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莎夏.瓦兹受邀担任柏林邦立芭蕾舞团总监,却遭舞者抵制。(André Rival 摄)
城市艺波 Cities & Arts

柏林邦立芭蕾舞团舞者请愿 拒绝新任总监莎夏.瓦兹

日前柏林市长宣布二○一九年将由知名编舞家莎夏.瓦兹与现任瑞典皇家歌剧院芭蕾舞总监攸汉纳斯.欧曼,以双人组合接下柏林邦立芭蕾舞团总监一职,未料却引发该团舞者不满,发起请愿抗议,原因在于莎夏.瓦兹专长在现代舞领域,与芭蕾舞界素无渊源,舞者把执政者的决定,比拟为「请网球教练当足球教练,请博物馆馆长当交响乐团团长」。

日前柏林市长宣布二○一九年将由知名编舞家莎夏.瓦兹与现任瑞典皇家歌剧院芭蕾舞总监攸汉纳斯.欧曼,以双人组合接下柏林邦立芭蕾舞团总监一职,未料却引发该团舞者不满,发起请愿抗议,原因在于莎夏.瓦兹专长在现代舞领域,与芭蕾舞界素无渊源,舞者把执政者的决定,比拟为「请网球教练当足球教练,请博物馆馆长当交响乐团团长」。

九月七日,柏林市长米歇尔.慕勒(Michael Müller)在柏林市政府召开记者会,隆重向媒体介绍柏林邦立芭蕾舞团(Staatsballett Berlin)二○一九年开始的舞季总监,将是男女双总监组合:德国当代舞蹈剧场代表人物莎夏.瓦兹(Sasha Waltz)与现任瑞典皇家歌剧院芭蕾舞总监攸汉纳斯.欧曼(Johannes Öhman)。

柏林邦立芭蕾舞团现任总监为西班牙芭蕾舞星纳邱.杜瓦托(Nacho Duato),他二○一四年上任,舞评对于其任内推出的舞作多有贬,他的合约即将在二○一九年到期。这次柏林市长宣布全新双人总监组合,十分大胆,因为莎夏.瓦兹虽然誉满全球,却非古典芭蕾舞界编舞家。记者会一开完,芭蕾舞团的舞者听闻未来的新老板,并没有热烈拥抱,而是开始抗议抵制,闹上新闻。

双总监组合遭遇舞者抵制

莎夏.瓦兹上世纪九○年代开始在柏林创作,从一开始充满实验精神的小型舞作、博物馆系列,到近期的大型歌剧编舞,她善用空间与舞蹈剧场语汇,建立了响亮的现代舞招牌,受到世界各地舞蹈节的喜爱。近年解散舞团之后,她开始四处接案,与各国歌剧院合作,交出许多场面华丽的大型舞作,九○年代的实验舞蹈剧场精神已经消失。柏林文化当局决定聘请她来当柏林邦立芭蕾舞团的总监,一定是考量到她的国际名声,搭配瑞典的攸汉纳斯.欧曼,希望给舞团带来全新气象。只是莎夏.瓦兹的创作类别为现代舞蹈剧场,柏林邦立芭蕾舞团的舞者全都是受过精实古典芭蕾训练的舞者,请现代舞编舞家领导一群芭蕾舞星,果然立即引来反弹。

柏林邦立芭蕾舞团的舞者马上联络媒体,举布条抗议莎夏.瓦兹,反对根本不是芭蕾舞领域的总监入主。舞者在知名的请愿网站www.change.org展开请愿,以德、英、俄、西班牙、义大利、日文写下诉求,反对新总监上任,舞者把执政者的决定,比拟为「请网球教练当足球教练,请博物馆馆长当交响乐团团长」,坚定反对舞蹈剧场的编舞家来领导古典芭蕾舞团。本文截稿前,网路请愿仍继续运作,声援人数已经逼近六千。

执政者、编舞家寻求对话

芭蕾舞者的强烈反弹,引来世界各大媒体报导,莎夏.瓦兹正在罗马巡演,她接受《纽约时报》电话专访,表示自己没料到舞者的反弹强度会这么大。她表示,五年的总监合约,她只计划编三出新舞作,舞团将会是古典与现代的融合,她不会完全以她的语汇改变舞团的现况。其实莎夏.瓦兹入主芭蕾舞团当总监,并不会放弃自己原本的现代舞蹈范畴,仍希望两个舞蹈领域都继续运作,她并没有百分之百投入芭蕾艺术,也是舞者反弹的原因之一。

芭蕾舞者的请愿闹大,柏林市长米歇尔.慕勒亲赴舞团,与舞者进行沟通,他坚持聘任决议,表示莎夏.瓦兹是最理想的总监人选。但是舞者认为政客只求招牌响亮,根本没有深入了解舞蹈剧场与古典芭蕾的美学差异,与市长当面沟通失败,目前仍未取得共识。

为了解决此窘境,莎夏.瓦兹与攸汉纳斯.欧曼,将择日亲赴舞团与舞者进行对谈,希望能够平息众怒,让舞者安心。此事暴露出公共艺术团体总监的遴选制度有缺陷,全部的舞者都是在总监聘任人事已定之后,才知道下一任的领导者到底是谁,完全没有参与的空间。二○一九年离此刻还有三年,莎夏.瓦兹是否能顺利担任柏林邦立芭蕾舞团的总监,仍是未知数。

专栏广告图片
数位全阅览-优惠方案广告图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
作者
年鉴广告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