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考据学:腐文化的前世今生 |
萩尾望都《多马的心脏》书封
萩尾望都《多马的心脏》书封(本刊资料室 提供)
艺活志 Behind Curtain

BL考据学:腐文化的前世今生

台湾的「腐」文化源头,主要是来自日本,透过「少年爱」漫画与同人志的二次创作,打开了台湾腐女的视野;另一方面,欧美影视的女性粉丝们创作的「Slash」文本也加入交流,近年更有中国耽美小说及其衍生影剧,让腐女的世界更加丰富,连台湾本土特产的霹雳布袋戏,也成为BL的标的……

台湾的「腐」文化源头,主要是来自日本,透过「少年爱」漫画与同人志的二次创作,打开了台湾腐女的视野;另一方面,欧美影视的女性粉丝们创作的「Slash」文本也加入交流,近年更有中国耽美小说及其衍生影剧,让腐女的世界更加丰富,连台湾本土特产的霹雳布袋戏,也成为BL的标的……

「腐」是什么呢?这是指某些人(特别是女性)看到男生和男生(或者把其他事物拟男化)在一起有点暧昧的关系、进而妄想其配对所产生的爱恋情欲,从这样的配对和妄想而得到愉悦快感。

过去向来低调的「腐文化」,近年来逐渐腐上了台面,今日发光发热的景况,除了有过去廿、卅年来的文化累积与粉丝创作之外,还与女性性别意识抬头、对于自身情欲的主动追求有很大的关连。至于传承或影响,台湾的腐文化至今仍然与日本的BL漫画出版与同人志创作有著相当程度的同步与交流,近年来还可连结到中国网路上大量创作的耽美小说,以及欧美所流行的影集或超级英雄Slash文类等等。而若要从头说起的话,就不得不提这群日本首批女性漫画家:「花之廿四年组」。

女性创作给女性读者看的漫画

日本二次战后漫画产业初起步的阶段,漫画家几乎都是男性。男漫画家跨足画少女漫画根本是稀松平常,例如手冢治虫的《宝马王子(缎带骑士)》或横山光辉的《魔法使莎莉》。直到一九七○年代才出现比较多的女漫画家,而这批昭和廿四年(一九四九年)前后出生的女性漫画家们(因此称「花之廿四年组」),为少女漫画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新气象,光是「以女性的观点、女性自身情感经验出发,创作给女性读者」本身就极具性别意涵,而题材的创新,包括奇幻、科幻、恐怖、富哲学或文学性及历史剧等多样类型的尝试更是前所未有。当然,「少年爱」漫画便是在此时萌生,成为日后腐文化的经典作品,其中最知名的就是萩尾望都的《多马的心脏(天使心)》和竹宫惠子的《风与木之诗》。

一九七○年代的「少年爱」漫画其实跟当今腐女子所熟知的BL作品不太一样,少年爱承袭了六○年代作家森茉莉的首部男男耽美小说《恋人たちの森》风格,除了追求角色与剧情的唯美之外,背景多设于欧洲,甚至透过男子贵族学校宿舍的设定,让一群美少年在相对封闭的空间中,彼此冲撞著来自家庭背景、身分认同、过往经验等多方面的冲突情感,对于男男恋这件事情,多是充满著挣扎与痛苦,而最后结局往往导向悲剧。

在这些悲剧唯美的少年爱当中,主角(受方)通常都是以女性化或中性的样貌呈现,他们在故事中表现出对(男性)情爱的渴求,而女性读者则得以代入角色并抒发自身的情欲,毕竟,情欲在少女漫画中是缺席的。因此,作为少女漫画的延伸,少年爱或BL与少女漫画最大的差别就在于「得以抒发少女情欲,而非少女的浪漫情怀而已」。

情欲的追求与表现

粉丝的二次创作活动更是让腐文化发扬光大,日本最大的同人志贩售会Comiket自一九七五年创办以来,便已成为腐女子交流作品与心得的空间,「Yaoi」这个代表男男恋二次创作的名词由此而生。「Yaoi」这个字是「やまなし、おちなし、いみなし」三个语词的第一音节组合而成,意即(故事剧情)没有高潮、没有结局、没有意义,反映出当时男男恋的同人志并不强调故事剧情,而是著重在角色之间的情欲描绘。

约莫在八○年代末到九○年代初之间,台湾出现了第一批早期的腐女,不过当时并没有腐女子这个词,而是以「同人女」为名,主要是因为这群女性粉丝们,除了喜爱商业志的男男恋作品之外,更多关注的焦点其实是放在二次创作的同人志,尤其是《圣斗士星矢》、《铠传》、《幽游白书》或《灌篮高手》这类少年漫画或动画作品,同人女们所热中的是将这些充满著男性力与美和友情羁绊的作品,进行恋爱配对与妄想的同人创作。

九○年代之后的主要商业志《Be-Boy》里的男男恋作品风格逐渐与过去产生区别,「BL(Boys’ Love)」这个专有名词此时才开始被广泛使用,风格定调与过去耽美或少年爱不同,基本上都是以圆满结局为主,多欢乐轻松,鲜少对主角的性别认同有太多著墨。不过在结局之前的故事要怎么发展就有百百种了,可能会一路甜甜蜜蜜,也可能从头虐到尾,而攻与受的配对模式更是变化多端,绝非仅有外界所误解的「攻=强势阳刚;受=阴柔女性化」这样的配对而已。

套句日本直木赏小说家(兼资深腐女)三浦紫苑的话:「唯有攻受互换,才是将BL世界导向丰饶的关键。」因此,忠犬攻X女王受、少年攻X大叔受、长发美型攻X肌肉胡须受、学生攻X老师受等等配对组合在BL作品当中屡见不鲜,所谓青菜萝卜各有所好,多样性的存在当然是为了满足性癖嗜好各自不同的腐女们!

腐文化无远弗届

虽然我们所熟悉的腐文化主要是来自日本的动漫圈,然而,「女性对男男恋的妄想创作」并非只能追溯自日本动漫,一九七○年代前后,欧美影视的女性粉丝们早已在创作所谓「Slash」文本,最初是将《星际争霸战》Star Track的舰长Kirk和副官Spock配对,创作两人的同性情欲文本(homoerotic fanfiction),并将此配对做出「Kirk/Spock」的记号,这种欧美粉丝二创的传统在二○○○年之后再与日本的「Yaoi」交集,碰撞出更多火花。

中国同样受到日本漫画影响,自九○年代便开始发展耽美文化至今,主要以「网路原创小说」为大宗,尽管中国对同性恋议题相当保守,甚至数次进行网路色情的审查肃清,却始终无法阻挡腐女们的创作能量。以言情小说起家的晋江文学网为例,如今耽美小说已成为该网站(和其他小说网站)最主要的类别,人气高的耽美小说也可能得到商业出版机会,甚至顺应目前影视产业IP改编的热潮,成为主流媒体作品,如今年初引起同志与腐女社群在网路热议的网路剧《上瘾》。

回到台湾方面,在大型同人贩售会CWT场上,始终可以看到有一排摊位摆饰著布袋戏偶、COSER穿著布袋戏偶的戏服,而摊位上所贩卖的同人本原作当然就是来自台湾本土戏剧——布袋戏,以霹雳和金光布袋戏作品为主,这个本土类别甚至「反攻」到日本,如过去《圣石传说》就曾拥有许多日本腐女粉丝。

综观而言,我们可以看到有趣的现象是,台湾的腐女们吸收了来自各地各方的腐文化,具有分众的兴趣取向:有些人专修欧美影视或漫画、有些人迷三次元偶像歌手或演员、也有些人大量阅读中国网路耽美小说,而台湾自身也发展出本土的布袋戏BL。这些兴趣嗜好让台湾的腐文化更加多采多姿、百花齐放,创造了许多有趣的作品,实质上展现了「文化创意」的精神,同时反映了腐女们在情欲的追求上更加的主动且多元,而腐文化与其衍生周边的经济效益亦是不容忽视的一块消费市场。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