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民安 攀岩是与自己的对话 |
黄民安从攀岩得到的心得是:「生活有时需要一些规律,需要宝贵自我相处的时光,诚实面对自己,了解身体。」
黄民安从攀岩得到的心得是:「生活有时需要一些规律,需要宝贵自我相处的时光,诚实面对自己,了解身体。」(许斌 摄)
艺活志 Behind Curtain

黄民安 攀岩是与自己的对话

曾念过九年军校,演员黄民安在充满竞争比较的环境中,锻炼出自信与毅力,与对身体和艺术的高度兴趣。与剧场友人一起展开身体锻炼计划的他,最近迷上攀岩,过程中有表演领悟也有人生体会:「生活有时需要一些规律,需要宝贵自我相处的时光,诚实面对自己,了解身体。有时候运动很孤单。即使旁边很多人一起攀,上场之后你只能跟自己对话。」

文字|陶维均
摄影|许斌
第282期 / 2016年06月号

曾念过九年军校,演员黄民安在充满竞争比较的环境中,锻炼出自信与毅力,与对身体和艺术的高度兴趣。与剧场友人一起展开身体锻炼计划的他,最近迷上攀岩,过程中有表演领悟也有人生体会:「生活有时需要一些规律,需要宝贵自我相处的时光,诚实面对自己,了解身体。有时候运动很孤单。即使旁边很多人一起攀,上场之后你只能跟自己对话。」

两年前,他开始「身体的旅行」计划,想趁新陈代谢还够力彻底实验身体最大幅相的可能。「我现在卅七岁,虽然长相有点逆天但身体状态一定会随著年龄下滑,想趁还有机会来实验看自己到底能怎样?先把自己吃到最胖再用运动跟饮食调整,记录身体所有变化。」他一天多量多餐,高热量高脂肪,「反正我本来体质就易胖易瘦、能因应戏的需求改变,所以这样的调整对我来说不难。」某天,脊椎旧伤复发,让他连站立都隐痛,决定启动计划最难部分,减肥。那时他九十六点八公斤。

现在,他六十多公斤。从暴食到抱石,练得浑身筋肉,精神抖擞,把每个角色演得有型有款,过目难忘。

曾经看到什么都吃,现在地瓜加无糖豆浆就是一餐,他挺过来。军校读九年,吃苦他最擅长。吃苦当吃补,愈硬的墙他愈想撞。幼时不情愿被送去军校,好动的黄民安在满是男生环境里费洛蒙不断累积喷发。在军校里比较是常态、竞争是本事,各种好玩的体育项目大家抢著做,他跟著做,光做不够,要当最好。「军校时我成绩最好的项目就是体育和美育。军校没把我变满脑子爱国思想,却让我对身体和艺术有兴趣。」黄民安在高压环境下反而更想稳住自己,坚决不被同化,守住自己。他躲进艺术的泡泡,看书、看电影、看画,跟自己相处。原本没有家长签字无法离校,刚好脊椎受伤,无须赔款便顺势退伍、跑去念戏剧,「回想起来,虽然痛恨但也感激那段日子给我的深刻体会。军校让我知道自己没有做不到的事情,只要知道方向是对的,也许走错几步、调整脚步就能面对下次挑战,终会走到要去的地方。」

爬上去不能靠蛮力 得靠巧劲

体重即将破百那时,他正跟好友导演傅德扬排练《你可以犯贱一点》,两人都爱好运动,每次排练前一小时都在训练身体,刚好搭上他减肥计划的开端。他们共觉能一起运动这过程格外珍贵,演出结束便广邀运动同好组「贱身房」,强调室内免钱就能做得运动,用公园或路上随手可得的器材做徒手健身,就算在家也能练深蹲。「那时候我们就订下目标,要挑战攀岩、走绳和极限运动,为了目标要把身体底子打好,所以每星期至少五天、各一小时的基础操练,把核心肌肉唤醒,了解自己的肌耐力到什么程度。」他认为休息不必是睡觉,假如排戏特别耗某一块脑,休息就是用运动让那块脑得有放松。无论攀岩或极限运动都得聚精会神跟身体相处,身心灵不能有一脱队,过程中有表演领悟也有人生体会:「生活有时需要一些规律,需要宝贵自我相处的时光,诚实面对自己,了解身体。有时候运动很孤单。即使旁边很多人一起攀,上场之后你只能跟自己对话。」

一个多月前,他们觉得预备功课做完了,来到南港抱石馆准备攀岩,才发现是全新挑战,「才爬几分钟我就满头大汗手脚无力,怎么爬都爬不上去,怎么会这么难?太酷了太挑战了!。」初访抱石馆,其实他心底也忐忑,根本不知个中诀窍只能按表操演,看一动学一动,别人抹滑石粉他就抹。反正自己身体那么强、单杠拉那么多下,面前这堵墙应该很容易征服,「结果根本错,攀岩不能靠蛮力是靠巧劲,全身都要用上。我们有时候会被身体骗、觉得一定要手抓住才能硬爬,但这样其实很快就会没力。重点反而在脚。脚撑好、身体靠紧,一跳,手就勾到了。」他指了指旁边的外国人,「这些是那位法国人跟我们说的,他算是我们的老师,好险刚来什么都不懂就遇到他。」

其实做艺术 就像攀岩一样

「攀岩这环境很妙,你会发现这里没有人是骄傲的,即使那些经验丰富的人都很愿意指导。我们很幸运遇到愿意分享的前辈,给我们提点、攻略、功课,看我们几次失败就指出问题所在。」黄民安一星期来三次抱石馆,每次给自己功课,沿著墙上前人挑战后贴的彩色指示胶带爬,失败了就请教前辈,短短一个多月实力大幅进步,开始从「觉得难」变成「觉得好玩」。他始终是个闲不下来又兴趣广泛的人,挑战愈大愈好玩。他自学苦练呼麦,凭的是「他是人我也是人,为什么我不能发出这种声音」的硬信念;他喜爱《星际大战》便自己上网学做光剑,从买料到配电路,装灯跟音效卡,设计剑柄然后跟铁工师傅沟通管线布局,亲手把七十几颗LED灯焊到电路板上,「那时候一连几天都焊到半夜一点,但最后光剑亮起来发出声音那一刻,什么都值得,我也可以是铸剑师。」他作装置艺术不小心研发出专利,学算成本跑流程;想玩美术就弄了「城市画布」系列,用钢刷在青苔墙刷国画,一路刷进美术馆展览。「就好玩吧!我不会找轻松的事做,就是想挑战想摸索,想做就做,不考虑太多。」

攀岩终究都会想往户外走。先在室内把基础打好,再去户外挑战需要更多应变能力的野岩场,体验跟一块石头对抗的感觉,「想挑战那种花三天两夜露营、不断失败又重来、只为挑战攀上一颗超难巨石的感觉。」这是当身体锻炼到一定程度才有的自信,精神力不准身体懒散,愈怕愈要战,「我就是操不死、不怕苦、不怕挫折,在台湾做艺术好像也很需要这样的特质喔?」连爬了好几趟他肉闪汗光,抽根烟甩甩手,一圈圈包扎指节的茧,黄民安帅气地笑,「我不觉得当演员一定要红或怎样,而是我为自己生命负了多少责?出了多少力?这才是最重要的。」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必备物件与推荐地点

走绳     

本来是运动员在练习攀岩的中间休息空档,不想闲著,绑一条长绳作为训练平衡力的工具,后来演变成一项独立的运动,男女老少都适用且玩法多样。黄民安和友人不定时会去大安森林公园,找两棵大树搭起走绳,对专注力、呼吸和平衡感很有帮助,「厉害的人甚至可以在绳子上做瑜珈。」

绷带和止滑粉

攀岩需要控制力强而有力的手指,关节扭伤或手指长茧是常见的运动伤害。上场前黄民安必须做足廿分钟的暖身,再在指节缠上一圈圈的绷带,「不是怕痛或怎样,就是旧茧被刮到一直翻起来,会妨碍攀岩。」

「我徒手健身时常想到动物,为什么猩猩好像动作很丑却可以在树枝间晃来晃去甚至走在藤蔓上,那么轻松?为什么山羊是攀岩天王,只要一个蹄勾,就可以跳上去?动物就是我们攀岩的学习目标。」

鞋子

攀岩最重要的其实是脚、是全身。攀岩通常不带手套,要用手指肤触去亲身感受墙面才能准确判断行进状况,但鞋子一定要讲究,要穿专用鞋,「攀岩的鞋通常比你的脚小一两号,要把脚趾包裹成一个点,力量集中才不会滑。」尤其攀岩并非只往上爬,怎么下来也很重要,「人的眼睛长在前面所以下来时看不到退路,很危险;上去以脚为主、脚要踩稳,下来则比较著重手有没有抓住。」

南港抱石馆

位于南港展览馆附近,外观看起来是不起眼的两层楼铁皮屋,里头却别有洞天,比想像中还大得多。这里有提供体验版攀岩鞋租用、取之不尽的止滑粉和各式攀岩器材,「我玩攀岩到目前为止,花的钱不多但玩得很爽。」只要买张月票,想来就来,「当然如果之后要挑战更难的玩法,就要买很多配备了。」

(陶维均)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