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觉跨视界 |
德国作曲家郭贝尔的《史迪夫特事物》曾于2010年来过台北艺术节,现场有钢琴演奏却完全是机器控制,演出更像是会演奏音乐的装置艺术。
德国作曲家郭贝尔的《史迪夫特事物》曾于2010年来过台北艺术节,现场有钢琴演奏却完全是机器控制,演出更像是会演奏音乐的装置艺术。(Mario Del Curto 摄 2010台北艺术节 提供)
焦点专题 Focus 听觉跨视界

听觉跨视界

人们说「听音乐」、「看表演」,

这意味著音乐用「听」的,表演用「看」的。

然而,在新媒体技术愈来愈发达后,

却发现聆听古典音乐会中,逐渐出现更多视觉的趣味性

举凡动画、舞蹈、偶戏、浮空投影,甚至武术、电玩、厨艺、易经八卦应有尽有。

 

但当我们说,听觉与视觉的界线已逐渐模糊时,

别忘了人是感官复杂的动物,

不可能关闭视觉,只留下听觉来欣赏演奏。

更何况即使单纯的器乐演出,看演奏家的表情、互动,也是重要的享受之一。

听觉跨视界,听觉与视觉的跨界,

且看听觉的表演,如何愈来愈有「可看性」!

文字|本刊编辑部、Mario Del Curto
第275期 / 2015年11月号

人们说「听音乐」、「看表演」,

这意味著音乐用「听」的,表演用「看」的。

然而,在新媒体技术愈来愈发达后,

却发现聆听古典音乐会中,逐渐出现更多视觉的趣味性

举凡动画、舞蹈、偶戏、浮空投影,甚至武术、电玩、厨艺、易经八卦应有尽有。

 

但当我们说,听觉与视觉的界线已逐渐模糊时,

别忘了人是感官复杂的动物,

不可能关闭视觉,只留下听觉来欣赏演奏。

更何况即使单纯的器乐演出,看演奏家的表情、互动,也是重要的享受之一。

听觉跨视界,听觉与视觉的跨界,

且看听觉的表演,如何愈来愈有「可看性」!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