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下)
专栏 Columns

大(下)

军中处处卧虎藏龙,什么样的人都有,有身具风范的大哥,也有欺善怕恶的俗仔。我十分欣赏两位大哥的个性,其实也突显了我这大专兵固执的黏著点。当时遇到这群来自社会不同阶层背景形形色色的阿兵哥,这所有一切仿佛误入了另一个世界的大观园,时时让我惊奇不已。

军中处处卧虎藏龙,什么样的人都有,有身具风范的大哥,也有欺善怕恶的俗仔。我十分欣赏两位大哥的个性,其实也突显了我这大专兵固执的黏著点。当时遇到这群来自社会不同阶层背景形形色色的阿兵哥,这所有一切仿佛误入了另一个世界的大观园,时时让我惊奇不已。

当兵刚入伍,在集训中心等待分发时,以为凭我台大的学历一定不会被分到最底层的部队,应该是在营部或师部作文书兵之类。上天大概很赌烂我这念头,在漫长两个月的等待分发,希望不断落空,周围床铺不断清空,终于,最后一批,上天把我分到有一堆前科犯和流氓的工兵连。

人不可貌相  军中卧虎藏龙

下部队到了连上,大约三分之一大专兵,三分之二一般兵,跟大家混熟了之后,有许多的惊奇,才发现恐惧的确是由想像造成的。例如一位矮小不起眼的菜鸟,是技术超强的黑手;一位屌儿啷当的混混,是位象棋高手,连上所有人皆曾在棋盘上惨遭屠杀;当然也有另一种惊奇,一位眼小得像两颗逗号,脸方的像块本垒板,平常笑笑,个性软软的,感觉没甚么威胁性,是位有前科的强奸犯;一位家里很有钱的痞子,他真心地认为:「只要有钱,所有女人都一定可以弄到手。」还一副「这有什么好怀疑的吗?」

表面上,军队有明确的阶级:连长、班长、士官长……身上挂著一目了然的符号:一杠、两杠、三颗梅花、四颗星……但实际关系的运作是大哥。大哥决定谁要受罚,谁不用,谁要出操,谁不用,而且大哥总能在官方满满行程的空隙,找到时间和空间动用私刑。但是大哥之所以为大哥,他绝不欺善怕恶,不会逃避,不刻意反抗官方体制,甚至蛮给长官面子,只要,双方有默契。 

但如果今天你要搞大哥,就算你是连长,大哥是二等兵,就等著瞧吧,身陷系统中的人会有业绩压力,会有往上爬的动力,大哥就是看准自己不用玩这游戏,反过来可以用这游戏规则咬死你。不过只要不刻意找麻烦,大哥还会帮你搞定俗仔。俗仔,之所以是俗仔,因为,真的是俗仔。平常欺善怕恶,非常会表演,出槌时还会哭,十分相信自己编的理由,遇事能躲就躲,梯次对他很重要,因为有理由可以欺负菜鸟。大哥通常是敏锐和EQ高的人,俗仔的行为,他都看在眼里,但不会表现出来,倒是身边的人会对俗仔施予极大压力,或许对大哥而言,俗仔也是弱者。

大哥有大哥的风范

当时连上的两位大哥个性截然不同,一位骨架大算瘦,个儿高约一八○,脸窄颧骨高,十分外向热情常耍宝,身边时时跟了一群人,如果哪只菜鸟有状况,也不管连长在不在场,会立即起身大声斥喝,但不久又会跟大伙儿嘻嘻哈哈,包括跟连长赔不是,这不是情绪化,是手段。他其实很有礼貌,知道你是不同背景出身的人,有事商量,如果不行,绝不会勉强你。他还有一副平常不太戴的金边眼镜,戴上去后发现:他的眼神十分温柔。

另一位人矮直筒身,大概一六五,脸圆而扁大蒜鼻,皮肤坑坑疤疤,一双眼睛静静的,人沉沉的,不爱说话,动作不急不缓,有股威严,不太知道他在想什么,但却什么都知道,虽然个性孤僻,但需要人手时,大家就会突然出现。他发怒时,不会大吼大叫,只是不知何时整个像换了个人,突然感受到一股恐怖的气场,仿佛把脸皮掀起,露出布满血管肌理、两排泛黄的牙齿和两颗圆睁睁的眼球。这时那位开朗大哥会出来帮忙打圆场,阴沉大哥会幽幽地说:「这事你不要管。」开朗大哥会转身开始飙弟兄,体罚大家,自己也会跟著做几下,然后大吼:「操,我都做了,你们谁敢偷懒。」然后再跟阴沉大哥说:「好啦,今天就先这样啦。」通常阴沉大哥没说什么就缓缓飘走了,留下开朗大哥收拾残局,但多是喜剧收尾。

十分欣赏两位大哥的个性,也突显了我这大专兵的别扭。当时遇到这群来自社会不同阶层背景形形色色的阿兵哥,仿佛误入了另一个世界的大观园,时时让我惊奇不已。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