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人共襄盛举 酷热下演出《公共场域》 |
林肯中心莫札特再现音乐节庆祝50周年的千人户外合唱,表演者与观众一起在广场上聚合。
林肯中心莫札特再现音乐节庆祝50周年的千人户外合唱,表演者与观众一起在广场上聚合。(谢朝宗 摄)
纽约

千人共襄盛举 酷热下演出《公共场域》

《公共场域》是林肯中心「莫札特再现」音乐节今年庆祝五十周年特别策划的节目,该曲是作曲家郎大卫的千人无伴奏合唱作品,邀请了来自纽约市五区(曼哈顿、布鲁克林、皇后、布朗士、史泰登岛)的自愿参加者,在纽约今年最湿热的这天,共襄盛举一同演出,现场更吸引了近两千人聆赏,气氛热烈。

《公共场域》是林肯中心「莫札特再现」音乐节今年庆祝五十周年特别策划的节目,该曲是作曲家郎大卫的千人无伴奏合唱作品,邀请了来自纽约市五区(曼哈顿、布鲁克林、皇后、布朗士、史泰登岛)的自愿参加者,在纽约今年最湿热的这天,共襄盛举一同演出,现场更吸引了近两千人聆赏,气氛热烈。

八月中一个周六下午,在纽约今年最湿又最热的一天,一般人为了健康著想,应该要躲在有空调的室内,林肯中心的广场上,却聚集了将近三千人,他们是为了一个叫做《公共场域》The Public Domain的表演而来。

这其中一千人,是表演者。《公共场域》是一个纽约作曲家郎大卫(David Lang)的千人无伴奏合唱作品。演出者是来自纽约市五区(曼哈顿、布鲁克林、皇后、布朗士、史泰登岛)的自愿参加者,他们视谱和唱歌的知识深浅不一,年龄从小孩到老人都有,事前分别在各区分队排练后,在当天才首次所有人合在一起演出。

众人演出的极简音乐

原来的构想是在演出前半小时开始,演出者陆续鱼贯进入广场,在人群中漫步,慢慢向自己的队伍靠拢。但当天因为天气的关系,改成在演出前一刻一起由事先集结的阴凉处出场,绕著广场喷泉的周围,五支不同颜色的旗子标示出五区人马,各区下又以每廿人分成不同的小队,在队长领导下,拿著乐谱吟唱,还有一个总指挥Simon Halsey站在喷泉台阶上做全场调度。

《公共场域》的歌词是郎大卫在互联网上找来的,他在Google的搜寻网页上,打进「我们一起分享的是……」然后从自动搜寻的结果里,挑出不含黄色及商业意含者,组成像是「我们一起分享痛苦」、「我们一起分享时间」、「我们一起分享的是努力寻找生命的意义」等句子。

音乐由喃喃低吟开始,然后不同队伍开始念诵不同的句子,随著声量的加大,旋律开始出现,郎大卫的音乐风格可以称为「后极简主义」,但他的极简变化,不是来自单一乐句,而是和弦构成的音响效果,这让他的音乐可以在户外演出,因为即使时不时有车声喇叭声警铃声打断音乐,我们还是可以从合声的此起彼落里,感觉到音乐的变化。表演最后十分钟,加上一些简单的动作,包括队伍前进后退,挥舞乐谱等,配合著同一旋律的齐唱,把音乐推向高潮,但最后又逐渐消减,直到结束。

五十岁的户外演出音乐节

《公共场域》是林肯中心「莫札特再现」(Mostly Mozart)音乐节今年庆祝五十周年特别策划的节目。第一年的音乐节其中一个号召是观众可以享受室内空调,躲避酷暑,因此后来开发出的一系列户外节目,以致这个特别庆祝节目会在高温警报的天气状况下进行,可说是有些反讽。当时纽约的古典音乐季,在夏天是停摆的(早期音乐厅没有空调是一大原因),因此当一九六六年林肯中心在八月推出这个全部是莫札特的音乐节,又有巴伦波英(Daniel Barenboim)和彼得.塞尔金(Peter Serkin)等明星助阵,马上受到欢迎,两年之后海顿也进入演出曲目,所以当一九七○年正式把音乐节变成常态节目时,取名“Mostly Mozart”。之后卅年,音乐节名声愈来愈响,透过林肯中心直播及发行录音,扩展到纽约市外,乐团还出外巡演,远及东京。

然而到九○年代后期,中年危机显现,节目内容僵化、乐团水准下降,观众流失,种种因素积到二○○二年的夏天,终于爆发,乐团因为薪资问题罢工,林肯中心调解无效,采取长痛不如短痛的手段,在开季前夕宣布取消所有演出,一切归零。第二年再出发的音乐节,找来新的音乐总监Louis Langrée,与林肯中心艺术总监Jane Moss联手,扩大曲目年代风格、增加音乐会以外的节目形式,像是歌剧、舞蹈乃至户外演出等,给音乐节注入新的活力,获得很大的好评。庆祝后马上音乐节要面对的是音乐厅关闭两年整修,如何变利空为利多,又是另一次考验。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