿纺织车车轮不停转动一样。此外,在谱上,旋律音符看起来就像一条丝线般,永不间断。我很想知道,真的会有人一边纺织一边唱纺织歌吗?所以我上网去搜寻,结果,我发现有数以百计的纺织歌,歌曲都会搭配使用纺织时制造出的节奏感。由此可见,人们在工作时唱的歌,会保持一个稳定的节奏,让工作变得更轻松。

上个月,我住在重庆的一家旅馆中。那时,我已经在中国六个多星期,手洗衣服的新奇感早已褪去。当我正在浴室水槽中洗衣服时,我听到广播正好播放了贝多芬《第七号交响曲》的第四乐章。几乎是瞬间,音乐的能量进入到我的身体,我洗衣服的节奏开始搭上乐曲的韵律。搓、揉、搓、揉、冲、拧,再重复。不仅工作变得容易,我开始又有了洗衣服的热情。

之后,我兴奋地打电话跟我妈报告我的发现:「妈,妳洗衣服的时候,一定要听贝多芬的《第七号交响曲》最后一个乐章,那真是一首太棒的洗衣歌。」然后,我妈听完,说:「要一个七十多岁的妈妈教一个四十多岁的儿子这个,真是奇怪!贝多芬的《第七号交响曲》是一首乐曲,那不是歌。歌曲,它有歌词……」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