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温帕许 剧场仪式 令人迷醉 |
法国编舞家大卫.温帕许
法国编舞家大卫.温帕许(Martin Colombet 摄 David Wampach 提供)
聚光灯下 In the Spotlight 法国编舞家

大卫.温帕许 剧场仪式 令人迷醉

大卫.温帕许的剧场观,紧密连结著「仪式」。他相信剧场作为一道仪式及仪式发生的地方,至今仍是。仪式是私密同时共享的,如同剧场。他学过点希腊文,并在传统祭典中找到编舞的动机与要领。在古希腊的祭仪中,他特别著迷于酒神戴奥尼索斯的狂欢节,一个交织了神秘主义、性交、非常德、非理性的身体经验及精神转化过程。

大卫.温帕许的剧场观,紧密连结著「仪式」。他相信剧场作为一道仪式及仪式发生的地方,至今仍是。仪式是私密同时共享的,如同剧场。他学过点希腊文,并在传统祭典中找到编舞的动机与要领。在古希腊的祭仪中,他特别著迷于酒神戴奥尼索斯的狂欢节,一个交织了神秘主义、性交、非常德、非理性的身体经验及精神转化过程。

新点子舞展 大卫.温帕许《如饥似渴》

6/9~11  19:30   6/12  14:30

台北 国家戏剧院实验剧场

INFO  02-33939888

表演散场后,他走过来,我没认出舞台下的大卫.温帕许(David Wampach),他跟刚才在《如饥似渴》里喷发唾液、压抑又张狂、玩弄性器的男子判若两人。同时,方才在舞台上发生的事犹回荡在我脑海,我的身体还处于舞作末端那首音乐的阵阵残响之中。如果没有意外,我想台湾的观众在看完演出之后,对这位编舞家的好奇,将掺杂著一种怪异、不舒适,但引发你对自己日常身体记忆的诸种联想。

这种不舒适的身体经验难以解释。其实舞台上并没有高分贝的嘶吼、强烈闪光或残暴的肉体撞击,那种幽微的不安感,仅仅是默默渗入你的感官,轻轻地滑移、拨弄、挑逗你的知觉。我那时只想喝酒,于是我们仅仅抽根烟,没有聊这件作品。

他的剧场就是仪式

几天后,我们坐在街上喝咖啡,这位编舞家从古希腊剧场谈起。他的剧场观,紧密连结著仪式(ritual)。他相信剧场作为一道仪式及仪式发生的地方,至今仍是。仪式是私密同时共享的,如同剧场。他学过点希腊文,并在传统祭典中找到编舞的动机与要领。在古希腊的祭仪中,他特别著迷于酒神戴奥尼索斯(Dionysus)的狂欢节,一个交织了神秘主义、性交、非常德、非理性的身体经验及精神转化过程。在这种看似扬弃理智的欢愉状态里,人们的身体产生非日常的举止与动态。这种动态(movement)的力动(dynamics)从何而来,它又能制造什么,又如何能让舞者进入或成为这种身体行动的再现与表意,是温帕许一直试图在作品中处理的题目之一。同时,在仪式延展的过程中,让公众/观众与公共空间/剧场空间的关系,赤裸对话/对望。

温帕许二○一四年的作品《静脉》,便处理了义大利的塔朗泰拉舞(Tarantella),一种流传民间与巫术有关的舞蹈仪式。塔朗泰拉舞起源于古人遭蛇咬伤,为了痊愈,人们相信必须不断跳舞出汗,彻夜狂舞直到筋疲力竭。于是,他让舞者这么做了,并在极快的节奏中挖掘他们身体底层未曾被揭露的失序能量,「要在舞台上失去安全感,这跟酒神祭仪有关,我想要探触那种歇斯底里的境地」。相较之下,《如饥似渴》看来优雅许多,至少舞者们并没有真的交媾,我半开玩笑说。

这与出神(tance)有关吗?我们以为他要让舞者在台上恍惚出神,但温帕许以为,那是「醉」(drunkenness)。drunkenness是让人失去觉知,trance则相反,trance其实是一种极度清醒状态,你的理智及知觉超越平常的能感度,你看到的世界格外清晰,你忽然间通达明白这个世界。他追求的,更多是表演者的觉察及身体感处在trance状态,即便这种训练十分不易。

身体样态展现欲望的去向

在进入专业舞蹈训练前,温帕许学医,神经学(Neurolog)是他导入编舞及研究的方法之一。于是相较于动的编排构成,他更感兴趣于大脑对知觉的理解系统。以《如饥似渴》来说,「我刻意让它看起来很压抑。」温帕许说,在这里,他想讨论欲望在人与人关系中扮演的角色。一个人如何意识到欲望的发动与流动,他/她如何处理自己的欲望,又如何接受、回应、处置他人个体/群体的欲望,如占有、冲动/性冲动等,「这些试探必须是暧昧的,必须一直游走在尺度边缘,成为舞者的身体行动本身。」换句话说,身体官能性与内部意识的相连,是产生动作的理由。

欲望令人羞耻,温帕许补充,正因为人们通常不敢直视自己(与他人的)欲望,欲望遂成了一种能使人受苦、使身体扭曲的材料。英国画家法兰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的画作《沙丘》Sand Dune(1983)令他印象深刻。画中,一具貌似被截断又灼伤的肉体,没有面目也无可清楚指涉特定身体局部,那块肉好像横躺著,它看起来又像是一片地景或沙堆,仿佛被装在一个箱子,又延展封闭空间于外。这块诡异又扭曲的肉,或「物品」,呈现著某种不可言说的精神压抑,它令人感到窒息。温帕许对欲望与羞耻的画面,就像这样。他尤其想捕捉那种被欲望吞噬,无可自拔又激情,让身体扭曲又丑陋的样态。体液也是,如唾液、汗水、泪水的分泌,这些身体的产物,随著一层一层暧昧的身体运动,逐步展现欲望的去向,那最诚实亦最原始的人类情感/情绪便流动起来。

拒绝标签与定义

如此,在演出过程中身体产生的不舒适感,大概因为观者的神经接通了某种隐晦的讯息。那些赤裸的身体,让一块块被切割的肉,不断层层叠叠向观众席扩张。我好奇目前为止他听过哪些观众反应。像《如饥似渴》这样的作品,也是有欧洲人不买单的,温帕许说,有的观众不以为然问:这有在跳舞吗?这在搞什么?反之,他并不觉得自己在作观念艺术或观念舞蹈,也拒绝这些标签。人们通常认为观念艺术作品的结果不重要,重点是那个艺术家的概念,「但我不是如此,我是展示观念(conception),但不是那种观念(the conceptual)。」当他这样说时,我们又聊到「什么是当代舞蹈」,他常常面对这些专有名词,但并不想被概括定义,论述过剩的「当代」,他并不感兴趣。

我忽然觉得当他到台湾时,可找机会看看民俗祭仪,鼓阵、遶境、祭拜、庙会,及献鬼神的歌仔戏、布袋戏诸如此类。这位著迷「仪式」的艺术家,准备好在日本之后,踏入第二回亚洲体验,一次他期待挖掘在地身体与祭仪文化的未知旅程。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人物小档案

◎ 曾在蒙彼里耶大学攻读医科。

◎ 曾参与法国南部伊斯特尔的The Company Coline舞团、由编舞家莫尼叶(Mathilde Monnier)所带领的蒙彼里耶国家编舞中心(National Choreographic Center of Montpelier)Ex.e.r.ce舞团,及姬尔美可(Anne Teresa de Keersmaeker)的P.A.R.T.S舞蹈学校等。

◎ 2001年,他将一路以来从剧场与造型艺术发展而出的表现方式整合进入自己成立的公司Achles Association。

◎ 重要作品:D ES R A(2003)、Bascule(2005)、Quatorze(2007)、BatterieAuto(2008)、CassetteSacre(2011)、Tour(2013)、《静脉》Veine(2014)、《如饥似渴》Urge(2015)。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