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平静的谢幕 柏林两大剧团总监向观众道别 |
柏林人民剧院将由艺术策展人德尔孔接任艺术总监,他打算把剧院打造成一个各国艺术家汇集的枢纽,引爆剧院人员反弹。
柏林人民剧院将由艺术策展人德尔孔接任艺术总监,他打算把剧院打造成一个各国艺术家汇集的枢纽,引爆剧院人员反弹。(陈思宏 摄)
柏林

不平静的谢幕 柏林两大剧团总监向观众道别

跨入二○一七年,柏林剧坛迎来人事变动巨浪。说是巨浪并不为过,因为动的是两大老牌剧院的艺术总监:柏林剧团的克劳斯.派曼与人民剧院的法兰克.卡斯多夫,两人即将卸任道别,但过程并不平顺:派曼酸继任者不够叛逆,不是一流艺术家;而人民剧院的继任者德尔孔,以艺术策展人身分空降令剧院工作人员质疑,而其言语又冒犯整个城市……以上种种,让这场人事风波,看来还有好戏可瞧!

跨入二○一七年,柏林剧坛迎来人事变动巨浪。说是巨浪并不为过,因为动的是两大老牌剧院的艺术总监:柏林剧团的克劳斯.派曼与人民剧院的法兰克.卡斯多夫,两人即将卸任道别,但过程并不平顺:派曼酸继任者不够叛逆,不是一流艺术家;而人民剧院的继任者德尔孔,以艺术策展人身分空降令剧院工作人员质疑,而其言语又冒犯整个城市……以上种种,让这场人事风波,看来还有好戏可瞧!

跨入二○一七年,柏林两大公共剧院将有重大总监人事异动,克劳斯.派曼(Claus Peymann)卸下柏林剧团(Das Berliner Ensemble)艺术总监职责,由奥利维.里斯(Oliver Reese)接任;法兰克.卡斯多夫(Frank Castorf)离开柏林人民剧院(Volksbühne),克里斯.德尔孔(Chris Dercon)成为新任总监。

柏林剧团与人民剧院都是隶属于柏林政府的公共剧院,人事命令由市政府相关单位决定。剧团更换艺术总监本属寻常行政,但这两个在二○一七年夏天生效的剧场人事命令,却闹得满城风雨,酸言、抗议满天飞,克劳斯.派曼与法兰克.卡斯多夫的柏林谢幕非常不平静,戏剧化程度不输舞台上的搬演。

克劳斯.派曼谢幕前批评继任者

克劳斯.派曼出生于一九三七年,是德国战后重要的当代剧场导演。他一九九九年离开维也纳城堡剧院,接掌柏林剧团,让剧团重现生机,布莱希特创立的剧团得以在新世纪继续经营。他数次邀请罗伯.威尔森(Robert Wilson)进驻柏林剧团,虽然没交出惊世大作,剧评家也常批评剧团走向保守,活力不如其他柏林剧院,但派曼终究稳住了剧团脚步,票房出色。

他将在二○一七年夏天卸下总监一职,离开工作长达十八年的柏林办公室。接任者为奥利维.里斯,一九六四年出生,为法兰克福剧院(Schauspiel Frankfurt)现任总监,也是德国当代重要的剧场导演。柏林当局的总监人选考量,很明显有世代交替意味,里斯已经宣布,他将邀请米歇尔.塔尔海默(Michael Thalheimer)与法兰克.卡斯多夫前来指导新戏,准备把全新理念带入柏林剧团。

临近交接之际,年届八旬的派曼在接受德国《画报》采访时,却说了这么一席话:「里斯是聪明世代的代表人物,他们消息灵通,但却是一群被驯服的管理者。我一直都认为,柏林剧团必须被第一流的艺术家所领导。」意即,里斯不够叛逆野性,他自己是第一流的艺术家,而里斯不是。酸言泼洒,让剧团交接充满戏剧性。

前台后台都吵闹的人民剧院

不过,真正让德语剧场界看傻眼的,是柏林人民剧院的新任总监人事。二○一五年四月,柏林市长米歇尔.慕勒(Michael Müller)宣布,二○一七年夏天之后,克里斯.德尔孔将是柏林人民剧院的全新总监,取代法兰克.卡斯多夫。德尔孔是比利时知名艺术策展人,成功把伦敦泰德现代美术馆改造成人潮磁铁,他获得柏林文化当局重用,提出的蓝图是彻底改变现况,人民剧院将不再是一个传统定义的「剧团」,他打算把剧院打造成一个各国艺术家汇集的枢纽。此人事命令一颁布,马上引来人民剧院上下的挞伐,各界声援,反对德尔孔入主,希望保存剧院辛苦建立的文化资产。人民剧院是公共剧院,剧场内的工作人员其实并无行政权力,握有人事大权的是柏林文化当局。此人事命令让剧院演员非常愤怒,一位策展人空降,剧院觉得被羞辱,抗议声隆隆。

喧闹声中,傲慢的德尔孔竟然又公开说:「柏林是个高估自己的城市。」火上加油,冒犯整个城市,人民剧院的总监交接案,竟然比舞台上的戏还精采。二○一六年底,新上任的柏林文化参议员公开表示,将审查这个人事任用案,评估德尔孔是否适任,让总监交接添加了变数。不过,柏林市长慕勒坚持己见,大力支持艺术策展人成为总监。德尔孔则是继续提出他的理想,他将在九月开始,在柏林城市各角落以游击的方式展开剧院的全新面貌,邀请法国编舞家波赫士.夏玛兹(Boris Charmatz)在柏林推出大型舞作。针对他的抗议声仍未平息,柏林剧场界并没有张开双臂热烈欢迎他。

二○一七年才刚开始,两大总监的人事风波仍未谢幕,可以拍成一部张力十足的剧场纪录片了。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