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舞家刘冠详 歪打正著的舞蹈人生 |
编舞家刘冠详
编舞家刘冠详(许斌 摄)
聚光灯下 In the Spotlight

编舞家刘冠详 歪打正著的舞蹈人生

高中才意外念了舞蹈科,半路出家却热爱编舞的刘冠详,在大学舞蹈系受挫休学,但从参与骉舞剧场制作《继承者》起始,跟著学长陈武康、苏威嘉一同玩耍舞蹈,开始尝试不正经地认真创作。从《雾》、《英雄》、《两对》、《野外》到即将演出的《我知道的太多了》,刘冠祥从自我内在掏掘,从生命生活提取素材,以难以归类却又怪异迷人的编舞风格吸引了观众的目光。

文字|詹杰、许斌
第280期 / 2016年04月号

高中才意外念了舞蹈科,半路出家却热爱编舞的刘冠详,在大学舞蹈系受挫休学,但从参与骉舞剧场制作《继承者》起始,跟著学长陈武康、苏威嘉一同玩耍舞蹈,开始尝试不正经地认真创作。从《雾》、《英雄》、《两对》、《野外》到即将演出的《我知道的太多了》,刘冠祥从自我内在掏掘,从生命生活提取素材,以难以归类却又怪异迷人的编舞风格吸引了观众的目光。

骉舞剧场《我知道的太多了》

5/13  20:00

5/14~15  15:00

新北市 淡水云门剧场

INFO  02- 26298558

若你忽忽看去,台味十足且外表粗犷的冠详,给人的第一印象,几乎跟年轻编舞家八竿子打不著,反倒更像路旁叼根烟、蹲踞在地的浮浪贡小混混,正消磨著镇日无事的大把时光。然而这样冲突的气质反衬,恰也是他生猛有力却情感细腻的舞作写照,自二○一五年编创松烟Lab创意实验室《野外》、骉舞剧场年度制作《两对》,迅速攫获众人目光,艳叹他难以归类却又怪异迷人的编舞风格。

半路出家的舞蹈浪子

少时的刘冠详,一路走来学业成绩总吊车尾,私立技术学院念没多久,又打退堂鼓。幸而开放包容的母亲,依旧对自己儿子深具信心,甚至顺著他的意,母子俩去到中华艺校兜转一圈,想另觅它处。刘冠详撇开正上著专业知识科目、全班睡成一团的戏剧班,选择女生满满的舞蹈科安身立命,就此意志坚定地安居落户。按照他自己的说法,那时「爱唱歌但不够帅,考不上华冈艺校」,然而在男生屈指可数的舞蹈班里,老师们一看到有男学生前来叩门,莫不两眼发光,宛如电影《舞动人生》情节,那怕刘冠详连芭蕾是什么都一无所知,便速速收他进门,意外开启他的舞蹈生涯。

万红丛中一点绿,加入舞蹈班,刘冠详并未好莱坞式地造就天分极速爆发的故事,反而拖著微胖身材,在校车上频被戏称是奇怪马铃薯,屡屡因为满头大汗跟不上音乐节拍,笑果十足,让人印象深刻。但却也因为这样的半路出家,让他毫无身体训练束缚,可以依循脑中疯狂念头恣意挥洒。高二创作展,他著手编创人生的一支舞《痒》,将抓个不停的动作,配上《布兰诗歌》磅礡序曲,让瞠目结舌、面面相觑的老师最后给了他第一名。「我那时候简直像是著魔了,每天都在编舞。」冠详回忆他最高纪录曾一口气推出三支舞作,独自风光包办前三名。然而大学进入台艺大舞蹈系后,面对个个身怀绝技、训练有素的同学,刘冠详挫折休学,打算重考外文系又落榜,令母亲不禁也摇头叹气。这看似无路可出的舞蹈旅程,直到加入也十分不严肃的骉舞剧场大家庭,才又有了转折。

掘探自我生命化为深刻舞作

从参与骉舞剧场制作《继承者》起始,刘冠详跟著学长陈武康、苏威嘉一同玩耍舞蹈,开始尝试不正经地认真创作。二○一二年,他参与编舞家周书毅举办的下一个编舞计划,推出廿分钟小品《雾》,从一个巨大箱子发展舞蹈动作,诗意隐喻父亲的逝亡与缺席,将深埋体内的生命创痛,举重若轻地感染著现场观众。二○一四年的舞作《英雄》,他进一步勇敢迎击,逡巡在不同时空伍列,或以动作、或以语言,遥遥向那个如影随形的父亲魅影亲密絮语,质问肉身死亡、生命衰朽,还有无可抹灭的记忆印记,不仅提名第十三届台新艺术奖,更让台下母亲看得也隐隐吃味,质问:怎么都没有把我编进舞蹈里。

谈及编舞创作,刘冠详举了自己正在阅读的日本作家村上春树《身为职业小说家》一书为例。作者第一篇踏入文坛的小说《听风的歌》,历经多次改写,才终于找到适合自己的转译文字,一如他思索自己的舞蹈语汇,起手式往往非从清晰意念开始。一个抬举、一个吸引他注意的身体线条,继而加入触发动能,更多时候立即性地感受素材与当下,宛如动物般,任由直觉牵著自己悠悠前行,造就《两对》风格强悍的身体动感。

新作凝视母亲步向死亡的最后时光

如果《雾》、《英雄》是与父亲遥相对话,来到廿七岁,刘冠详编创自己舞蹈旅程的第十一支舞作《我知道的太多了》,则更加残酷地逼视母亲罹癌的最后时光。承袭自《两对》阴翳沉重的题材,在无明无识的安宁病房内,温柔与暴烈,刘冠详照顾著呓语目盲、身体衰退的母亲,听她煞有介事地说著隐约见猫走过,唤人去取来老家楼梯下的黑豆酒,乃至说著家族枝叶逸散的人情世故,仿佛一点一点烧尽自己,挣脱束缚,回到孩童年纪的自由无惧,得以奔驰在无边想像中。

刘冠详亲手剪辑编纂音乐,将怪笑、母亲独语、病人咳嗽、医院环境声响,融于一炉,让舞作结构与声音彼此对话呼应。新作舞者,除了生活与舞蹈伙伴、曾和与知名编舞家阿喀郎汗共舞而声名大噪的简晶滢外,还有曾驻村法国、肢体似水柔韧的林祐如。三人并存台上,拉出病人、照顾者,及脑中幻影的对位关系,探问关于生命的最后秘密。「这像是我送给母亲的最后礼物。」刘冠详说。

访谈末尾,我问起新作舞名由来,刘冠详解释道,在儿童时期与逼近死亡的前刻,因无从知晓,抑或淡忘漫长一生曾经遭遇何种跌宕,我们因此得以无所负重地轻盈翱翔。而那生死两端将会连成一个圆,成为一个洞,我们活著、行走其中,拉扯著两边,抑或被两边拉扯。

因为《我知道的太多了》,所以我们选择沉默,让身体开始说话。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人物小档案

◎2011 加入骉舞剧场,演出《速度》、《开拓者》、《继承者》、《A STAIR DANCE》。

◎历年编舞作品:《雾》(2012)、《英雄》(2014)、《两对》(2015)、《野外》(2015)、《根据真人真事改编》(2015)、《我知道的太多了》 (2016 )。作品《英雄》提名第13届台新艺术奖。

◎导演作品:台北室内合唱团《无》,入围第12届台新艺术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