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剧团《冬之旅》柏林首演 难民在剧场发声 |
高尔基剧院四月的节目单,强打「流亡剧团」的《冬之旅》。
高尔基剧院四月的节目单,强打「流亡剧团」的《冬之旅》。(陈思宏 摄)
柏林

流亡剧团《冬之旅》柏林首演 难民在剧场发声

柏林高尔基剧院成立的全新剧团「流亡剧团」,于四月初首演了《冬之旅》,由难民组成的演员透过一场为期两周的德国、瑞士巴士之旅,在台上虚实交错,演员把自己的真实故事、身分编织入戏,把在德国所体验的各种文化震撼都说出口。作品《共同境地》曾来台的导演雅叶.洛能让《冬之旅》充满幽默,但笑声并不轻盈,这出戏把难民伤痛置放在舞台上,控诉战火的无情。

文字|陈思宏
第293期 / 2017年05月号

柏林高尔基剧院成立的全新剧团「流亡剧团」,于四月初首演了《冬之旅》,由难民组成的演员透过一场为期两周的德国、瑞士巴士之旅,在台上虚实交错,演员把自己的真实故事、身分编织入戏,把在德国所体验的各种文化震撼都说出口。作品《共同境地》曾来台的导演雅叶.洛能让《冬之旅》充满幽默,但笑声并不轻盈,这出戏把难民伤痛置放在舞台上,控诉战火的无情。

四月八日,柏林高尔基剧院(Gorki Theater)全新制作《冬之旅》Winterreise首演,立即获得剧评盛赞,票券热卖。《冬之旅》的演员全部都是「流亡剧团」(Exil Ensemble)的成员,他们在德国都领有难民证。他们在台上独白,说著各自的流亡、逃难,细数抵达德国之后的文化隔阂,在剧场揭露敞开的难民伤口。高尔基剧院以多元种族为美学特色,《冬之旅》是剧团全新代表作。

七位难民  组成「流亡剧团」

二○一七年一月,柏林高尔基剧院成立了全新剧团「流亡剧团」,七位演员全部是难民,分别来自叙利亚、巴勒斯坦、阿富汗。所有难民演员都拿到两年全职合约,每一年推出两出制作,合约保障演员的稳定收入,且让他们接受更进阶的剧场职业训练,让他们日后能在德国剧场继续工作。

高尔基剧院是公共剧院,所有经费都来自柏林公共资金。「流亡剧团」的经费高达一百廿万欧元,经费来自德国联邦文化资金、乐透资金、与墨卡托基金会(Stiftung Mercator)。文化是德国政府的难民政策之一,透过补助「流亡剧团」,让难民演员在剧场里诉说故事,缝合文化差异,促进族群谅解。除了柏林的「流亡剧团」,慕尼黑室内剧院(Münchner Kammerspiele)也成立了「开放边界剧团」(Open Border Ensemble),招揽有表演艺术背景的难民,让他们在剧场里大胆发出自己的声音。

二○一五年欧洲爆发百万难民危机,如今叙利亚残破,战火烟硝仍未停歇,德国广纳难民之后,如何让难民安身?如何让德国人接纳移民?如何让不同族裔,为德国带来更多的故事能量?「流亡剧团」的《冬之旅》首演获得满堂彩,或许,剧场就是解答之一。

两周巴士之旅  不轻盈的笑声

《冬之旅》由高尔基驻团以色列导演雅叶.洛能(Yael Ronan)执导,她向来擅长把有移民背景的演员聚在一起,透过旅程、即兴、集体创作,让演员在舞台上大量独白,尽情诉说个人的身体移动版图。她的代表作《共同境地》Common Ground就是让一群演员在台上诉说私密的巴尔干半岛伤口,曾受邀到台湾演出。

除了育婴无法登台的成员,「流亡剧团」六位演员全部都是《冬之旅》的主角。舞台上一位德国人负责接待六位新来乍到的难民,为了让难民演员们更加了解德国文化、政治、经济,他与这群难民演员展开了为期两周的德国、瑞士巴士之旅。舞台上虚实交错,演员把自己的真实故事、身分编织入戏,把在德国所体验的各种文化震撼都说出口。他们在德勒斯登遇见了反移民、反伊斯兰的大型抗议活动,他们的性观念与德国人的性观念正面对撞,他们一路颠沛,失去至亲,离散故事血泪斑斑。难民题材沉重,但雅叶.洛能让《冬之旅》充满幽默,许多桥段让柏林观众放声大笑。但剧场内的笑声并不轻盈,这不是商业娱乐,《冬之旅》把难民伤痛置放在舞台上,控诉战火的无情。

《冬之旅》在柏林首演之后,将在德国各地、苏黎士巡演,国际邀约也不断涌入。高尔基剧团希望透过巡演,在各地开启更多的对话空间。难民危机让德国新纳粹、极右派政党兴起,国内有新一波的仇恨,直指少数族裔。许多极右派大声疾呼,难民都是来德国吃香喝辣的吸血虫。《冬之旅》是绝佳反证,「流亡剧团」的成员全都有专业的剧场训练,他们不是来拖垮德国社会的米虫,他们带来了更多的故事,让德国更多元,色彩更缤纷。

仇恨滋生之时,剧场再度反抗,以多元,抵抗单一武断。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