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许芳宜与美国纽约市立芭蕾舞团舞者安格演出After the Rain。(Sam Tsao 摄 许芳宜&艺术家 提供)
编辑精选 PAR Choice

她跳著舞 又一次把世界带回来

「2x2」许芳宜邀巨星共舞

许芳宜又回来了!这次依然带著精采舞作与舞坛巨星,一起让台湾看到世界的精湛舞艺。除了有甫与西薇.姬兰来台演出的罗素.马利芬特所编的两支舞作,惠尔敦的After the Rain,还有许芳宜与台湾舞者编创的Chinese Talk,许芳宜与美国新锐街舞家迈尔斯合作的Anywhere on the Road等多支舞码……

许芳宜又回来了!这次依然带著精采舞作与舞坛巨星,一起让台湾看到世界的精湛舞艺。除了有甫与西薇.姬兰来台演出的罗素.马利芬特所编的两支舞作,惠尔敦的After the Rain,还有许芳宜与台湾舞者编创的Chinese Talk,许芳宜与美国新锐街舞家迈尔斯合作的Anywhere on the Road等多支舞码……

许芳宜x谭元元「2x2」

10/31~11/1  19:30   11/2  14:30

台北 国家戏剧院

INFO  02-33939888

舞台上,芭蕾女神西薇.姬兰立于简洁的两重方形光区,起初她动作沉静缓慢,接著在一连串重复的动作中,数分钟内肢体累积的爆发力如星火猛烈燃烧,作曲家Andy Cowton的打击节奏层层堆叠出压力的漩涡,而麦克.赫尔(Michael Hulls)电光火石般出色的灯光设计如同透过显微放大般,让观者在每个转瞬间清晰看见姬兰身体的每一个局部,如火舌般舔拭观者的感官。舞毕,众人忙不迭地惊呼鼓掌时,我听见身后的观众恍惚地说:「我好像被拉近一个黑洞里了。」

这是姬兰九月中二度来台演出的舞码之一Two,短短九分钟就呈现编舞家罗素.马利芬特(Russell Maliphant)对光影、太极等元素的迷恋。而这个作品也将在十月底再次登上戏剧院舞台,马利芬特改编为Two x Two,交由许芳宜与谭元元共舞,前者曾为玛莎.葛兰姆舞团首席舞者,后者则是旧金山市立芭蕾舞团首席舞者,现代舞与芭蕾两大顶级明星交手,霸气与纤细共存,双人舞展现与姬兰独舞截然不同的质地。

以「2×2」为名,除了谭元元,许芳宜还邀来了美国纽约市立芭蕾舞团舞者安格(Tyler Angle)共舞惠尔敦(Christopher Wheeldon)的经典之作After the Rain、与新锐街舞家迈尔斯(Ron Myles)合作Anywhere on the Road……耗尽心神让众星齐聚,是因为「没办法把所有年轻孩子都带出门看世界,我就把巨星带回来!」

为台湾舞者骄傲  三天编出全新舞作

二○一二年,她开启「许芳宜&艺术家」计划,编创《出口》,以「生身不息」之名邀来国际赫赫有名的巨星,今年同样维持编创新作并特邀国外巨星同台模式,但她念兹在兹的,仍是台湾的年轻舞者们,「绕世界舞台两年,好不容易再次回到台湾。有朋友问我,这次的舞台主打什么?之前有阿喀郎.汗、惠尔敦这些大家熟知的大明星,但我这次主打台湾年轻艺术家。」

「我真的没想到,才三天,我们就编出了这个作品!我能给,他们就能收。那三天,每个舞者每一双脚都缠满胶带,都是水泡、血泡……」许芳宜训练参与本次新作Chinese Talk的十五位舞者不遗余力,言谈间充满心疼与骄傲,「有人说我们环境不好,很『贫穷』。贫穷的是什么?是才华吗?不是的,我们的年轻人有足够的魅力让人眼睛一亮。」

Chinese Talk有别于以往激烈情绪的炙热温度,而冷调地表现空间、身体的质地,许芳宜将传统太极、武术、玛莎.葛兰姆技巧等元素融为一炉,东与西无须二元划分,身体只需要成为自己。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音乐创作取自林强二○○五年的专辑《惊蛰》,从喧闹的街市、庙会、麻将、对对碰、八家将等传统翻新,「Chinese Talk完全是被音乐激发的!」许芳宜提到音乐后半部一位老者的独白,如遭重击,「他说,从前的他非常西化,但当他真正站在国外的土地上时,他忽地茫然若失,觉得自己失去了根,最终还是得用一辈子的生命去面对什么才是真正的自己。音乐节奏一出,这段话深深震撼我,全身鸡皮疙瘩!」

她忆起曾经也热烈拥抱西方文化身为「外来者」的自己,「作品中也有许多质问,对话,我对自己有很多疑问。」许芳宜说,「当我这么想要跟大家一样时,却发现,真正让我在舞台上发光的,是我的不一样,是我骨子里的东方。」

与街舞高手共舞  迥异质地火花四射

除了Chinese Talk,许芳宜在二○一三年再度受纽约市芭蕾舞团前任首席舞者Damian Woetzel之邀编创Anywhere on the Road,于美国维尔国际舞蹈节(Vail International Dance Festival)演出,「Woetzel对我永远是那么信任,他说,芳宜,我不管,我要新作品,只要妳上台就好,所有人都等著看妳跳舞!」

Anywhere on the Road是她和美国街舞舞者迈尔斯共同创作的作品,「当时Woetzel对我说,芳宜妳要谁?无论哪个明星我都给妳!那时我看到一个跳街舞的小男生,二十出头,很不错,我说,那就他好了。结果,才两天!Woetzel激发了我们不可思议的创意,才两天我们就作出了一支双人舞!」

街舞与现代舞的碰撞摩擦不难想像。需要不断即兴的街舞,如何被框限中保持能量?许芳宜笑说,「迈尔斯有太多灵感,他定不下来,我得用态度、用实力让他心服口服,跟我一次又一次地跳舞。」在维尔演出后,这个由两位风格相异的创作者演出的作品受到《纽约时报》的赞赏:「两人一开始站著肩靠肩,细腻地舞著身躯和足部,尽管舞风大不相同,观众却能透过肢体语言感受到他们之间的心灵交流。最精采之处莫过两人同时以各自熟知的舞汇跳起独舞:她对身体慢速度的精准控制和他的极速回旋成了极为巧妙的对比。」

本次「2×2」的舞码,除了上述舞码外,还有许芳宜参与编创的Talk To HerUnrepeatableLe céleste,马利芬特为许芳宜编创的Present/Past与近年窜红的华裔青年编舞家梁殷实的Finding Light等。

剧本书广告图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隐形的舞者─麦克.赫尔的灯光设计

在舞台上,灯光可见却难以捕捉,没有重量却极具存在感,扮演著让舞者身体聚焦的重要角色,比如编舞家罗素.马利芬特与灯光设计麦克.赫尔的合作,堪称绝佳范例,甚至被英国《每日电讯报》赞为「英国舞蹈界最重要的创作伙伴」。

「他是最棒的。有麦克在,那些空间中的建筑总是在变动之中开阖,就像在呼吸一般。」马利芬特说。

本次演出中两支马利芬特的舞码,灯光设计皆是赫尔,有别于Two x Two的锐利迅捷,Present/Past则如同深海涟漪般让能量缓慢往外扩散,没有赫尔的灯光,马利芬特的舞蹈便少了那么点夺人眼目的诗意,而两人对于光影拥有相同的感知,让他们的舞台仿若随时存在隐形舞者,赫尔说:「罗素能在光的边缘起舞,这与笃定地在光线的中央舞蹈是截然不同的方式。」

除了马利芬特外,赫尔合作的编舞家都是当今舞坛赫赫有名的明星,还有惠尔敦、阿喀朗.汗等,后者曾来台的DESH奇幻的光影构成就是出自赫尔的手笔。赫尔于二○○九年受邀担任伦敦沙德勒之井的驻院艺术家,二○一二年获剧院经理人协会的「舞蹈灯光设计成就奖」提名,二○一四年获奥立佛奖的「杰出舞蹈贡献奖」。(张慧慧)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