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栏 Columns

家是一个可以把环境暂时分开,分隔成内外的一个生活空间,家也是一个可以休养生息,凝聚自我跟亲人的生活空间。回到家,睡觉都睡得不想起来,所有的事情可以暂时「不视」、「不想」,其实又都「视」都「想」过了,因为轻松了,意念更可以集中了。

家是一个可以把环境暂时分开,分隔成内外的一个生活空间,家也是一个可以休养生息,凝聚自我跟亲人的生活空间。回到家,睡觉都睡得不想起来,所有的事情可以暂时「不视」、「不想」,其实又都「视」都「想」过了,因为轻松了,意念更可以集中了。

台北今年的春节假期,既匆忙又开心,全家五口人,到了四个,唯独女儿一人在加拿大,她必须上班请不了假。她学的是画画,把最近的画用微信(简讯)传给我看,其中有一张是灰蓝的大海,翻著一股排山倒海的巨浪,浪尖上有一艘小船,好像是在打渔时遇上了,这幅画她说名字叫《爸爸》,我差点没哭出来。女儿还说想再画一幅大山和大树,题目叫《妈妈》。我真是急著想看到,因为是我女儿画的。唉!这孩子,小学五年级还在国家剧院跟我一块儿演过尼尔.赛门的《再见女郎》。

家人在哪里,家就在哪里

她弟弟,今年可以从日本回台北过几天年假,我、我内人、大儿子,经常会聊妹妹的画,聊加拿大还有哪些家具?哪些好料子穿得又有感情的外套?和一些我们几年前做的红酒。随著这七八年的移民生活,一个家的模型被迁来迁去,拆来装去,许多家具已经快想不起来了,因为散落在中国苏州、上海、台北、新竹、加拿大,算了,家人在哪里,家不就在哪吗?孩子们的生活都各有追寻,跟长大了的树枝一样,向四面八方伸枝——希望他们结无数的硕果。

新年其间重温「金马五十」的重播,看到最明显的一件事,原来是大家都老了,还有故去的,过了两天更听说香港老演员「午马」也逝世,又是一位老朋友。活著!!还有什么比活著更值得欢喜的?活在这世界上!随著年纪才知道,以前对生命的价值,委实都太轻估了,所以,我们才不能享有它,譬如:家的幸福。

家是滋养和分享的空间

家最早当然是由两个人组成的,现在的单身汉只要情有所归,也是幸福的「家」居。上古时代的家,多半是山洞,父亲与邻居去洞外打猎,回来全家人就在洞口或洞内,唱歌跳舞烤肉吃。

家是一个可以把环境暂时分开,分隔成内外的一个生活空间,家也是一个可以休养生息,凝聚自我跟亲人的生活空间。回到家,睡觉都睡得不想起来,所有的事情可以暂时「不视」、「不想」,其实又都「视」都「想」过了,因为轻松了,意念更可以集中了。

家人都集中在家里,话也多了,眼神也看到多了,对某些事务的深入讨论,也就多了。因为与亲人集中,而且能深切体会和关望,所以连穿衣吃饭都美好了,平常的聚少离多,也聊表安慰了。

过年期间跟自己一家人吃饭,还跟自己一大家族吃饭,那不只是在分享食物而已,还分享了生活滋味、资源、资讯(有关亲人的),更是分享情爱、分享命运的时刻。难怪古人重视一起吃饭,这正是一家大事,家变成了滋养和分享的空间了,我连独自回家,面对空荡荡的屋子,都会笑出声音来,因为我回「家」了。

今年,过年少了母亲,孩子们的奶奶,我深深觉得妈妈在家里,分享著我们的团聚和聊天。

良好的工作关系,也是另一种「家」的关系

近十几年来在中国工作成为我的生活重心,因此一起工作,成为人与人经常相处的主要途径,而一起工作和生活,既有分工合作的事实,而且具有陪伴、结合在一个共同目标的氛围,因此就成为另一种「家」的关系;良好的工作关系,也往往成为人与人之间的一种强固腰带,因此这种家庭里的成员,除了分享命运,分享忧乐,也一起完成工作。然后回自己真正的家去。

我们都得回家休息、睡眠,台北的家还是中国大江南北的家,都是补充我精神、精力的地方,所以在旅馆里也不能只有工作,也应当有一切的放松活动时刻,例如喝茶、饮酒、看电视、洗衣服、回微信。这些大概也算是品尝回味生活的时刻。

尽管如此,我还是想「家」,家才是最「顺性」的空间。

祝大家阖家安康,「顺性圆满」。马年干嘛都好,就是别让马太累啰!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