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沉默地改变了什么》 余彦芳与伙伴「默默」行来 时间中的身体记忆 |
《时间沉默地改变了什么》以肢体呈现创作者对时间的思考。
《时间沉默地改变了什么》以肢体呈现创作者对时间的思考。(陈艺堂 摄 黑眼睛跨剧团 提供)
舞蹈

《时间沉默地改变了什么》 余彦芳与伙伴「默默」行来 时间中的身体记忆

从二○一三年启动的「默默计划」,是编舞家余彦芳与一群创作伙伴开启的长期创作磨合过程,重点不在作品,而在每人每天的改变与关系上历史的堆叠。历经一四与一五年的工作坊呈现,今年正式推出《时间沉默地改变了什么》,余彦芳以跳跃、拼贴方式处理时间,企图以四面舞台并陈生活中的同时性感受与素材,呈现身体的时间记忆。

文字|张慧慧、陈艺堂
第293期 / 2017年05月号

从二○一三年启动的「默默计划」,是编舞家余彦芳与一群创作伙伴开启的长期创作磨合过程,重点不在作品,而在每人每天的改变与关系上历史的堆叠。历经一四与一五年的工作坊呈现,今年正式推出《时间沉默地改变了什么》,余彦芳以跳跃、拼贴方式处理时间,企图以四面舞台并陈生活中的同时性感受与素材,呈现身体的时间记忆。

时间沉默地改变了什么─默默计划2017

6/2~3  19:30   6/3~4  14:30

台北 水源剧场

INFO  www.facebook.com/DarkEyesLabFans

编舞家余彦芳的「默默」计划始于二○一三年十月的全国关厂工人连线抗争,时任劳委会主委的潘世伟面对舆论质询,说自己「都默默关心」事件发展,「默默」一词从此撞进余彦芳心底。她聚集了一票舞蹈、戏剧、影像、灯光、音乐、舞台设计,不以「作品」为考量,开启长期创作的磨合过程,回望台湾当代社会议题。

「这个计划宝贵的,是在每人每天的改变与关系上历史的堆叠。这个扎实在长的东西,我们必须一直回头看。」余彦芳说,「默默」始于关厂工人连线,但也早已跳出这个脉络,她始终说不清「默默」的指涉,终于某次排练与计划初期就参与的李铭宸唇枪舌战,被逼急的她吐出:「默默就是时间沉默地改变了什么!」即成这次演出的名称。

思考日常与表演的界线

他们三年多来拉长战线地以工作坊呈现每个阶段的磨合与转变,二○一四年初《默默计划Work-in-Progress I》以肢体去思考结构、社会关系,二○一五年底《默默计划Work-in-ProgressⅡ》则更靠近了戏剧语汇,以「生、老、病、死」为主轴,试图开启并回看,在生命时间循环里形塑出什么样貌的身体。

近年活跃於戏剧圈的余彦芳,创作语汇自然趋向寻求舞蹈与戏剧的交集,「这次我们寻找光谱中间位置的企图又更明显了。我想知道,舞蹈的故事性、戏剧的肢体性是什么?」「有次在柏林地铁中,我看到一个嗑药的男人,在恍惚状态中像跳舞,周围有三个警察以极其缓慢而准确的动作靠近他,几乎像是表演,但又真的是日常生活呀。」

身体的故事性、日常生活的肢体性,舞蹈/戏剧、抽象/具象……她思考界线,与界线如何产生,如何打破。她说:「或许这根本不是界线,而是黏土,可以彼此相黏接。」

以跳跃、拼贴方式处理时间

本作是先前计划的延伸与整理,她向时间提问,是时间启发她对身体的思考。「时间既线性,但又完全主观,」余彦芳以跳跃、拼贴的方式处理时间,「它有时浮上水面,有时沉进水底,你根本看不到。」

对编舞家来说,身体记得所有隐而未显的时间,「身体能记录我们做了什么、去了哪里,感受到的所有感官。」如作品某段是表演者林素莲似不可控的附魔者,让身体自行回溯所有感官经验,直到最初没有记忆的空白时刻。

她企图以四面舞台并陈生活中那些丰沛的同时性感受与素材,「这奠定了时间的流动,或者说,也是因为时间的推动,事情不得不持续发生。我希望在这时间流中,呈现精准与混乱。」因此,她让肢体从游戏与日常生活出发,「游戏关于群体、人的参与,日常生活则是靠近私历史,需要很细腻地看,也能呈现与空间的对比。」

身为一个创作上的slow cooker,将「计划」搬上「舞台」也不免让余彦芳困扰,「这不是一个『表演的』表演,希望能在其中保留workshop的感觉。想让观众感觉自己就在这里,时间就成立了。」至于这魔幻时刻如何抵达?「秘密。」她神秘地笑了。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