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 Value |
PAR表演艺术
艺活志 Behind Curtain

Face Value

谁叫脸书根本就是橱窗中的「后窗」。太过中门大开,就如「夜不闭户」的居室,既不神秘,更不性感。是以,偷窥别人是手段,鼓励别人偷窥自己才是目的。不要小看高来高去的脸书骂文,还是有人会因眼前出现一篇而由颓糜变抖擞,精神一下子全到位。「谁是?谁非?」脸书上的硝烟如是也是免费娱乐,兼备双面之效,消费人之余也消费自己。

谁叫脸书根本就是橱窗中的「后窗」。太过中门大开,就如「夜不闭户」的居室,既不神秘,更不性感。是以,偷窥别人是手段,鼓励别人偷窥自己才是目的。不要小看高来高去的脸书骂文,还是有人会因眼前出现一篇而由颓糜变抖擞,精神一下子全到位。「谁是?谁非?」脸书上的硝烟如是也是免费娱乐,兼备双面之效,消费人之余也消费自己。

脸书,被我一位朋友多添两笔,就污名化了:「不要脸书」——是不是马上教多少人的心血与时间都花得不光彩了?

友人不认同脸书上的许些po文,是受不了他在上面看见的「人性枷锁」。毛姆的小说,原名 Of Human Bondage,在这里,被友人引伸作「绑架」,而且是「互相绑架」:只有同声同气才能容忍他人与自己站在同一屋簷下。他更正我的用词,「是『危墙』。明明是把自己的乐趣建立在所有人正在面对的危机上。但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相反者,长戚戚的是『小人』。」

「小人」,小的不是他人眼中的大与小,是自己看自己的有value与没有value。

脸书是一本帐?

听起来,说他不与这时代同呼吸亦无不可。但友人出生于那个零的年头不是重点——多少高级公民均不惧把驰骋网路从头学起,只因脸书世界不分长幼,只要逍遥其中的人不怕被我这位友人诟病为「出卖色相」只博一个或更多的「赞!」

说明什么?友人受不了「橱窗购物」,不买就是不买,还浏什么览。故此,毫无理由接受「不是明星」的普通人,都在打没有马克价钱的广告战。「是要标榜自己有市场需求,却无价?」被他视为荒谬的现象,偏又己成常态:每个人是不是都有一个价钱仍待商榷,每个人都有成名的十五分钟已无容置疑。

友人最大的盲点,是错认脸书是书,真要研究此Book是那种Book,其实可把它编入「帐簿」类。是流水帐,也是好好算帐的帐(如果你有看过以脸书创始人成功史为主题的故事片《社交网络》……)(编按)。无奈这解释仍离不开他愤世嫉俗的判词范围,我也辩驳不了他的「不要『脸』(书)」的定义:「很多po文说到底,是出于『撕破脸』。」

对,也不对。真要「撕破脸」,何须在文中隐去名与姓,却又怕含沙射影不够明白?矛盾的心理,气在上头的一位大概感受不到,旁观者却总是一目了然。通篇出气的话落在纯看热闹的人眼里,不见亲者痛,反见仇者快。因为骂法再五花八门,背后的原因如一,他,不接受被心上某个有特别分量,或任何一个路人甲所拒绝(如果你有看过以脸书创始人成功史为主题的故事片《社交网络》……)。或,不是遭人拒绝,是被「拒绝」所拒绝。是相信把气出在某人头上是最佳报复,忽略了意气是一体两面,愈执住对方不放手,愈只能感受自己的无力。

友人口中的「不要脸书」,而是出自认定「人必自拒然后人拒之」,一种老掉大牙的自处之道。问题是,有些话图的正是不要有话好好对自己说,因为,规矩如果都是为拥有条件的人而存在,不能从中证明自己势均力敌者,起码也该有相反的权利,例如骂街式的犯罪快感吧?

是自我消费不是自我实现

谁叫脸书根本就是橱窗中的「后窗」。太过中门大开,就如「夜不闭户」的居室,既不神秘,更不性感。是以,偷窥别人是手段,鼓励别人偷窥自己才是目的。不要小看高来高去的脸书骂文,还是有人会因眼前出现一篇而由颓糜变抖擞,精神一下子全到位。「谁是?谁非?」脸书上的硝烟如是也是免费娱乐,兼备双面之效,消费人之余也消费自己。

既是消费,就无须计较视野的维度,而是能有几爽到——那怕「爽」不过是「见山是山」,一张纸似地又扁又平, 一如脸书的「脸」所影射的意涵:颜值(face value) 最重要。

可惜连这一点友人也不认为合格,「po出来的『颜』近乎『千人一面』。」他说的不值,不是自拍和合照,而是旅游时随咔嚓一声定格的风景照,用餐时咔嚓一声给食物造的像,还有……「脸书没有『脸』。」他说。有点像,果汁没有水果,爱情没有爱甚至没有情——因为,为了满足认同的渴望,放弃了对难度更高的欲望的追求,变成是自我消费,而不是自我实现。

编按:台译《社群网战》。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