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狼吞虎咽,还是细嚼慢咽?
专栏 Columns

要狼吞虎咽,还是细嚼慢咽?

她又弹了一次,还是一样哩哩啦啦很掉漆。我再次阻止她往下弹,说:「你说你每天都有练这两行,但还是没办法不卡住?」她说:「对,还有我练了整首,不是只有两行。」她解释,如果没有练完整首曲子,前一个老师会把她赶出门。当然,我立刻想起在法国夏令营的那位老师。所以我告诉她,她才刚开始成为我的学生,她必须了解我的期望。而接下来的十分钟,我念了她一顿,有关于一个好学生该如何吃汉堡的训话。

她又弹了一次,还是一样哩哩啦啦很掉漆。我再次阻止她往下弹,说:「你说你每天都有练这两行,但还是没办法不卡住?」她说:「对,还有我练了整首,不是只有两行。」她解释,如果没有练完整首曲子,前一个老师会把她赶出门。当然,我立刻想起在法国夏令营的那位老师。所以我告诉她,她才刚开始成为我的学生,她必须了解我的期望。而接下来的十分钟,我念了她一顿,有关于一个好学生该如何吃汉堡的训话。

学一种乐器,通常会是一周上一次一对一课。在这种状况下,了解老师的期望是很重要的,但这照理说需要好几个星期才能适应。因此,第一堂课通常会特别「有趣」。

你没练完整首,怎敢来上课?

当年我参加一个法国的音乐夏令营时,有位著名的钢琴家来表演,所有的钢琴学生都可以上他的一堂个别课。我本来打算弹正在练的一首贝多芬奏鸣曲,但负责夏令营的主任告诉我,当他还是个学生时,他曾弹法国作曲家——佛瑞(Gabriel Fauré)的曲子给这位老师听过,他说,这是他这辈子里最棒的一堂课,因为这位老师非常了解佛瑞的作品,他强烈建议我弹佛瑞,而且他觉得,能在法国弹当地作曲家的作品,会是个不容错过的机会。我从没弹过佛瑞的曲子,所以马上去买了一本夏令营主任建议的谱。这首曲子很长,一个星期之内绝对练不完,所以我决定先练一半。当时我觉得,我宁可有意义地花我有限的时间练好前面一半,也不要囫囵吞枣地胡乱练完整首。

上课那天,老师问我要弹什么,我回答他:「佛瑞的夜曲,但我只练了前面一半。」老师问:「前面一半?!为什么不是整首?」我开始解释说,我想利用这个难得的机会,还有我只练了这首曲子几天……他开始翻我白眼,嘴唇绷紧像刚咬了一大口苦瓜,说:「好吧!弹前面那『一半』!」他讲的好像我刚得罪了他一样。突然且意外的反应,改变了我的心情,打乱了我的节奏,让我的手心开始出汗,乌云突然笼罩头顶。我开始弹,但手指不听使唤。错音、犹豫……晴天霹雳!我弹得凄惨无比,甚至还没弹到我所谓的一半之处,就被老师喊「卡」。接下来的十分钟,他念了我一顿,有关于一个好学生该如何为了上课准备好一首完整曲子的训话。他说,当他还是个学生,如果没有练好整首曲子,一定会被老师赶出门。我坐在那儿,满脸尴尬和羞耻,头低得不能再低。

吃汉堡请细嚼慢咽,不要一口吞!

学弹一首古典钢琴曲,重复地一路从头弹到尾,绝对不是个有效的练习方式。就像吃东西,你不会只用一口就吞下一整个汉堡。你会咬一口,嚼一嚼,让它容易吞和消化,接著再咬一口。如果狼吞虎咽,很容易就噎著。

我在台湾的第二年,教到一位新生,那是她的第二堂个别课,我已经觉得很无力,因为她来上课就像在视谱一样。就一个句子,弹弹停停就算了,还错音一堆。在要弹第二行之前,我阻止了她。我问她,是这星期都没空练琴吗?但她说她有练。这不是我期盼中的答案,所以我问她,总共练了几天?她居然回答说是每一天。这下子我有更多疑惑了,她连第一句都弹不顺,却说自己每天都有练?我心里想著,也许她只是紧张。我请她再试一次,放轻松,想像自己就像在家练琴一样。

她又弹了一次,还是一样哩哩啦啦很掉漆。我再次阻止她往下弹,说:「你说你每天都有练这两行,但还是没办法不卡住?」她说:「对,还有我练了整首,不是只有两行。」她解释,如果没有练完整首曲子,前一个老师会把她赶出门。当然,我立刻想起在法国夏令营的那位老师。所以我告诉她,她才刚开始成为我的学生,她必须了解我的期望。而接下来的十分钟,我念了她一顿,有关于一个好学生该如何吃汉堡的训话。

结论是,学乐器前,充分了解一位老师对于「好学生」的期望为何,是很重要的。

专栏广告图片
数位全阅览-优惠方案广告图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
作者
年鉴广告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