击乐与交响 奏出澎湃乐章 |
朱宗庆打击乐团在这场音乐会将呈现新风貌。
朱宗庆打击乐团在这场音乐会将呈现新风貌。(国立台湾交响乐团 提供)
即将上场 Preview 既创新又古典的「击跃台湾」生命力

击乐与交响 奏出澎湃乐章

国立台湾交响乐团与朱宗庆打击乐团联袂合奏,会激荡出什么样的火花?无论是人数、形式、配器、音乐风格的安排,乃至从一个人的协奏、两个人、三个人的重奏,到六个人作结尾,一场「击跃台湾」的音乐会,您将听见国台交的弹性,还有朱团的另一番面貌。

国立台湾交响乐团与朱宗庆打击乐团联袂合奏,会激荡出什么样的火花?无论是人数、形式、配器、音乐风格的安排,乃至从一个人的协奏、两个人、三个人的重奏,到六个人作结尾,一场「击跃台湾」的音乐会,您将听见国台交的弹性,还有朱团的另一番面貌。

NTSO特选经典VIII「击跃台湾」

国台交与朱宗庆打击乐团

3/23  19:30 台中 国立台湾体育运动大学中兴堂

3/24  19:30 台北 国家音乐厅

3/25  19:30 高雄市文化中心至德堂

INFO  04-23391141转153

一个是台湾最资深的交响乐团,一个是台湾最有人气的打击乐团,将两个团队放在同一个舞台,将会各自激荡出什么样的潜能?国立台湾交响乐团从日本籍指挥梶间聡夫接任以来,持续不断地带领乐团尝试多样的演出,从牙买加钢鼓、日本三味线到日本筝……不同型态的表演总带给乐迷更多的欣赏角度,这次与朱团同台,更激发乐迷的想像。

首度合作  带来多首首演曲目

国台交企画行销组组长余济伦指出:「朱团演出大多数以纯打击乐合奏为主,但跟交响乐团的合奏则采用协奏方式。这一来,喜欢听朱团的朋友,更能够透过乐团,听到更不一样的呈现。」特别的是,朱宗庆年轻时也曾是国台交团员,如此的渊源更让两团的首次合作,增添了特殊的情感。

「首演」可说是本次演出的一大特色。两首台湾首演的曲子中,第一首〈山歌〉选自许家毓所创作的《凡景》,以客家山歌里的「老山歌」为元素,由梶间指挥亲自挑选作为本场开场的序奏。另一首《富丽堂皇》The Glory and the Grandeur的作者正是创作打击乐经典名曲Lift-Off的美国作曲家佩克(R. Peck),将由吴思珊、何鸿祺及黄堃俨担任协奏。本曲曲风相当美式,采用的蓝调、节奏都容易聆听。没有花俏的乐器,但音响非常突出,因为强调走位,因此有时三人演奏同一台木琴,忽而又两人塞一台铁琴,一边演奏一边穿插移动,乐曲也随著愈来愈快、愈来愈华丽,带给观众立体的声音想像。

走出框架  追求音乐的多样化

两首委托创作首先登场的,是林金丞的第三号马林巴木琴协奏曲《巴黎圣母院》——给六支棒木琴独奏与交响乐团。本身也是击乐家的他对木琴的掌握自然娴熟,但这也让主奏的吴珮菁笑说:「他的音乐很动人,用管弦乐来表达非常饱满,加上六根棒子诠释的变化多,却相当困难。」为了把音乐剧题材转变成木琴与交响乐团,他将乐曲分成帅气的队长菲比斯、吉普赛美女爱斯美菈达及钟楼怪人瓜希摩多三个乐章,演奏者则用自己的角度来叙述爱斯美菈达遇到的两个男人,其中第二乐章更由女主角来述说心情,开头从朗诵“Love is who you are. Love is not a word. Love is inside you……”导入六根棒子的诠释,将营造出美丽且浪漫的情境。

压轴的《鼓之乐》,舞台上不见琳瑯满目的打击乐器,留下的概念,仅剩下「鼓皮」。作曲家洪千惠说:「打击乐常被乐器限制,当然演出时都很有律动感,但演奏木琴就只能站在木琴前面。」不被乐器绑住后,高达六位的协奏者不仅可以将鼓拿在手上、迅速推动乐器,还能够做走位、肢体动作等变化。随著音乐进行,观众更能从立起来的鼓面看见手部动作。一首曲子中,不同大小、材质、敲奏手法、甚至鼓棒全都用上,除听觉、视觉之外,更有以鼓来制「乐」,或者作「乐」的双重意义。

「击乐常用各种方法来模仿弦乐,但终究也仅止于模仿。能真正跟管弦乐团合作,是个令人兴奋的机会。」朱团团长吴思珊道出了两团合作的意义。一场「击跃台湾」的音乐会,您将听见国台交的弹性,还有朱团的另一番面貌。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