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热门广播节目“Fresh Air”主持人Terry Gross (右)访问脱口秀艺人Marc Maron是「爱广播节」节目之一。(Rebecca Greenfield 摄 BAM 提供)
城市艺波 Cities & Arts

就爱「看」广播? 广播录制现场搬上舞台票房吓吓叫

广播节目的录制,也可以是受欢迎的现场演出?布鲁克林音乐学院举办了两年的「爱广播节」,还有两个「播客」节,把受欢迎的广播节目录制现场搬到剧场中,在今年夏天的票房都是满座。原来热门的广播节目主持人,就像明星一样受欢迎,能够买票进场看他们现场主持录制广播,就像亲见偶像一般,让人趋之若鹜。

广播节目的录制,也可以是受欢迎的现场演出?布鲁克林音乐学院举办了两年的「爱广播节」,还有两个「播客」节,把受欢迎的广播节目录制现场搬到剧场中,在今年夏天的票房都是满座。原来热门的广播节目主持人,就像明星一样受欢迎,能够买票进场看他们现场主持录制广播,就像亲见偶像一般,让人趋之若鹜。

有谁会花钱买票去看广播节目?

答案是:还不少。布鲁克林音乐学院(Brooklyn Academy of Music)在过去两年举办的「爱广播节」(RadioLoveFest),把许多纽约公共广播台最受欢迎的节目,搬到BAM的台上,观众可以买票进场看整个节目的录制。

今年夏天,在纽约又有两个「播客」(Podcast)节,也是把一些在网路上受欢迎的播客,搬到表演厅里,让观众可以亲眼看到节目录制。

主持人如明星  亲临现场揭神秘

仅管所有的节目都是为了广播录制,这表示观众在不久后的将来可以免费听到完整的节目内容,但是这并不没有阻止这些节目的听众买票先睹和听为快。「爱广播节」许多节目是在BAM可以坐两千人的歌剧院,一样满座,两个播客节:“Cast Party”是在有八百五十座位的曼哈顿Skirball中心,两场节目都满座,第二晚甚至还实况转播到美国、欧洲和澳洲的五百个电影院里,另一个在布鲁克林的 Bell House的“Tape Festival”也因为反应热烈而加演一场。

已经连续举办两年的「爱广播节」是比较有规模的,节目数量多,内容也比较多样,有谈话性节目、时事节目、脱口秀、游戏节目、音乐节目、采访性节目、含括广播节目相当多的类型,像是挖掘有趣不为人知的故事的“Radiolab Live”、机智问答的“Wait Wait…Don’t Tell Me! ”、讲述真实故事的“The Moth”、音乐访谈和现场表演的“Soundcheck”。播客节目也没少,包括纽约公共广播电台极受欢迎的“Death, Sex & Money”。

现场看广播节目,其满足感应该是跟现场看电视节目一样,是身历其境的参与感。但这两者也有很大的不同,因为电视现场观众,往往有被摄影机带到的可能,可以获得一些「电视亮相」的虚荣心,有些游戏节目,甚至从观众里挑选比赛的人选,那就还有得奖的机会。但是广播节目(至少是目前排出的节目),还少有这些与个别观众互动的机会,最多是集体制造的声音效果,像是掌声笑声等。

同时广播节目不需要视觉效果,即使是拉到现场观众前,一样是极其简单,有几张桌子椅子就算了,甚至电线牵得满地、桌椅可能掉了色也不在乎,电视观众可以得到的视觉刺激,是完全没有的。

然而这些节目的观众,仍然愿意买票做纯粹的旁听者,就很有意思了。这显示了广播听众的热情和忠心,许多主持人,就是他们的明星,能有机会看到明星,自然要趋之若鹜,即使其他人会认为广播明星还是只闻声不见人比较能保留神秘感。

听收音机太孤独  到现场一起欢呼

这些听众还真不少。根据美国各种收听调查,仅管是有视觉的其他传播媒介愈来愈多,广播观众仍是有增无减,今年第二季十二岁以上的听众,有两亿四千五百万人,是史上最高的,比起电视,广播的穿透力,达到九成的美国人口,的确可以说是无远弗届。

而新的科技也给广播带来更多的听众,卫星广播已经建立了一定的市场,播客在这一两年异军突起,尤其是讲述一宗青少年谋杀案的“Serial”,在去年大卖,成为iTunes上最短时间内下载五百万次的播客,获其他媒体广泛报导,带动了播客的流行。

似乎才不久前,很多人都认为伍迪.艾伦的电影《收音机时代》是忠实反映了广播的未来,但这个媒体却是愈来愈兴旺。只是有一点电影是对了,收音机开著全家大小甚至邻居一起听的时代是不再了,现在是每个人载著耳机听自己的,也有愈来愈多广播放在网上,让每个人可以在不同时间地点收听。而或许也正是这个隔离感,助长了现场的欢迎度:有上百上千人一起为自己喜欢的节目欢呼,才证明自己并不孤独。

剧本书广告图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