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表演艺术
专栏 Columns

海边的石头乐队

朋友惊讶的发现,石头不是只能敲出扣扣声,而是每颗石头都有它自己的音高。轮我玩时,我把石头照音高从低排到高,但不幸的,他们并不能组成一个完整的音阶,但我还是从中挑出了七个有准确音高的石头。我们试敲了四、五首歌,但总会缺了几个音。最后,我试了贝多芬的〈欢乐颂〉,那居然成功了,我可以从头到尾敲出所有的音。我俩开始一阵欢呼~我们有足够的音演奏贝多芬了耶!

朋友惊讶的发现,石头不是只能敲出扣扣声,而是每颗石头都有它自己的音高。轮我玩时,我把石头照音高从低排到高,但不幸的,他们并不能组成一个完整的音阶,但我还是从中挑出了七个有准确音高的石头。我们试敲了四、五首歌,但总会缺了几个音。最后,我试了贝多芬的〈欢乐颂〉,那居然成功了,我可以从头到尾敲出所有的音。我俩开始一阵欢呼~我们有足够的音演奏贝多芬了耶!

世界上第一个乐器是什么?大多数的音乐学家都认为应该是人类的声音。也许,原始人使用了自己的声音去模仿各种听到的声响,也或许是在哄哭闹的婴孩,而在无意间发现了好听的旋律,然后一再地重复。在人声之后,接下来的第二种乐器可能是石头。石器,是人类活动中最古老的证据,我能想像原始人在努力地用石头敲开核果。或许,强壮的原始帅哥敲打核果的声音吸引了住在山下饥饿又性感的原始美女,从此之后,当他们想见面时,就会以敲碎核果的固定节奏作为暗号。也许,这就是节奏的由来。

原始人的节奏乐器

每年,我都会和一群男性友人到花莲去露营。我们在白天溯溪,晚上烤肉、打屁、喝啤酒,做些只有男人聚在一起会做的事。几年前的某个花莲夜晚,我们一票人到海边散步,这海岸并不是你在旅游杂志上会看到的美丽沙滩,而是个满布著大小石头的海滩。我们坐在石头上,望著没有光害的天空,听著安详大海的声音。突然,有个朋友开始用两块石头敲打出节奏,石头根本不是什么高档的乐器,但那声音真是好听,也吸引了我去捡两颗石头一起来敲打。接著,其他的人也迅速地加入了我们,我们这个自发性的团体,用了很阳春的乐器,创造出了很惊人的声响。我们当然已经不是原始人,但当我们捡起石头开始敲打,我觉得我们就好像原始人在创作自己的歌曲一样。不知怎的,我觉得我和我的原始人祖先没有了距离。

如果要问我,和石头这种原始人用的阳春乐器相对等的是什么,我会说是钢琴吧。对我来说,钢琴这项乐器,是人类智慧的结晶。声音从低到高的键盘,是基本要素,大键琴和管风琴是其兄弟姐妹,但它在十八世纪中期成了家中购买乐器的首选。钢琴,并不只是一件庞大的家具,一架现代化的三角钢琴,由超过一千种复杂的零件所组成。这其妙的乐器有著八十八个键,每按一个键,都会触动包裹著羊毛毡的槌子去敲击弦而制造出不同音高的声音。更令人惊讶的是,它被创造的唯一目的,就是制造出听觉上的乐趣。这令人惊叹的文明成就,清楚地表达出,人类已经不单单只需要基本的生存条件了。

石头也可以演奏贝多芬

在花莲的石头即兴演出后不久,有一天,那个第一位带头敲击的石头达人到了东澳的海岸,一边散步一边沿路捡石头敲的他,突然感到手上的那颗石头有著一种特殊的共鸣。他惊讶地发现,石头不是只能敲出扣扣声,而是每颗石头都有它自己的音高。他花了好几个小时在那里测试石头,并带了一些离开。回到台北,他满心欢喜地带著他的宝贝石头直奔我家,很得意地问我:「你对这些石头有什么看法?」并秀给我看它们真的可以制造出音乐。轮我玩时,我把石头照音高从低排到高,但不幸的,他们并不能组成一个完整的音阶,但我还是从中挑出了七个有准确音高的石头。我们试敲了四、五首歌,但总会缺了几个音。最后,我试了贝多芬的〈欢乐颂〉,居然成功了!我可以从头到尾敲出所有的音。我俩开始一阵欢呼~我们有足够的音演奏贝多芬了耶!

我很开心可以发现原始人不是只有粗俗、野蛮的一面,他们也有音乐。还有,即使很多人认为古典音乐旧了、高中的孩子认为他们祖父母年代的音乐老了,但如果和远古时期的第一个石头乐队比起来,这些可年轻得很咧!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