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场运动迷 奥运看什么? |
陈武康
陈武康(陈武康 提供)
艺活志 Behind Curtain 奥运嘉年华 狂热起舞吧!

剧场运动迷 奥运看什么?

热闹开幕式之后,正式赛事启动,运动迷的血液开始准备沸腾!爱运动又爱看运动的剧场运动迷——做过篮球梦的编舞家陈武康,爱看网球迷费德勒的剧场演员王安琪,从小参加桌球队的剧场演员刘亭妤,在奥运这样的体育超级盛会中,将追著哪些项目喊加油?

热闹开幕式之后,正式赛事启动,运动迷的血液开始准备沸腾!爱运动又爱看运动的剧场运动迷——做过篮球梦的编舞家陈武康,爱看网球迷费德勒的剧场演员王安琪,从小参加桌球队的剧场演员刘亭妤,在奥运这样的体育超级盛会中,将追著哪些项目喊加油?

陈武康  篮球始终是挚爱

如同台湾许多六、七十年次的男孩子,陈武康也是漫画《灌篮高手》陪伴长大的,墙上贴著乔丹海报。在烈阳下抱著一颗球,独自练运球、练上篮是青春男儿共同回忆,觉得自已天赋异秉、大有可为,也曾怀抱篮球梦短暂加入了校队,发现原来要练那么多年才能升上先发,还是把篮球放作兴趣。

赛场气势,诡谲多变

爱看篮球,美国专为奥运所派出的篮球梦幻队当然也不能错过。陈武康喜爱的运动项目颇广,羽球、游泳都有涉猎,愈玩愈有兴趣,所以只要时间允许,奥运转播他不会错过,甚至自己不懂也不玩的运动项目他也看,「年纪愈大愈爱看体育,太单纯了,没有阴谋就是捉对厮杀,很清楚。」除了运动的战技层面,他特别喜欢注意「气势」,转播萤幕无法显示的、只能心领神会的东西,不自己下场运动不会懂,「很奇怪,无论你战绩多好、实力多强,气势输了就是会输,有时候转播就是可以看出这些很诡谲的东西,球员心理层面的变化什么的。」除了篮球,他特爱看游泳,看下水前一秒跟出水后一秒、从放松到警绷又放松的过程,选手抬著头看著萤幕里自己和世界纪录,忐忑著能否过关甚至打破纪录,这些都是陈武康爱不释手的吉光片羽。「随著时代进步,镜头转换愈来愈厉害,游泳转播已经到有点色情的境界,大家穿少少的从水里出身,很美又很不真实的身体。」

舞上球场,观想身体

至于篮球,始终都是他的挚爱,从小打到大,「前几年乔丹退休、没动力看球就比较少打球;这几年柯瑞(Stephen Curry,金州勇士队后卫)崛起,才知道原来篮球可以这样练、可以这样打,才又燃起篮球斗志。」他认为柯瑞跑不快跳不高并非怪兽体能等级的篮球员,列强环伺之下却能像蝴蝶一般穿梭球场,大家随他起舞却始终抓不到他,好像功力深不可测的太极拳师,很轻巧,很美妙,「没想过篮球员也能跟贾伯斯一样去改变、扭转一项运动。能跟他生在同一时代,看他不断的挑战纪录是身为球迷很幸运的事。」至于柯瑞与乔丹的对比,「乔丹是外星人,让人感觉不真实因为太强了;柯瑞会让你觉得苦练也能出头天。」

在球赛间的空档,陈武康下场接受采访,一边喝水一边说现在年轻人比自己以前厉害得多,他们会战术、会搭配,就算打输了回家马上上网学,「年纪大了,除了打球比较不暴力、不会只想切进去自干之外,也更爱欣赏战术、防守、基本动作一些不起眼的细节。现在年轻人除了切入,还会中距离跳投、会打战术搭配,不那么独,看他们打球也有趣。」编舞家上了球场仍是编舞家,肢体接触、互相站位都在他的观想范畴,「看舞者打篮球很好玩,时常会过分伸展或跳跃。明明救不到的球,偏要扭曲身体硬把球救回来。」陈武康在运动中找到另一种观看身体与动作的角度,除了争个输赢之外,运动还有很多可看可想,「一群男生穿少少的,肉碰著肉、汗混著汗、偶尔还会偷拉对方的衣裤,这跟排练场好像有点像。」他笑著说,旋即跳身上球场迎向敌队,奋勇守上那个最滑溜、难守的球员,没有畏惧。

王安琪  网球迷妹的胜负心

关于奥运,王安琪先说她可能会看的项目:羽球、桌球有转到会看一下。因为喜欢看世足、喜欢巴西队,如果巴西有出场也会看男足。体操跟跳水很美,会看;再来是她一定要看的项目:网球。基本上,她只看费德勒有出赛的场次,「他拿遍了所有大满贯冠军就差奥运单打没拿过,这次可能是他最后机会了,四年后卅九岁,会怎样很难讲,现在能看一场是一场。」她说。(注)

一见钟情,成了费爸铁粉

王安琪十几岁时就爱看报纸体育版,尤其喜好两强对决的殊死战,满头版尽是两位球星的照片搭配战技分析,心里总爱猜谁输谁赢,「那时候莎莉丝跟葛拉芙缠斗得很激烈,很喜欢看这种决战场面啊。后来就开始关心网球,发现有个爱耍脾气但球技很强的辛吉丝,乾脆打开电视亲眼目睹她的球赛好了!后来就是大、小威廉丝,一路看到现在。」她会打一点网球,虽然无法从技术层面分析球赛,但基础的站位拍法落点战技她看得懂。追女网追到联考才断掉,上大学听大家说有个跟辛吉丝一样是瑞士人的世界球王战无不胜,总是登上两人对决头版场面,一定得看下这人是谁、球赛有多美,「一看就爱上,很奇怪,我也没参加赌局也没分红,但就是很在意他的输赢。」

从大学到毕业,追球王追了将近十年,球王已经迈入网球员的下坡期,每年都传出打完这场就退休的新闻。王安琪告诉自己一定要把握机会看一次现场,不留遗憾。二○一三是她相当疲惫的一年,演出满档,终于在香港巡回时忍不住,决定给自己放个假,「我跟朋友借了信用卡号刷了廉航机票,心想美国太远、欧洲不是费德勒发挥最好的场地而且赛票难买,就去澳洲吧!一下飞机看到旗海飘扬天气晴朗,真的好喜欢这里,来对了。」才去旅馆放行李冲个澡,什么行程也没规划资料也没查,身上只有球赛的票,她一路边走边问,排队候补竟然给她坐上了给赞助商的专用席。过瘾,第一次看球竟然视野这么好,而且就给她顺利排到了费德勒的出赛场次,「澳网的赛程都前一天才公布,还有分日赛夜赛,从早排到晚就为了看一场比赛,最后终于看到费德勒!看完球赛,没有此生无憾的感觉,只想著我还可以省多少钱、少吃多少饭,只为了看他下一场球。」澳洲日夜温差大,每次排队,手指从日头炎热的晒伤到日落风起的冻僵,她不在意,排再久的队都可以,就为了看他,「回台湾之后觉得我明年还要跟,结果每年都去。」

孤掌难鸣,为台湾球员抱屈

王安琪曾在澳网看过卢彦勋在外围球场比赛,观众数比费德勒的练球场还少,「他顶著烈阳比赛,很明显他不适应天气、不断调整呼吸,场边给予的支持照顾也不足,我觉得蛮难过,赛事艰难之外还要对抗短缺的国家资源。」还有谢淑薇,王安琪特地花了大篇幅谈她,谈国家如何忽视一位世界第一、等到国际媒体报了才跟风关心一下,风头过去又水波无痕,「台湾也不是全部人都在看篮球吧!但我们可以如此风靡一个根本不在台湾长大的美国人林书豪,却不知道台湾出了个世界第一谢淑薇。不愿意好好培养、照顾选手,我觉得这件事很扯。」网球跟演戏有什么关系?王安琪没特别多想。但,表演艺术圈或许和运动圈有相同的境遇及困题,「谢淑薇的脸书上她也说了不少,大家可以去看看。我觉得这件事,国家必须要负责任。」

注:费德勒于7月27日在脸书宣布,他将不会代表瑞士参加此届奥运,同时也会退出2016年剩余的所有赛事,以休养生息、明年再战。四年后又将如何?孰能预料,至少对台湾球迷而言,东京,很近!

刘亭妤  关注桌球临场策略

小时候家里不知为何有球桌,刘亭妤的爸爸和哥哥都爱打,她跟著玩,开始接触桌球。国小,爸爸说她瘦弱、好像随时要生病似的,刚好学校桌球班很出名,乾脆送进去磨练身体。「其实那时候我很讨厌桌球班。不能上美术、音乐课,要练球;下课不能休息,要练球;就连寒暑假都得留下来练,是段很辛苦的回忆。」当时她总是拿高雄市第四名,虽然排不进全国名次但总能挤进校队先发出赛名单,实力算是中上。国中,她刻意和桌球疏远,不参加校队,体会正常上下课的生活,但高中忍不住球瘾又归队。读大学,告诉自己这次一定要放下球拍,她参加了校际新生杯排球赛,还被排球校队找上门邀约入队,正在考虑时,桌球队不知哪来的消息、知道有个会打球的女生入学了,「结果我又回到桌球队了,但这次比较能享受运动和比赛的乐趣,开始喜欢那种为比赛奋斗的团队感。」

快接快丢,专注无我的心流境界

练球最辛苦是要忍耐无聊,每天练一样的东西,早、中、晚一练好几年。同样几件基本技术,反复打磨更锐利、更敏捷的切拍回击接发球,重剑无锋,大巧不工。桌球跟演戏一样讲究丢接,但桌球要快接快丢,演戏则是接了招要酝酿一下、吸收消化再丢回去,「不能太急,这点我现在还在学习。」打桌球,身高或肌力并非重点,女生能打得和男生一样好,头脑与策略才是精髓,「桌球有很多有趣的小策略:前几回合你可以自曝其短测试对手弱点和优点、试探对方的策略或心情,慢慢诱使对手掉入你的攻击范围。」桌球强调专注,小小一颗球在场中闪跳,转眼比数悬殊,但当进入无我状态时就超级过瘾,「心理学有个名词叫『心流』,当你和对手旗鼓相当、自己的状态也达到意识和动作完全合一,就会进入『心流』,很过瘾很自在,置输赢于度外,观众的喝采声仿佛只是背景。就只是全神贯注在当下,很爽。」而高强度的肢体训练和心理建设,对她从事表演之路也非常有帮助,「桌球通常一对一单打,很能看出人性,是勇于在拉锯时冒险、险球进攻?还是安逸于基本盘、只敢用自己拿手的招对决?场上只有我跟对手,要挺住全场关注还能自由发挥,演戏好像也是这样。」

赛事关注点,临场策略的顶尖对决

奥运在即,桌球是必看项目,特别注意球员的临场策略,「我会看选手在比赛中如何引诱对手掉入他想要的局、探对手的底、观察对手的状态然后出绝招。因为从电视看,球很小,其实是看不太出球速跟旋度,但还是会对技术叹为观止,可以想像现场接到那球有多重、多快。」本次奥运的中华代表队其中一位选手李依真,是她国小桌球队的队友;名将庄智渊的母亲是她儿时教练,曾和庄在暑期训练打过照面,两人的比赛她都全心支持,「庄妈妈带训练那次,中场休息大家好开心终于可以放松一下,结果庄智渊休息不到五分钟就跑回去自己加练。他不爱说话,就只是一直练,是真心爱桌球的好选手,很朴实很低调。」可能是最后一次参加奥运的庄智渊,曾无比接近奥运夺牌,也为台湾抱回多座世界级赛事奖杯,「希望大家多关注桌球一点,多给他一些掌声。」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